首页 > 书库 > 霸道总裁
心如柏舟情不渝_风宸雪_墨瞳,嬴玄景

心如柏舟情不渝

编辑:初心未许 作者:风宸雪

状态:连载中 时间:2021-04-27 22:27:14

在读:27488 人

在线阅读 全部目录
帝王,在厉兵秣马间,成就霸业;嫔妃,在宛转承恩间,完全征服帝王。他,世人敬仰的天。所有的嫔妃,曲意逢迎,邀尽恩宠的帝王。她,本是亡朝弃妃,后宫的争斗,她不想,却沦金碧辉煌的南越宫墙内,阅不尽的,是繁华依旧,赏不尽的,是歌舞依旧,而你,我的夫君,是这里的天,是宫内所有女子,曲意逢迎,百般邀恩的帝王。。
展开全部

心如柏舟情不渝百度云txt  心如柏舟情不渝说的什么  心如柏舟情不渝小说  心如柏舟情不渝小说好看吗  心如柏舟情不渝免费阅读  心如柏舟情不渝百度云  心如柏舟情不渝好看吗  心如柏舟情不渝txt  心如柏舟情不渝免费  

“娘娘,西周攻进来了,您快逃吧。”近身宫女圆荷在我身后带着哭音喊着,她比我还小一岁,看到这样的场面,惊慌失措。

这也让我在今日,比任何人,更清楚地看到,西周的大军,是怎样攻进,南越的腹心,以雷霆之势,锐不可挡。

你的母后,南越最传奇的太后,姬颜,为了将你推上皇位,联合我的父亲,南越上卿澹台谨,将嫡后所生的皇太女青阳霓岫送往西周和亲,从那一天起,你,青阳慎远,理所当然地,成了南越的太子。

四处都是怆惶逃命的宫人,有人死在西周将士的刀下,也有人践踏着昔日同伴的尸体,继续向前逃去。

我时常站在冼玉宫雕着芍药花的亭台上,遥望着你,那么柔情脉脉地,望着你的皇后,西周淑华公主嬴曲裳。

我,不过是被皇上遗忘的妃子,本来侍奉我的宫人,平日所得的打赏就比别的宫要少很多,今日,谁又还记着这个不得宠的主子呢?

我,不过是被皇上遗忘的妃子,本来侍奉我的宫人,平日所得的打赏就比别的宫要少很多,今日,谁又还记着这个不得宠的主子呢?

她带着不解,但仍依言回到后殿,奴才住的地方,替我去取。

走?我嚼着这个字,唇边的笑容,仅涵出苦涩的味道。

那一日,西周攻破南越的都城,我站在冼玉宫的亭台上,看到前面的宫门处,火光烧亮了本已是黄昏的都城,炮轰隆隆中,曾经,金碧辉煌的柱子,大殿,珠帘,一夕间,化为废墟。

‘咻’,一道银光破窗闪入,圆荷随着这道银光,没有哼一声,便匍伏倒地,然后,我看到,一支白羽箭不偏不倚,正刺进她的后背,深及箭簇。

那一日,西周攻破南越的都城,我站在冼玉宫的亭台上,看到前面的宫门处,火光烧亮了本已是黄昏的都城,炮轰隆隆中,曾经,金碧辉煌的柱子,大殿,珠帘,一夕间,化为废墟。

那一晚,你并未临幸我,甚至,在以后的两年中,我都未曾真正成为你的女人。

你的母后,南越最传奇的太后,姬颜,为了将你推上皇位,联合我的父亲,南越上卿澹台谨,将嫡后所生的皇太女青阳霓岫送往西周和亲,从那一天起,你,青阳慎远,理所当然地,成了南越的太子。

我回眸望着她,淡淡一笑:

十五年后,我十三岁那年,终于被你迎进宫,成为你的妃,你赐给我“丽”做封号,居冼玉宫。

惟有圆荷,还跟着我。

血,迅速从她淡紫色的宫衣上渗出,她的生命,一点一点的消逝,殿外传来士兵嘈杂的声音,间或还有女子的呼救声,有几支乱箭从轩窗内射 进,我躲避中,顺势,滚进床榻下,拂动缀着璎络的流苏,叮噹泠脆。

音甫停,殿门外步伐声渐起,有人进得殿来,我缩着身子,透过流苏,正看到圆荷尚未瞑目的眼,她乌黑的眼珠子,一动不动凝着某处,里面,是如死水般的空洞。

顺理成章,在先帝崩后,你登基为皇。

相关资讯

猜你喜欢

评论

我要跟帖
取消
  • 谨,将&。
    谨,将&。

    你的母后,南越最传奇的太后,姬颜,为了将你推上皇位,联合我的父亲,南越上卿澹台谨,将嫡后所生的皇太女青阳霓岫送往西周和亲,从那一天起,你,青阳慎远,理所当然地,成了南越的太子。

  • 生命,&进,我
    生命,&进,我

    血,迅速从她淡紫色的宫衣上渗出,她的生命,一点一点的消逝,殿外传来士兵嘈杂的声音,间或还有女子的呼救声,有几支乱箭从轩窗内射 进,我躲避中,顺势,滚进床榻下,拂动缀着璎络的流苏,叮噹泠脆。

  • 军,是&。
    军,是&。

    这也让我在今日,比任何人,更清楚地看到,西周的大军,是怎样攻进,南越的腹心,以雷霆之势,锐不可挡。

  • 我默默&内,若
    我默默&内,若

    神思间,她已取了衣裳来,我默默换上,将青丝悉数拢在内侍的头衣内,若不仔细分辨,甚是不起眼。

  • <p>&赐给我

    &赐给我

    十五年后,我十三岁那年,终于被你迎进宫,成为你的妃,你赐给我“丽”做封号,居冼玉宫。

  • ,西周&慌失措
    ,西周&慌失措

    “娘娘,西周攻进来了,您快逃吧。”近身宫女圆荷在我身后带着哭音喊着,她比我还小一岁,看到这样的场面,惊慌失措。

  • 我,不&人,平
    我,不&人,平

    我,不过是被皇上遗忘的妃子,本来侍奉我的宫人,平日所得的打赏就比别的宫要少很多,今日,谁又还记着这个不得宠的主子呢?

  • 站在冼&玉宫雕
    站在冼&玉宫雕

    我时常站在冼玉宫雕着芍药花的亭台上,遥望着你,那么柔情脉脉地,望着你的皇后,西周淑华公主嬴曲裳。

  • 忑不安&的清冷
    忑不安&的清冷

    可,初次侍寝那日,当我忐忑不安地在龙榻上终于等到姗姗来迟的你,你眸底袭过的清冷,深深刺痛了我,原来,我的娇美姿容在你的眼中,只不过化为你唇边的一抹哂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