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穿越重生
锦瑟如歌_四只耳朵_司马醉儿,萧成欢

锦瑟如歌

编辑:旧梦拾遗 作者:四只耳朵

状态:连载中 时间:2021-06-09 06:46:33

在读:12558 人

在线阅读 全部目录
一夕灭门,家破人亡,凶手竟青梅竹马的爱人。她忍辱负重,身侍仇人,只为有朝一日报得血海深仇。上刀山下火海尸骨成山,蓦地回望间,刻骨之仇早已玲珑骰子安红豆。春寒正浓的时节,却生生被这些喧嚣的花灯,驱开了寒气,仿佛空气中也多了几分暖意。。
展开全部

锦瑟最后对如懿  锦瑟如弦 小说  锦瑟的歌  锦瑟如歌TXT下载  锦瑟如歌有声小  锦瑟如歌在线阅读  锦瑟如歌小说结局是什么  锦瑟如歌TXT  锦瑟如歌小说  锦瑟如歌免费阅读  

往日人声鼎沸的镇远侯府,成了人间炼狱。

她真以为自己得了救星,可看眼下这面具男子这些暧昧的举措,与那浔阳王又有何区别?

她初经人事,一晚的颠鸾倒凤,此时全身发软,尤其是两条腿,将将一沾地,便自己整个软了下去,哪里再吃受的住如此一击?

他呢喃一声,猛地一扯,所有的障碍去除殆尽,像狩猎之人,只一个压身,便将猎物禁锢在了自己掌下,拆骨入腹。

“好一个奉旨讨逆,替天行道。司马老贼真会往自己脸上贴金!”萧成欢大手一挥,将司马醉儿掀翻在地,五指紧紧地掐着司马醉儿的颈脖。

可偏偏,那男子像是要故意折磨她一般,“司马家的姑娘,果然……”言语中的未尽之意,尽是讥讽。

“报应?”萧成欢另一只手一把揪住司马醉的发,用力地往后一扯,司马醉儿一阵吃痛,头不由地往后仰了仰,整个面宠在萧成欢面前展露无遗。萧成欢看着司马醉儿,低低的笑,笑声阴冷。“遭报应的难道不是你们司马家吗?司马雍背信弃义,草菅人命,我萧成欢不过是替天行道罢了!而你,司马醉儿,不过是父债女还,你司马家欠我萧家的,从今天起,我会一点一点的要回来……”

声音冷冽,仿佛跟淬了毒一般。

她为救甄儿,化名曲瑟瑟,潜入浔阳别馆三月余,在这浔阳别馆做了一名卖艺不卖身的艺妓。哪想到,却被这浔阳王看中了,要给她破身,眼见着就要受那浔阳王的侮辱,却没料到此前面具男子猛然出现,一出手就收拾了浔阳王。

记忆中那个如炼狱的杀人恶魔与眼前的面具男子终于重叠在了一起。

萧氏的大旗在侯府上空猎猎作响,男子冰冷的刀尖,还滴着父亲温热的血。

“禀教主,瑟瑟姑娘醒了!”

剧烈的疼痛,让她恨不得就此昏死过去,一了百了。

她把步飞羽送进密道,让他前去纪家搬救兵。可是,她没能等来步飞羽搬出纪家的兵马,司马家就惨遭灭门。

“萧家?教主?”司马醉儿脑子嗡嗡作响,脑海里奔腾出司马家被灭门那晚的情景来。一个又一个鲜血淋漓的画面,自脑海中闪过。

司马醉儿只感觉到自己犹如伏在浪涛之上,被高高抛起,又重重落下。巨大的冲击力终于让她再也支撑不住,昏死了过去。

身上的男子闻声,身子顿了一顿,不过须臾,却仿佛得了更大的动力,猛一阵发狠。

瑟瑟姑娘?教主?

司马醉儿这一转头,面具男子的手便落到了司马醉儿的脸颊上,索性沿着那完美的线条,一路摩挲,最后停在耳侧,指尖夹住了司马醉儿的耳垂,轻揉慢捏,嘴里呢喃着。“曲瑟瑟?”

相关资讯

猜你喜欢

评论

我要跟帖
取消
  • ,顿时&脸色胀
    ,顿时&脸色胀

    司马醉儿闻言,顿时脸色胀红,满腹的羞耻感让她将头往边上一偏,将脸颊对向面具男子,以此避开他那灼人的目光。

  • 踹起,&。
    踹起,&。

    面具男子一个反手,关门,落栓。而后上前两步,嘭的一声,将那王爷一脚踹起,直接自窗口踢了出去。

  • 子却无&,冷冷
    子却无&,冷冷

    面具男子却无视她的所有反应,缓缓地在床榻边上坐下,冷冷地看着她,而后,微微倾身,长臂一勾,便将她自床角拖了出来。

  • 捧在手&便是与
    捧在手&便是与

    她生来受宠,是父母捧在手心里呵宠长大的。她长到十八岁,何曾受过这等侮辱,便是与她相知相爱的飞羽哥哥,也是发乎情,止乎礼,从不曾越过雷池半步。没想到今日,竟是受了两次这等欺辱,若是飞羽哥哥在……

  • 细密的&颤栗起
    细密的&颤栗起

    司马醉儿只觉得一阵细密的酥麻感自唇畔传来,迅速地蔓延到全身,让她整个人都忍不住颤栗起来。

  • 她在床&的衣襟
    她在床&的衣襟

    那一身肥肉落地时发出的声响,惊得司马醉儿抖了抖。她在床上缩成一团,双手死死地抓住自己的衣襟,满目戒备地看着面具男子一步一步朝她走来。

  • 如何能&颤颤巍
    如何能&颤颤巍

    司马醉儿尖叫一声。她连那胖王爷都反抗不了,如何能反抗得了这种绝对武力?她颤颤巍巍地看着面具男子。“公,公子……”

  • 已摩挲&一阵撕
    已摩挲&一阵撕

    正晃神间,那面具男子原本捏着她耳垂的手指,已摩挲到了耳根处,没等她反应过来,只听得耳畔传来一阵撕拉之声,紧随着一阵刺痛布满整张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