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都市超能
敬你一杯酒,也无往事也无愁浮生三千_敬你一杯酒,也无往事也无愁在线阅读

敬你一杯酒,也无往事也无愁

编辑:长街暗渡 作者:浮生三千

状态:已完结 时间:2021-06-09 13:15:32

在读:24587 人

在线阅读 全部目录
楼笙和傅容庭,两个人的婚姻就像是一场交易,也没感情的输出和互相交融,有的而已物质上的。在傅容庭心里,始终都有一个女人,这个女人占有了傅容庭心里全部的位置,就算留一点点空隙给自己都不也可以。同样的,在嫁给傅容庭之后,在楼笙心里,也有一个男人,她怀了那个男人的孩子,只想嫁进他家,做那个男人的好妻子,婆婆的好儿媳,但是,老天却开了个玩笑,她注定一生进不了那张门.....
展开全部

敬你一杯酒也无往事也无愁楼笙  敬你一杯酒也无往事也无愁免费阅读  敬你一杯  

  我吃了一小碗白米粥,见傅容庭也吃好了,刚收拾好碗筷准备起身进厨房,傅容庭却淡淡开口说:“今天去给我准备几套换洗的衣服,像今天这种情况,我不希望再出现。”

  傅容庭一次次折腾,天亮了他才放过我,耳边听着他均匀平稳的呼吸,我缓缓睁开了眼,眸子就像我的身体一样麻木好一会儿才知道转动,眨了眨眼,我偏过头,借着床头不太明亮的光打量着傅容庭。

  傅容庭是我丈夫,可他心里装着别的女人,我是他的妻子,我的心里,曾经同样也装着一个男人。

  这话我只是随口一说,我没有本事让傅容庭‘从良’,没想到傅容庭来了句:“吃醋了?”

  我放下手里的包,开始整理昨天的单子并清点昨天的进账,如我意料的,钱又莫名其妙的少了两千块。

  没一会儿,感觉身后塌陷了一块,随后我被傅容庭捞进了怀里,呼吸间带出醉人的气息。

  我抿了抿唇,隐藏自己的醋意:“那我看看昨晚的衣服干了没有。”

  说完这句话傅容庭发动车子就走了,今天是8号,每个月的这天我跟傅容庭都会回傅家老宅,这是老夫人的规定。

  “姗姗,我回来了。”

  语气一贯的清冷,我却还是从他的语气里听出了那么一丝无奈。

  不然当年为什么我拼尽全力,爱惨了那个男人,甚至赔上了我孩子的命,也没能进了沈家?

  傅容庭的手还搂着我的腰,他睡的熟,我却没了睡意,一个人半坐着靠在床头,目光偏向窗外,直至晨光拂晓,光线从外面透进来将一室照亮。

  傅容庭顺着我的视线看了眼外面晾着的两套衣服,眯了眯眸子,不带情感的问:“那我穿什么?”

  语气虽淡,我还是听出了与一丝嘲弄,他在嘲笑我想多了。

  我走出房间,也不知道傅容庭是抽第几支烟了,见我出来,他将手里的半支烟在烟灰缸里捻灭,淡淡的看了我一眼,起身道:“我送你。”

  刀刻般俊逸的轮廓,透着棱角分明的冷峻,浓密的眉,高挺的鼻梁,削薄轻抿的唇,跟傅容庭结婚一年,我还是第一次这么仔细打量这个男人。

  只是这两天奇怪,傅容庭连着两天回来,昨天的衣服晚上洗了,谁知道他凌晨了又来,而刚才在做饭时,我洗自己的衣服,顺便也把昨晚傅容庭的衣服一起扔洗衣机了。

  我是傅家少奶奶,傅容庭对我虽没有感情,却是大方,给我的钱足够我到处挥霍,可我没选择做豪门贵妇,而是选择在商场一家服装店里做店长,每个月拿着几千块工资。

  奢侈品之所以是奢侈品,自然不会像大街上的地摊货,要多少有多少,这里面的每一款衣服,全国可能都没几件。

相关资讯

猜你喜欢

评论

我要跟帖
取消
  • ;
    ;"&性的声

      低沉磁性的声音,深邃的极为好听,只是听得我心头一颤,心底涌起一股心酸。

  • ;  ">
    ;"&>  

      男人的气息随着他的走近将我包围,我没敢看他,淡淡的说:“洗了。”

  • hit&如此健
    hit&如此健

      傅容庭的身材极好,修长而笔直的腿,宽肩窄腰,精壮的胸膛,薄薄的肌肉富有爆发力,如此健美,大清早就看这么一副画面,看的我脸颊不知何时微烫,连忙移了视线。

  • 着一身&择躺在
    着一身&择躺在

      傅容庭凌晨带着一身酒气回来,我原本睡意朦胧,听到他皮带与钥匙扣发出的声音,睡意没了,可我选择躺在床上装睡。

  • le=&
    le=&"w

      琳达是他的秘书,以前他在这里过夜,也是叫琳达送衣服过来,因为她这里没有,琳达那里可能会有。

  • <p &nor

      我指了指外面的阳台:“喏,都在那。”

  • hit&pac
    hit&pac

      都说拥有薄唇的男人大多薄情寡义,可傅容庭不是,至少他对心爱的女人不是,只是那个女人叫苏姗,不叫楼笙。

  • pac&睛始终
    pac&睛始终

      他亲吻着我的额头,嘴唇,我的眼睛始终闭着,希望他能叫一次我的名字。

  • hit&都能数
    hit&都能数

      自从与傅容庭结婚后,我就搬进了这套公寓,他极少回来,一年回来的次数手指头都能数的清,所以这套公寓里其实只有我一个人住,我没准备他任何东西,除了一套洗漱用品,以备不时之需。

  • "w&的心里

      傅容庭是我丈夫,可他心里装着别的女人,我是他的妻子,我的心里,曾经同样也装着一个男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