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玄幻奇幻
殷苟子仙侠小说《有意孤行》(完整版)

有意孤行

编辑:对酒眉 作者:殷苟子

状态:完结 时间:2021-01-13 08:33:55

在读:26130 人

在线阅读 全部目录
小解而已,居然好死不死的遇着了神仙,遇见了就遇见了了,居然好死不死的拉在哪位仙家的头上……荒唐的的是这位仙家居然要收自己为徒,这算不算狗屎运?不,这是人屎运…… 无意一意以及最新章节深度阅读直接下载-屋子不大,或站或坐着的四五个人,大门右手边坐着的一位中年汉子道:“这件事,我老李家对不起你们,彩金等下一并退给你,另外我会尽量弥补我们的过错。”说完右手抚了一下额头,按了按,嘴里发出一声无奈的叹息。。
展开全部

  “那倒是,但是啊,打仗不光老百姓苦,在前线当兵的才苦哩,那时候啊我们就知道打仗,要不就是行军赶路,要不就是和敌人撕杀,到处都是死人,有时候杀红了眼,都认不清那个是自己人,那个是敌人,反正只要看到人就杀,好多人都是死在自己人的刀子下的。“

  晚上吃饭的时候,陈意才知道老汉姓吴,有一子两女,两个女儿都已嫁人了,儿子去了离当地较近的许州城,在一家大户人家给人作家丁,家中就剩下自己和老伴,种了些田地,载了点稻子和麦子,但是每年到秋收的时候儿子都会回家帮忙,好在许州离此地不算远,若从大山中穿行而过,只需一天的脚程,只不过山路山路难走,而且难保不会遇上什么豺狼野豹之类的。

  半响无声,最后闻武一阵犹豫,但还是问道:“李萍萍到底怎么回事,为什么在这种时候突然离开,妈的,要走早走半个月走也不会弄成现在这副摸样,眼看着就快成亲了,这时候离家,不是打脸么?“

  陈意走的时候,家中并没有如何阻拦,知子莫若父,陈涟源很清楚,自己的儿子大概是无法达成自己的心愿去考取功名了,只是拿出十两银子和一些铜钱给陈意,叮嘱他要经常给家中写信报平安,倒是陈母王氏满脸戚容,陈意只得一阵安慰,大概就是,如若外面不如意,就回到家中,再怎么样,年关一定回家看望二老,或者等以后有钱就回来接二老一起。

  吴老汉一边倒着酒,一边感概道:“这几年,年年夏季大水,虽然不至于颗粒无收,但也确实产量不高,好在朝廷还算体恤民情,减轻了赋税,要不然啊,真没法过日了。”说着,吴老汉卷了卷袖子,端起酒碗伸到陈意面前:“小哥儿,喝一个,别当自己是外人,我老汉没别的嗜好,就是好这一口,哎,平时没人陪,一个人喝酒也没什么意思。”陈意也端起酒碗,与老汉碰了碰,两人一口喝掉碗里的酒,老汉接着端起酒坛子,要给陈意添酒,陈意赶紧伸手接过酒坛子,示意自己来,先给老汉满上,在给自己倒了一碗。

  “我就知道你忍不住,其实咱们今天能坐在这里,还不是你想来安慰安慰我,想问问情况?不用安慰,我没什么事,虽然心里肯定会难受,但是时间长了,肯定会过去,也不是什么要死要活的事。”说着拿出那封信,丢给闻武道:“你看看吧!“

  蚕桑村的早上,村旁小路上,一对父子一前一后走着,父亲一脸焦急,孩子则满脸茫然。

  闻武,一双小眼睛,眼中总带着一股时隐时现的不羁,鼻梁平直坚挺,嘴唇微厚,长着一张帅气阳光的脸蛋,和陈意从小一道长大,一起穿着开裆裤玩泥巴,一起调皮捣蛋,一起议论附近村庄哪个姑娘长的最好看,哪个姑娘很安全,当然一起吃过陈涟源的鞭子,几乎天天焦不离孟,孟不离焦。只是从闻武成亲后,两人一起游手好闲的机会不多,但这并不影响彼此间的感情。

  第二章:在路上

  吴老汉显然有些急了:“怎么没有,那时候我们双方还没开打呢,本来是要开打的,但是在我们正要出城的时候,天上来了两个神仙,一边一个,年纪看上去都不大,咱们大烈国这边是个男的,一身白衣,脚踩飞剑,要不潇洒俊逸,那边镜水国更不得了,来

  “他李老四难道就一点不知道?“

  “你以后有什么打算?”村后边山中的一颗桑树上,闻武含着一片树叶,躺在大树的一杆枝干上,双手抱着头,翘着二郎腿问道。

  屋子不大,或站或坐着的四五个人,大门右手边坐着的一位中年汉子道:“这件事,我老李家对不起你们,彩金等下一并退给你,另外我会尽量弥补我们的过错。”说完右手抚了一下额头,按了按,嘴里发出一声无奈的叹息。

  “确实是连夜离家的,只是留着两封书信,应该只带走了几件易带的衣物,此刻我还没来的及仔细检查。“说着冲袖中抽出一封信函来,递给陈意:”这封是给你的,至于有没有你想知道的原因,我不知道,信函是封好的,我没有打开看。”

  “我不想在这里呆着,我想出去,去到很大的城中看一看,闯一闯,谋一份好的营生。妈的,这地方真的腻了!”说着“呸”地吐出嘴里的树叶。

  陈意公子见谅,赎小妹萍萍不辞而别。妾已心有所属,奈何家中长辈不允,唯有与公子订亲,得暂缓之计,觅得良策。此刻已随意中人远走,不求富贵他乡,惟愿此生能伴其左右,甚幸。此生未能同公子相伴到老,是萍萍无福,来世愿做牛马。愿公子早日觅得佳偶,妾心甚慰。

  躺在床上,陈意没有仔细去想吴老汉所说的话到底是真是假,这与他无关,以后如果有幸见到,那也只当是长了回见识,没见到,也没什么遗憾,毕竟这个世界上真正看见过神仙的,只有极少数人,他现在只想着赶紧去找份生计,先把自己养活了再说,这么想着,大概是这些天太累了,慢慢地沉沉睡去。

  陈意接过信函,但并未拆开,回头对着老汉道:“爹,我们回去吧,既然连萍萍人都不在家中,再谈下去也是白搭,走吧!”说完,当先迈出大门离去。

  “怎么可能,他又不是傻子,自家姑娘跟另一个年纪相仿的男子接触,他会不知道才怪,再说了,她李萍萍并未在我爹那读过书,你觉得这首好字是谁教给她写的?李老四的闺女会读书会写字,他李老四难道一点感觉都没有,骗鬼呢?他当时把信函交给我的时候,我就知道有问题了,所以我没有当场拆开“

  回到家,看着满墙的大红喜字,心中不由升起一股燥气:“撕了,撕了,全撕了。”然后拂袖走向自己的房间,进门后用力带上带上房门,仿佛是要把满心的愤怒都要发泄在这扇无辜的房门上。

猜你喜欢

评论

我要跟帖
取消
  • 何去说&。
    何去说&。

      王氏满脸震惊,半响无语,想说什么,但是又不知道该如何去说。

  • 桑树上&郎腿问
    桑树上&郎腿问

      “你以后有什么打算?”村后边山中的一颗桑树上,闻武含着一片树叶,躺在大树的一杆枝干上,双手抱着头,翘着二郎腿问道。

  • ,考不&你一起
    ,考不&你一起

      “走吧,其实我也不想在这里呆着了,考不了没有功名,一辈子只能面朝黄土背朝天的,想想都觉得委屈自己,只是你才成亲不到半年,你打算把倩倩留在家中还是让她跟着你一起走?”

  • 就这么&,这也
    就这么&,这也

      “靠,那你难道就这么算了,妈的,找他们评理去,这也太欺负人了吧。“

  • 心中的&郁郁。
    心中的&郁郁。

      陈意也哭了,不光为的兄弟离别,还有这几天压在心中的郁郁。

  • 的地儿&总有畏
    的地儿&总有畏

      “眼前不可能带着她四处漂泊,落脚的地儿都没有呢,何必让她跟着一起受苦,而且,嘿,带个女人在身边,做起事来总有畏手畏尾的感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