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历史传奇
可乐哲男.QD历史小说《春秋霸业之晋君襄公》全文章节阅读

春秋霸业之晋君襄公

编辑:花前月下 作者:可乐哲男.QD

状态:连载中 时间:2021-01-14 14:49:00

在读:11791 人

在线阅读 全部目录
晋襄公姬欢是晋文公重耳之子,死了后庙号襄公。重耳离世后,二十六岁的姬欢接掌国事,成了新晋盟主。却,表面强盛起来的晋国却正面临着内忧外患。掌国之初,晋国便与强秦血战崤函;崤函大战后,姬欢大胆正式启用新人,整肃政务,变法改革革新,晋国为之一变。就在晋国蒸蒸是年秋,秦国喜迎丰收,都城雍城(今宝鸡市凤翔县南)车水马龙,各地商贩络绎不绝,叫卖之声此起彼伏,一派繁忙景象。时近黄昏,忙完一天政务的嬴任好,屏退左右,独自朝着**走去。迟暮之年的秦君虽须发花白,却难掩雄心不减,国力日盛更是激发了嬴任好潜藏心底多年的渴望——东出崤山,与天下诸侯一争高下!。
展开全部

  “好,我们君臣一心,这次定要痛歼西戎!”

  “老臣与蹇叔大夫商议,以为讲和为上!可派使臣携带重礼前往西戎,与几大部族达成和解,我们出些粮草,让他们再往西迁,这样一来,西迁之后空出的土地,将纳入大秦版图。”

  “左右,百步之内不得有人!”嬴任好吩咐道。

  (晋惠公夷吾,晋怀公圉,晋文公重耳先后由秦穆公扶持上位,其中夷吾是重耳之弟,圉是夷吾之子,重耳内侄。)

  说到此处,夫妻二人相视无语,也许,他们都感到亏欠女儿太多太多。

  九顶莲花山,位于雍城以西,山峦起伏,蔚为壮观,山中有一茅草亭,为樵夫避雨所盖。百里孟明视每年的这个时候都要来此独处半日,16年前,也是这一天,他和公主嬴芷在此避雨,并把友谊升华到了爱情,虽然懵懂,却也甜蜜。两人相约之后每年今天,都要在这草亭相聚。看着眼前年久失修的亭子,已然物是人非,孟明视心中划过一丝惆怅,奈何生于公侯家!

  (夷吾,晋惠公,晋献公之子,晋姬之弟,晋文公重耳之弟。)

  “夫人,我主国政,已三十年有余,幸得上苍眷顾,先祖庇佑,秦国日益强大。可即便如此,仍未得到中原诸国的认可,不仅各国皆视秦国为蛮夷,就连亲自加封秦侯的周王室竟也厚此薄彼。8年前,我随重耳出兵勤王,苦战月余,平叛之后,周王对重耳加封赐地,对我却冷颜以对;4年前,城濮之战,秦晋联军击败楚国,可重耳会盟诸侯时,姬郑对秦军之功仍是只字未提。”

  “掌中乾坤,命由己定;上大夫微言大义,孤受教了。既是如此,孤更愿一试,命由己定!明日早议,请军中主将,商议戎狄之事,两位大夫,操劳已久,早些回去歇了吧。”

  孟明视略感突然,望了父亲一眼,却见百里奚面无表情,深色庄严,只要硬着头皮答话:“禀君上,据奄息来报,五日前,我军一部与犬戎主力在陇西有过一战,虽未分胜负,但我方伤亡较大,急需增援。这次犬戎来犯,像是早有准备,西陲以西年初大旱,几大部落受到了影响,这次袭扰想必是为了掠夺过冬物资而来。”

  “孟明视,前方战事,你最了然,说说看法。”

  “然,老臣还有一言。定数可算,定数亦可变。重耳在位9年,尊王攘夷,会盟诸侯,北御夷狄,南阻荆楚,立不世之功。人中龙凤如斯,定数不可算也;且巨星陨落,天必示警,老臣尚未察觉有此天象。”

  “今日召集诸位,是要议一议西戎作乱之事。今夏以来,犬戎部族多不安分,频频袭扰西陲,之前派出子车氏三子前往驻兵,边境稍宁。秋收之际,西戎侵扰越发猖獗,奄息、仲行他们与之交战多次,互有胜负。大家看看,如何处置?”

  “上大夫教我。”嬴任好眼前一亮。

  “去,还是要去的,正好散散心。”

  “你们两个丫头,又在惹母后生气了吧。”

  这是嬴任好给宫中定下的规矩,无论何时,有国事启奏,内侍必须上报,哪怕自己已经就寝。嬴任好告诉自己,要像周公那样,吐脯以为国事,天下定能归心。然而这次百里奚刚走又回,经验告诉这位国君,或许有大事发生。迈出玉菡宫,夕阳余晖映在他高大的身躯上,只见两个细长的人影向正殿快速移去。

  “秦晋本就一家,加上两代联姻,还分什么彼此呢?我这个弟弟,早年颠沛流离,也算历经磨难,如今雄才大略,新晋盟主,你这做姐夫的应该为他高兴才是,怎么反而心生这些怨气。”

  “万物变化始于阴阳,八卦推演始于乾坤,乾卦为阳,坤卦为阴,摊开手掌看相,实际上是告诉人们‘掌上有乾坤,命运尽在掌中’!即所谓‘命由我定,命在我掌。’凡人定数可算,皆因凡人信命,雄才大略之人定数不可算,实为此种人不信定数,而信命由己定!”

  “说来,这晋国三任君主,都是我嬴任好扶上国君之位的,要说还是你这个长弟重耳有所作为,也不枉我当年对他青睐有加!只可惜晋国挡住我大秦东出之路啊!”

相关资讯

猜你喜欢

评论

我要跟帖
取消
  • 就一家&两代联
    就一家&两代联

      “秦晋本就一家,加上两代联姻,还分什么彼此呢?我这个弟弟,早年颠沛流离,也算历经磨难,如今雄才大略,新晋盟主,你这做姐夫的应该为他高兴才是,怎么反而心生这些怨气。”

  • 笑笑,&时都猜
    笑笑,&时都猜

      看着两个远去的背影,嬴任好无奈的笑笑,女大不中留了。简璧性格外向,有几分男儿做派,自己反倒并不担心;可小女儿弄玉心思缜密,又不轻易示人,连自己这个做父亲的,有时都猜不透。

  • 这也要&育一个
    这也要&育一个

      “是啊,这也要感谢你,芷儿自小丧母,是你待之如亲生,为我大秦养育一个好女儿。当年若非芷儿感念你抚养之恩,也不会甘心从命出嫁。”

  • <p>&看见女

    &看见女

      “你这孩子,都多大了还要你母后为你操心!若是平常人家,怕早已生儿育女了。”嬴任好看见女儿,心情大悦,开起了玩笑。

  • 儿生日&她在晋
    儿生日&她在晋

      嬴任好没有回答,瞑目良久,“后天便是芷儿生日了吧,也不知她在晋国可好?”

  •   “&这晋国
      “&这晋国

      “说来,这晋国三任君主,都是我嬴任好扶上国君之位的,要说还是你这个长弟重耳有所作为,也不枉我当年对他青睐有加!只可惜晋国挡住我大秦东出之路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