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玄幻奇幻
冬生草武侠小说《长安酒家》全文章节阅读

长安酒家

编辑:花前月下 作者:冬生草

状态:完结 时间:2021-01-25 08:31:02

在读:20822 人

在线阅读 全部目录
一个叫长安酒家的普普通通酒铺,三个平凡普通的少年,波澜不惊的生活被一个从天而降的白发男人所被打破 长安酒家以及最新章节深度阅读直接下载-爱阅小说网“啊...”老常头还未来得及叫出声,他已经站在了自家的屋顶上,这分明是一个满头银发的男人,约摸六十岁,披着黑色的长披风,如天神一般俯视着这个小小的院子。。
展开全部

长安酒家龙舟队训练基地  长安酒家减千万  长安酒家女  长安酒  长安酒家月饼  长安酒家怎么样  长安酒家夜无眠  长安酒家眠  长安酒家李白  

  “别开玩笑了,年轻人。”银发男人一把推开他,抓了抓乱糟糟的头发,正色道,“这屋顶没修好,结果我从上面路过的时候摔了下来,肋骨都摔断了,要不是我福大命大,说不定现在已经去见阎王爷了,我没让你请大夫就算不错了。况且,昨天夜里那么大的动静都不见你们来一个人,看来你们平时对酒窖的安全也不是很上心。这些酒我根本没动过,这酒窖经常有小偷光顾吧,依我看来,这些空酒坛子,应该是偷酒贼干的。现在当务之急是报官,趁着现场还没有被破坏,我们一起来看看有没有什么线索....”白发男人挣扎着想要坐起来,但适才被眼前这个脸上有刀疤的男人重重地踹了一脚,肋骨好像断了。

  “老乡!”他笑着抬起手朝目瞪口呆的老常头打了个招呼,声音洪亮如钟。

  季陶孙正要划破另一只手臂,霍云汉拦住了他,说道:“没用的,我还是去找大夫来看看,你先休息一下。至于老太婆,你要是生气暴躁的话,这毒只怕会发作的更快,你乖乖留在这里,那伙人既然已经来了空山县,不交出解药以前,我是不会让他们活着出去的。”

  “够了,老头子,别演戏了...”霍云汉一把抓住季陶孙,掰开他的嘴,说道,“看这牙口,不要被他的外表欺骗了,老太婆,不就是断了几根肋骨吗,昨天已经找人接好了,今天我正让他把库房里长期不用的酒坛子拿出来清洗呢,论力气,这个家伙不比小伙子差的。”

  “什么络腮胡子痨病鬼,老娘都没见过!”妇人被他抓得生疼,猛地抽回了手,她的目光扫过自己的手,然后愣住了,右手上出现了两块黑色的印记,妇人惊慌失措地卷起袖子,手腕处也有,手肘处也有一块黑色的印记若隐若现,她哆嗦着用手指触摸了一下那些黑色的地方,竟然是硬的,如同抚摸多年的疤痕的感觉,妇人惊恐地大叫一声,往后连退了几步,季陶孙追问道:“你仔细想想,究竟有没有见到,你是不是接触过那个脸色苍白的男人,他三十多岁年纪,看上去像个痨病鬼。”

  “正是,有什么问题吗?”银发男人摸着后脑勺爽朗地一笑。

  老头儿眼睁睁看着那两个财主越走越远,没好气地吹了吹胡子,道:“你刚才还说我这酒里兑水呢。”

  “老子不需要你来教我做人。”霍云汉不屑地看着眼前这个银发老人,“你自身都难保了,还有什么资格对老子指手画脚,今天就让你歇一天,明天开始上工。”说着他走了过去,抽起了剑,一甩手扛在肩上,温笑野和刘轶忙跟了过去,霍云汉转过头看着季陶孙,冷冷地道:“把门看好了,这一时半会儿我们不会回来,这空山县有半个县城都是我们的天下,如果你敢逃走,断的就不是肋骨了。”

  温笑野笑道:“今天没什么事儿,云汉要去趟当铺而已,你们也不必跟着,自己找个地方快活去。如果有事情自然会通知你们。”老鼠点了点头,将话传到后面。穿过了太平巷,再过前面的酒栈就是王彪的地盘了,霍云汉在酒栈前面的当铺停下,掀开黑色的帘子走了进去,正对门是一溜儿水曲柳的柜台,有个伙计正倚在上面打盹儿,突然咚的一声,似乎有什么重物砸在了面前,伙计一哆嗦醒了过来,睁开眼却看到是霍云汉,更是魂飞魄散,口齿都拎不清了,结结巴巴地道:“霍,霍大大爷,有什,什么吩咐。”

  “啊...”老常头还未来得及叫出声,他已经站在了自家的屋顶上,这分明是一个满头银发的男人,约摸六十岁,披着黑色的长披风,如天神一般俯视着这个小小的院子。

  老头简直欲哭无泪,捂着酒碗忿忿地道:“姑奶奶,你消消气,不是我小老头小气,是这二十文真的不能卖啊。”

  温笑野不由怒从心中起,他虽然个子高,但偏偏生了副女儿的面孔,而且肤白如雪,因为常常被同龄的男孩欺负,温笑野小时候没少为这件事情打过架。他正欲发作,突然眼前的黑铁柱似乎被人狠狠地踹了一脚,一个踉跄,险些跌倒,王彪大惊,退开一看,刘轶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混到了他这边,刚刚就是他狠狠地踹了一脚黑铁柱的屁股,王彪不由大怒,骂道“你他娘的什么时候出现的?”

  “等等..”

  东方渐白,淡青的天一点点亮起来,银发男人艰难地睁开眼睛,他全身疼得厉害,似乎骨头都被摔得七零八落,两颊也热辣辣地,似乎有人在拍自己的脸颊,一个模糊的声音在耳边游荡:“喂,醒醒,我看到你睁开眼睛了,别装死,喂,喂...”银发男人哼了一声,翻了个身又闭上了双眼,现在还是装睡吧,否则怎么解释自己出现在这里的事情。

  却说银发男人慌不择路,施展轻功跃到另一家屋顶,见老常头没有追过来,不由松了口气,他永远处在贫穷的边缘,荷包里的银子永远不会超过二两。讽刺的是,现在也徘徊在鬼门关的外面,剧毒已经攻入心脉了,否则不可能收势不稳,竟然踩碎了屋顶的瓦片。

  老常头这才反应过来,愤怒地朝白发男人赶过去,手中不停地挥舞着旱烟袋,“造孽啊,你把我的屋顶踩坏了,你们这些杀千刀的....”

  季陶孙没有理会,反而焦急地看着妇人,问道:“你的手...你刚才是不是碰到了三个男人,一个痨病鬼,一个蓄着络腮胡子,还有一个三十多岁的看上去...,”

  白发男人看了看自己的剑,剑锋没入地板快一尺深,不由哈哈一笑,“我季陶孙也是黄土埋了半截脖子的人了,这剑留着也只能陪葬了,良器择主,如今这剑碰上了能驾驭掌控它的人,也算不枉了它的名声。”

  檐牙上偶尔还有雨珠滴下来,一只雪白的小猫踩着清亮亮的水洼走到院子中间的桃花树下,耐心地用毛茸茸的瓜子挠着脸,地上几片零落的花瓣上留下它湿漉漉的泥脚印子。老常头深深地吸了一口气,胸膛里溢满了草木和泥土的芬芳香气,这雨已经让面馆的生意歇了四五天了,今天傍晚总算放了晴。老常头搬了把竹躺椅放在房门口,眯着眼睛点起一锅旱烟袋,灶下夜饭的香味飘过来,老常头吸了吸鼻子,目光有些迷离地望着暮色四合的天空,层层的乌云蜷伏在桃树左边的天空,一只黑色的鸟蜻蜓点水般掠过远方的天空。老常头揉了揉干涩的眼睛,如果没有看错的话,它正向这个方向奔来。

猜你喜欢

评论

我要跟帖
取消
  •   霍&道:“
      霍&道:“

      霍云汉歪着头打量着王彪,轻蔑地一笑,说道:“老子又不是傻子,凭什么一个人去,你有种一个人来长安酒家。”

  • 个眼色&丈二和
    个眼色&丈二和

      “哦,没什么。”他笑了笑,对刀疤脸使了个眼色,两个人便出了酒窖,走到院子里的枫树下停住,刀疤脸有点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怎么了,那老家伙有什么问题吗?”

  • 看了一&轶,做
    看了一&轶,做

      胡兽医寒毛一竖,战战兢兢地看了一眼冷着脸的刘轶,做了个揖道:“怎,怎么能收三位公子的钱,能替你们办事,是我的荣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