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第24章 你不会是偷来的吧

元气萌妻:一不小心吻了总裁小说:第24章 你不会是偷来的吧

编辑:忘川情更新时间:2021-02-24 08:01:12
元气萌妻:一不小心吻了总裁

元气萌妻:一不小心吻了总裁

虏获美男最慢的方式是――扑之!并且要从高处扑,略微委琐如果一丢丢!咱切记一见钟情,不是要深深地地让他记着你,嘿嘿!细水长流嘛!可话说,咱可爱的又大方善良真诚的妹子扑到皇昕森林休闲城的娱乐场上的阳光少男少女们,愈是阳光愈是无限映衬着某住宿公寓楼上某女的满脸猥琐。。

作者:蒙歌 状态:连载中

类型:机甲科幻

全部目录 小说详情

这一幕,被一瘸一拐追回来的祖尔筱尽收眼底,躲在树后捂着发肿的脚踝泪流满面。“你没事儿吧?”好听啊的男性声音响了,手中递来一张纸巾。抬眸,竟然是跟蓝瓷瓷一同来的华玮希“你没事吧?”好听的男性声音响起,手中递来一张纸巾。。...

精彩章节

这一幕,被一瘸一拐追过来的祖尔筱尽收眼底,躲在树后捂着红肿的脚踝泪流满面。

“你没事吧?”好听的男性声音响起,手中递来一张纸巾。

抬眸,居然是跟蓝瓷瓷一起来的华玮希,“华玮希?”

“是我,没想到你认识我?”华玮希蹲下身子,“脚扭了吧,我看看。”

华玮希细心地替祖尔筱检查了伤势,“都肿了,游乐园有医护站,我扶你过去吧,还能走吗?”

“能走,谢谢你!”祖尔筱看着华玮希,如果倾辰烨也能这么关心她,该有多好,哪怕只有一半也已经足够。

回过头望了望适才倾辰烨站着的位置,此时早已没了人影,呵呵,真的就这么丢下她了。

到了医护站,刚好见到倾辰烨扶着蓝瓷瓷出来,四人在这样的情况下碰面,颇为尴尬。

华玮希和倾辰烨默默地换了位置,临走之际,蓝瓷瓷回过头,看着倾辰烨扶祖尔筱走进了医护站,心里顿时七上八下的。

一想到刚刚才在桥上发生的事,就觉得自己今天的表现太差劲了,搞什么啊这是?

“瓷瓷,你脚扭了怎么不打电话给我,”华玮希一脸心疼地看着蓝瓷瓷那被裹得跟粽子似的脚,“毛毛躁躁的,那么急的干什么去啊?”

“啊,那个,我,我去找人呀,怕那人正好坐在出事的山车上。”在华玮希面前,蓝瓷瓷不想说谎。

“不会就是倾辰烨吧?”

“你怎么知道的?”蓝瓷瓷这一下还真有些慌了。

“你可别跟我说你们是无意碰到的哦,”华玮希故作轻松,内心还是有些小失落,因为他其实也看到了那一幕,只是不想让大家都尴尬,“我很奇怪,你不是说过碰着他准没好事吗,干嘛还担心人家?”

“他是我老板嘛,要是出事,我这个员工还置身事外,是不是有些不仗义?”

“怎么会,反正又不是在公司里,国家也没有这样的明文规定啊。”

蓝瓷瓷尴尬了,“啊,说得也是噢!”

华玮希叹了口气,不想再就这个话题说下去,道,“饿了没有,先送你回家还是先去吃……”

“都问饿了没有,不给我吃的,你讨厌!”蓝瓷瓷瞪着华玮希,一脸不悦。

闻言,华玮希笑开了,揉了揉蓝瓷瓷的头,一脸宠溺,“好吧,先吃饭。”

“背我!”

“啊?”

“啊什么啊,脚好痛,走不了了。”

“好,我背你!”华玮希蹲下来,“上来吧?”

“你真好,”蓝瓷瓷俯在华玮希的背上,一直以来都觉得他就像大哥哥般亲切,从小到大,都是如此,只是为什么现在慢慢地,慢慢地有感觉了呢?

“哇 ,你那么重,等会可得吃少些!”

“怎么可能?”

“……不是吧?”

透过玻璃窗,倾辰烨见到这温馨的一幕,开始有些不明所以的烦躁,他不该如此反应的,心里一直都是被辛芷填满的,什么时候开始漏出了空隙,连他自己也想不明白。

见到倾辰烨魂不守舍,祖尔筱问道,“你们刚才怎么在一起呀?”

“噢,她脚扭了,刚好碰到,所以就扶着她来了。”

“我的脚也很痛,等一下,能不能也背背我?”

“停车场也不是很远,走走就到了嘛!”倾辰烨说着起身走出医护室,坐在门口长椅上,再也没有回头看祖尔筱一眼。

祖尔筱失望了,一个陌生人都能对自己温柔有加,他倾辰烨为什么却不可以?

晚上。

看着蓝瓷瓷一瘸一拐却还一脸笑意的进门,倾辰烨就莫名的生气,都要残了,还约个什么会,待蓝瓷瓷坐到沙发上,便随手丢了一瓶药酒过去。

接过瓶子一看,蓝瓷瓷道,“跌打酒我已经买了,谢谢倾总的好意。”说罢就要还给倾辰烨。

倾辰烨并没有要接的意思,“这可是祖传药方配制的,我爷爷的宝贝,给你用算你有福气。”

“啊?”蓝瓷瓷再一次审视手中这小棕瓶,“既然是宝贝,倾总你,不会是去偷来的吧?”

“管我呢你?”倾辰烨就搞不懂了,这妮子咋就得追根刨底的呢?

“那我可就不客气了,谢谢你啊倾总!”

“这还差不多,”倾辰烨合上笔记本电脑,睇着蓝瓷瓷,“看在今天你护主心切,特许休假几天,记住了,有伤就别去惹太多的桃花,还有,锅里甜汤还剩几口,必须给我喝完了,听到没有。”

看着霸气外露的倾辰烨大摇大摆地进了自己房间,蓝瓷瓷只能说无语了,关心人就不能稍微斯文那么一点点。

欧骏凑过来,“我怎么闻到了一股醋味,好酸好酸!”

蓝瓷瓷直接送了一拳给欧骏,“什么跟什么啊?”

“喂,斯文点行不行?”欧骏捂着胸口,“对了,我看华玮希那小子,越来越有出息,得把握住了啊,不过,你们干什么这么冲动,脚都扭了?”

蓝瓷瓷汗,“我怎么觉得你这话听起来这么猥琐,我的阿希可是正人君子,能说点儿好词嘛!”

“啧啧啧,护他的风范不减当年啊!”

“又来了你,那时候才几岁,能当真吗?”

“怎么不能,我可是记得,玮希那小子当年可是无比认真的答应你的要求,说把你当成唯一,然后你无比开心的吃完一整个蛋糕,一整个大蛋糕啊亲,那多霸气,哈哈哈——”

见到欧骏笑得无比恐怖,蓝瓷瓷囧了,不想再被这厮继续找乐子,于是起身去厨房找甜汤,当看到满满的一锅甜汤就傻了,“欧骏,不是还有几口吗,那么多,他还要我喝完?”

欧骏闻声也走进厨房,见那满满一锅就醉了,“我也想喝,可惜被那半成品给噎饱了,呃……”

“什么半成品?”

“我喝的是倾总试煮的,你这锅才是成品,我要洗澡去了,慢慢喝哈!”

就这样,欧骏也耷拉着拖鞋进了自己的房间,留下厨房里傻愣原地的蓝瓷瓷。

又想到了白天的事,一阵莫名的心慌涌起,忒烦人的说, 就当,就当欠他一个人情吧? 不过,还是不能辜负人家好意, 再说这甜汤浪费了也不好,食材看着就特么的贵。

然后,然后,蓝瓷瓷无比艰难的扫荡完整锅甜汤,被爱惜粮食原则毒害的后果就是,差点把自己撑死了!

当倾辰烨欧骏出来见到那干净的锅以及捂着肚子仰躺在沙发上一动不动的蓝瓷瓷时,两人面面相觑,内心钦佩无比,恨不得发面珍爱粮食最佳卫士锦旗给这货。

“阿姨,我只是开玩笑,没有真要你喝完啊?”倾辰烨无奈了。

“哎……”欧骏扶额。

后半夜,蓝瓷瓷卧室厕所两边跑,拉肚子了,穿梭之余不忘开展狮子吼。

“倾辰烨你个骗子,欧骏你没义气!”

“看我怎么修理你们……”

“害人精你们,哎哟……”

“……”

然后,倾辰烨和欧骏华丽丽的失眠了……

次日,拉得虚脱的蓝瓷瓷被倾辰烨拖着去医院吊点滴,躺在病床上的蓝瓷瓷见到华玮希送来的早餐,整个人瞬间来了精神,刚要伸手拿个三明治吃,却被一旁的倾辰烨瞪得缩回了手,“蓝瓷瓷,你现在不可以吃这种东西,只能吃流质的,比如,白粥。”

“什么,白粥?”蓝瓷瓷捂着胃部,“快饿死我了都,白粥怎么能饱肚子呢?”

“不要命了你,就只能这么吃怎么着了?”倾辰烨白了眼蓝瓷瓷,没好气道。

蓝瓷瓷弱弱地辩驳道,“倾总,我这样话说跟你也是那么些些关系的,所以说话能客气那么一些些吗?”

“不行。”

“你……”蓝瓷瓷栽倒,当总裁能当到这般程度的无赖,实在是太难得了。

“好了好了,我也买了白粥,你们消停一会儿行不行?”华玮希打断倾辰烨和蓝瓷瓷这两人的龙凤斗,打开盛粥的饭盒,喂起了蓝瓷瓷。

看着华玮希的无微不至,倾辰烨郁闷了,只好起身离开病房。

刚带上房门,便见到一个人影鬼鬼祟祟地离开,难道是私家侦探,直觉告诉倾辰烨,目标应该是华玮希,这人一定还有事蛮着蓝瓷瓷。

医院斜对面路边的一辆白色小车里,戴着口罩墨镜的男人确定周遭没人之后便上了车,将一沓照片递给后座位上的女子。

“殷瑶小姐,我的任务完成了,报酬呢?”男人道。

殷瑶摘下墨镜,容颜清丽,美眸含笑,将装着现金的信封袋扔给那男人,“果然认钱办事啊,现在,滚!”

待男人离开,殷瑶便迫不及待地看起了手中的相片,一张张华玮希照顾着蓝瓷瓷的相片让她不住颤抖,“他们居然这么亲密,华玮希,我不信你对她是认真的,不信!”

显示全部

精品推荐

最新小说

相关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