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第25章 狗咬风波

元气萌妻:一不小心吻了总裁小说:第25章 狗咬风波

编辑:忘川情更新时间:2021-02-24 08:01:12
元气萌妻:一不小心吻了总裁

元气萌妻:一不小心吻了总裁

虏获美男最慢的方式是――扑之!并且要从高处扑,略微委琐如果一丢丢!咱切记一见钟情,不是要深深地地让他记着你,嘿嘿!细水长流嘛!可话说,咱可爱的又大方善良真诚的妹子扑到皇昕森林休闲城的娱乐场上的阳光少男少女们,愈是阳光愈是无限映衬着某住宿公寓楼上某女的满脸猥琐。。

作者:蒙歌 状态:连载中

类型:机甲科幻

全部目录 小说详情

倾宅。倾成杰来老爷子,据说祖尔筱扭了脚,特意盼咐管家倾军去取祖传药方制作而成的跌打酒,却被及时告知药酒看不见了。倾成杰望着原本盛开药酒的锦盒,而如今空空如也, “谁拿的?”倾成杰来老爷子,听说祖尔筱扭了脚,特地吩咐管家倾军去取祖传药方制成的跌打酒,却被告知药酒不见了。。...

精彩章节

倾宅。

倾成杰来老爷子,听说祖尔筱扭了脚,特地吩咐管家倾军去取祖传药方制成的跌打酒,却被告知药酒不见了。

倾成杰看着原先盛放药酒的锦盒,如今空空如也, “谁拿的?”

“我问过佣人,说见少爷进过医药间,应该是他拿的。”

“他拿去干什么?”

倾军道,“可能是拿去给祖小姐了。”

“嗯,那就好!”

下午,祖风打来电话,嘘寒问暖之际,想与倾成杰讨要祖传药酒给孙女儿。

倾老爷子这才知道,倾辰烨偷拿的药酒压根就不是拿去给祖尔筱,询问之下才从祖尔筱口中得知,那药酒应该是倾辰烨拿去给公司员工蓝瓷瓷了。

倾成杰很是生气,这关头,不关心身边的人,却对一个外人如此慷慨,随即打电话到公司询问人事部经理,“蓝瓷瓷,在公司身居何职?”

“公司文办文员。”

“文员,家庭背景呢?”

“农村户口,家中排行老七,大学文凭。”

挂了电话,倾成杰纳闷了,倾辰烨怎么会看上这一号人,想必会有过人之处,有时间去会一会她,“明天有什么行程?”

“老爷,市福利院改造建成,院长邀您参加明天的活动。”倾军道。

“嗯,那就改天再约这个蓝瓷瓷。”

“是!”

蓝瓷瓷涂抹倾辰烨给的药酒,痛楚减轻不少,绷带拆了,也能走路了,她顿时觉得祖传的东西就特么的神奇啊!

不过,还是非常感谢华玮希的照顾,坐在一旁看着他作画,是蓝瓷瓷现在最喜欢做的事,两人绝口不提男女关系,却相处得很和谐。

次日。

市里旧福利院改造完成,华玮希作为捐助嘉宾参加,所以也带着蓝瓷瓷出席,蓝瓷瓷答应去的原因是觉得自己虽然没有捐钱,不过去看看捐捐爱心,也是可以的嘛?

福利院里的小操场上,看着小朋友穿着新衣,吃着暖暖的饭,能睡上暖暖的被子,那一张张笑脸不知不觉让蓝瓷瓷红了眼眶,“就算物质上给予得再多,也弥补不了他们被遗弃的事实,那一道伤疤,一定很痛。”

华玮希看着蓝瓷瓷,握着她的手紧了紧,“一切都会好的。”

“阿希,我很好奇,你为什么会捐这么多的钱?”

华玮希沉默了,良久,才缓缓说道:“因为,我也在福利院待过,我们国小一毕业,父母便带着我出国,不到一年,父母因车祸去世,所以被送去了福利院,那一段日子,我永远都忘不了,后来被人收养,才有了今天的我。”

蓝瓷瓷听着是无比震惊,眼眶盈满水汽,“你说什么,叔叔阿姨原来已经去世了这么多年,那么这些年,你是不是过得很不开心?”

华玮希仰起头,不让眼里的泪水滑落,让蓝瓷瓷看着很心疼,半晌,华玮希笑道,“不会不开心啊,因为每一年,我都在画一幅你,想象着,你是不是长得和我想象的一样,现在看来,差别太大了。”

“啊,你意思是说我现在长残了吗?”蓝瓷瓷很受伤。

闻言,华玮希搂过蓝瓷瓷,附在她耳边轻声道,“比我画得还要美!”

“少来了!”蓝瓷瓷想要推开华玮希,却被他搂得更紧,原本在操场上玩的孩子们突然上前将两人围住,“哥哥姐姐,羞羞,羞羞,咯咯咯……”

蓝瓷瓷脸刷地红了,这一温馨的一幕也被媒体记者拍了下来。

活动开始,蓝瓷瓷不想坐在那里,便独自一人逛逛这个市级福利院。

车子刚到福利院的拐角处,一向低调的倾成杰见到门口聚集了很多媒体记者,决定自后门进去,让管家倾军去停好车,自己则下了车一人慢慢走去后门处等他。

见后门门开着,倾成杰便走了进去,这时候,狗吠声自身后响起,回过头,只见一只凶神恶煞地狼狗朝自己冲来。

眼看狼狗就要扑上去,一道身影突然从侧面冲出来,正是正义感爆发的蓝瓷瓷,原本是想要拉住狗绳,高跟鞋鞋跟又悲催的掉了,身子一歪,将倾成杰也顺道给扑倒在地了。

蓝瓷瓷的右手手臂也因此给狗狠狠咬了一口,疼得她倒吸了N口凉气,幸亏管家倾军及时冲出来将狗赶走了,不然非把蓝瓷瓷的肉咬下来一块不可。

倾军扶起倾成杰,看上去也摔得不轻,蓝瓷瓷见状急忙道歉,“老爷爷,对不起啊,您没事吧?”

倾成杰看着蓝瓷瓷还在流血的手臂,“我没什么,不过丫头,你被咬了,倾军,马上带她去医院。”

闻言蓝瓷瓷急忙摆手拒绝,“不用不用,我自己去就可以了。”不把人家老爷子整得折胳膊折腿的就老天保佑了,哪里还敢劳烦,做好事做成这样也算杯具了。

“你一个人可以吗?”倾军问。

“可以的可以的。”

“嗯,那我们先走了。”倾成杰转身之际下意识地多看了蓝瓷瓷一眼,这丫头,还真是有些与众不同。

待两人走远,蓝瓷瓷看了看报废的高跟鞋,又看了看手臂上的伤口,郁闷了,“今天真是倒了血霉,以后买鞋绝对不能贪便宜了,不过今天也没碰见姓倾的啊,不是见他才倒霉的吗,难道不准了?”

如果这句话给倾辰烨倾总听到,不知道会有什么反应,真是不敢想象啊!

简单冲洗了一下伤口,打电话给华玮希没有接,可能参加活动调了静音,只好去了前院的活动现场。

走进现场,便听见福利院院长介绍倾氏集团创始人,原总裁倾成杰,当见到在掌声中缓缓走上台去的人时,蓝瓷瓷就醉了 ,居然是刚刚的老爷子,仔细一看才发现,倾辰烨与倾成杰眉宇之间也有几分相似,就连那神态都很神似。

“靠,姓倾的,果真跟我蓝瓷瓷相克,出门没看黄历,倒血霉了我,”蓝瓷瓷忍不住骂道。

好不容易在人群当中找到华玮希,蓝瓷瓷拉过他,撸起衣袖,实话实说,“我想先走了,给只狗给咬了口,得去医院打打疫苗,不然会出事儿。”

华玮希看了一眼蓝瓷瓷手臂上的伤口,下一秒就要拉着她去医院,台上却传来了华玮希的名字。

“你快去,我一个人可以的,到时候给你打电话,好不好?”蓝瓷瓷挣开华玮希的手,“快去吧!”

“那,好吧,待会儿打好针给我电话,我去接你。”

“嗯,去吧。”

看着华玮希上了台,一时间全场人起身掌声雷鸣,就连媒体记者也纷纷起身开始提问,也将蓝瓷瓷视线给挡住了,一看就知道混进了不少粉丝。

摇摇头,放下衣袖,刚走出院门没有几步,便见到一娇小女子怀里抱着一只大狼狗自对面路口缓缓朝她走来,蓝瓷瓷一眼就认出来那只狗,一望那只狗的恶相,蓝瓷瓷身子就忍不住哆嗦。

显示全部

精品推荐

最新小说

相关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