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第26章 我又不是木头

元气萌妻:一不小心吻了总裁小说:第26章 我又不是木头

编辑:忘川情更新时间:2021-02-24 08:01:13
元气萌妻:一不小心吻了总裁

元气萌妻:一不小心吻了总裁

虏获美男最慢的方式是――扑之!并且要从高处扑,略微委琐如果一丢丢!咱切记一见钟情,不是要深深地地让他记着你,嘿嘿!细水长流嘛!可话说,咱可爱的又大方善良真诚的妹子扑到皇昕森林休闲城的娱乐场上的阳光少男少女们,愈是阳光愈是无限映衬着某住宿公寓楼上某女的满脸猥琐。。

作者:蒙歌 状态:连载中

类型:机甲科幻

全部目录 小说详情

待一人一狗走进,蓝瓷瓷还也没被投诉,人家就先开了口,“做坏事被狗咬了吧,记住了我的名字,殷瑶,以后我们会常常朋友见面的哦!”接着,接着后转身,头也不回地就这么走了。蓝瓷瓷蓝瓷瓷瞬间就傻化在了原地,这难道就是传说中的恶人先告状,“我做坏事了吗,那是在做好事好不好?什么叫作以后天天见面啊?”那岂不是要经常性地见着那头恶犬?Oh,No!。...

精彩章节

待一人一狗走近,蓝瓷瓷还没有投诉,人家就先开了口,“做坏事被狗咬了吧,记住我的名字,殷瑶,以后我们会经常见面的哦!”

然后,然后转身,头也不回地就这么走了。

蓝瓷瓷瞬间就傻化在了原地,这难道就是传说中的恶人先告状,“我做坏事了吗,那是在做好事好不好?什么叫作以后天天见面啊?”那岂不是要经常性地见着那头恶犬?Oh,No!

“瓷瓷阿姨,你又干什么坏事了?”某声音突然性地打断了蓝瓷瓷的自言自语模式。

回眸,竟然是倾辰烨,没好气地嘟囔道,“阴魂不散!”

“喂,我是人,哪来的阴魂不散,嗯?”倾辰烨恨不得揍这妮子一顿。

“倾总,我还有事,就先走了,再见!”蓝瓷瓷不想跟这人废话,能活活被气死的说。

谁知却被倾辰烨突然拉住,“我正愁公司没个女助理什么的,刘婷请了假,剩的全是男的,反正你也是女的,去给我当当临时助理,走!”说着拽着她就要进院。

“哎哟,疼疼疼……”蓝瓷瓷被倾辰烨抓到伤口,疼得忍不住皱着眉头大叫,眼泪都要掉下来了。

“你怎么了?”倾辰烨停下脚步,撸起蓝瓷瓷衣袖,手臂上赫然一道鲜红刺目的伤口,还有一个被咬的印子,眉头一沉,“干嘛这么不小心,谁咬的?”

蓝瓷瓷挣开倾辰烨的手,纠结了半天,才有些底气不足地说道,“狗咬的。”

“你说什么,你也会被狗咬啊?”倾辰烨震惊了,也凌乱了,不过下一秒,就笑得跟个什么似的。

见倾辰烨笑得差点背过气,蓝瓷瓷心里可是恨透这厮了,“不同情就不同情嘛,居然还取笑我,那还不是为了救人,你以为我愿意给狗咬啊?”

倾辰烨好不容易止住了笑,“救谁,您老人家不让人救就不错了。”

“……”蓝瓷瓷撇过头不再理会他。

“其实,你可以报仇的!”

“报仇?怎么报啊?”蓝瓷瓷转眸望向倾辰烨。

“狗咬你,你再去咬回它不就OK了。”倾辰烨面上是一本正经地说着,其实,内心早已经笑抽了。

“……”蓝瓷瓷真是觉得自己二到家了,居然还以为这人能想出办法,狠狠瞪了一眼倾辰烨,转身走去路边打车,蓝瓷瓷觉得自己心脏承受能力幸好还不错,不然真会被气死。

一分钟后,倾辰烨开着车晃到了蓝瓷瓷的面前,摇下车窗,“上车!”

“不上。”

“蓝瓷瓷,这个月你总共迟到三回,还忤逆上司,上班期间不服从总裁命令,嗯,这个,要怎么罚,你说吧?”

“我……”蓝瓷瓷傻了,这家伙不是平时日理万机的吗,怎么还抓起了人的小辫子?

“上车,3……2……”

某女只能乖乖就范上了车。

打完疫苗,倾辰烨直接开车去了菜市场,蓝瓷瓷诧异,“你上菜市场来干嘛?”

“买菜啊,医生不是说忌口的吗,家里全是忌讳品,所以回去我全给你没收了,归我和欧骏。”

“有这么严重吗,我抗议!”

“在我面前抗议从来都是无效的,”倾辰烨向蓝瓷瓷分析了,“想想啊,公司要是出了一个狂犬病人,多毁公司的高大上形象,是吧?”

蓝瓷瓷,“……”

“还有,你这个月,迟到,扭脚请假,现在又是狗咬,我说阿姨,您消停一会儿会死的吗?”

蓝瓷瓷听着真是觉得牙痒痒的 ,“貌似倾总您管得有些多了吧!”说罢推开车门下了车。

倾辰烨撇撇嘴, “好心没好报。”

喧闹的菜市场,小商小贩吆喝声,讨价还价声,让倾辰烨觉得颇为好玩,原来,这样的小生活也可以这般有滋有味的。

看着蹲在水果摊边仔细挑选苹果的倾辰烨,蓝瓷瓷怎么看都觉得,一个身着高级订制西装的总裁蹲在小摊边买东西,简直就是格格不入,也忒别扭了吧,不过也有一种别样魅力。

凑上去,蹲在倾辰烨身边,蓝瓷瓷托着腮望着他,“倾总 ,我发现,你也会关心人的嘛?”

“废话,我又不是木头。”

“嗯,这么看来,已经走出抑郁了嘛!”

手中的苹果掉落,倾辰烨震惊了,“我什么时候抑郁了?”

“辛芷走那段时间呐,一天就知道拿着个相片,哎呼哎呼的,一天到晚神经质,唱个歌都被罚,”一想到那悲催的一个月,蓝瓷瓷就特愤慨,“不是抑郁是什么?”

倾辰烨,“……”

匆匆结账,起身走人,这个蓝瓷瓷,真是没法相处了都,他哪抑郁了,哪抑郁了?

见状,蓝瓷瓷赶紧追上去,“我说的是事实,欧骏可以作证,现在他已经因为你放弃甜汤夜宵了呢!”

倾辰烨闻声停下脚步,望着蓝瓷瓷,“为什么?”

“你一抑郁就做甜汤,然后压榨人喝,欧骏那是喝怕了都。”

“有吗?”倾辰烨不明白了,好心还有错了。

“怎么没有,就是有,我本善良,也不想浪费才勉强解决倾总你的辛苦成果。”

倾辰烨点点头,好整以暇地看着蓝瓷瓷,“噢,看你这个样子,似乎挺受虐,要不这样,我的甜汤你可以不忌口,每天一锅,这样是极好的,对吧?”

“……”蓝瓷瓷瞬间石化了,自己怎么又自己在找坑跳了,还是个无底坑,狠狠打了下自己嘴巴,叫你嘴贱,看吧,又找虐了吧!

倾辰烨见蓝瓷瓷一脸憋屈样,忍不住咧开嘴笑了,他开始觉得,跟这个妮子说话是一种愉悦的享受,虽然说话的内容二了一点。

这一幕被拍下传到了倾成杰的手里,看着照片,原来早上救自己的女孩就是蓝瓷瓷,再看倾辰烨跟她在一起那出自内心的笑容,倾成杰犹豫了,这个蓝瓷瓷,做好事不求回报,是真善还是假意。

次日。

蓝瓷瓷刚去买菜回来便让门卫大叔给叫进门卫室,见到昨日跟倾成杰一起的人,只见他指着里边一堆礼盒道,“蓝小姐,你好,我是倾军,倾家的管家,这些都是老爷专门选的补品,以报答蓝小姐您昨日的善举,希望你能笑纳。”

“其实不用这样的,昨天我不还摔了老爷子嘛?”蓝瓷瓷有些不好意思了,这家人应该就除了倾辰烨是奇葩以外,其他都这么客气的啊。

“蓝小姐太客气了,”倾军道,“原本老爷想给您一笔钱,可是想到,蓝小姐心底善良,若是给钱岂不是侮辱了您救人的目的,所以送了补品,以后若有难处,随时可以找我。”

“啊?”蓝瓷瓷怔了,异常震惊的,内心大喊,我非常愿意被侮辱的,补品顶个肺呀,现在的有钱人,思维这是走高尚化路线了吗?

送走倾军,蓝瓷瓷盯着门卫室里的一摞摞礼品盒,这包装这牌子,的确是好东西啊,可是她哪里用得上,多浪费。禀着真爱国家资源的优良习惯,蓝瓷瓷还是觉得实在一点好。

伸手随意翻了翻礼盒时,一小锦盒从里边掉了出来,蓝瓷瓷捡起打开,里边放着的一串佛珠手链,还有淡淡的檀香,让蓝瓷瓷看着就好喜欢,直接的就戴上了,刚合适。

倾辰烨下班回来,车刚驶进小区,便见蓝瓷瓷蹲在门卫室里忙碌,一脸好奇地下了车走进里头,见她窝在一堆礼品当中埋头不知在写着些什么。

双手环胸,倚在门边,倾辰烨道,“蓝瓷瓷,干嘛呢你,趁休假期间,搞微商啊?”

蓝瓷瓷闻声,这才从礼盒堆中抬起头来,见到是倾辰烨,顿时没好气道,“我哪有那个本钱进这种货啊,这不是人家给我的补品嘛,反正我也用不上,所以清点一下,让门卫大叔送去老人院给老人咯。”

“看不出来你还这么有爱心,到底是谁这么大方送你补品?”

“我真的就是因为救人才被狗咬的,人家这是在感恩,谁像你,只会压榨,”蓝瓷瓷没好气道,然后继续埋头清点,不再理会倾辰烨。

“你……”这时,抬手翻礼盒的蓝瓷瓷手上的一串佛珠手串让倾辰烨一下子扼住了,冲上前抓住蓝瓷瓷的手,指着她手上的手串问道:“这是谁给你的?”

显示全部

精品推荐

最新小说

相关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