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第7章 秋子的生活

温年岁暖尽欢颜小说:第7章 秋子的生活

编辑:朱唇点点醉更新时间:2021-02-24 09:06:25
温年岁暖尽欢颜

温年岁暖尽欢颜

宋安颜也没拥用过快乐……的童年时代,母亲离世,父亲被人嫌弃。更有一个时时处处针对她的奶奶和姑姑。她归国时才获知爸爸送她出国留学是为了不声不响的让妹妹当了承继人。归国后为了公司利益,“到底为什么!你们为什么一次又一次的逼我!我到底是不是你们宋家的女儿?”宋安颜红肿的眼眶,苍白的脸庞,正在宋家宅院里质问着这些从不把她当做家人的人们。。

作者:黛笙 状态:连载中

类型:都市超能

全部目录 小说详情

宁江监狱。梦中,那日的情景再度会出现。“不!也不是我!也不是我!”苏秋子被拽进车子里,头被狠狠地地撞在了车门上。“也不是你?谁能直接证明?”顾清让扯着苏秋子的衣领,另一只手毫梦中,那日的情景再次出现。。...

精彩章节

宁江监狱。

梦中,那日的情景再次出现。

“不!不是我!不是我!”苏秋子被拽进车子里,头被狠狠地撞在了车门上。

“不是你?谁能证明?”顾清让扯着苏秋子的衣领,另一只手毫不怜惜的掐着她的下巴,跟她对视着。

“我告诉你苏秋子,就算你把孟然害死,我也不会多看你一眼!”顾清让突如其来的厌恶,打开车门将她推了出去。

“顾清让!你听我解释!我没有害孟然!”

“没有害?是,你没有害她,你只不过是找了几个小混混玷污她而已!”顾清让将苏秋子扯过来让她跪在面前,随后蹲下扯开苏秋子的衬衣。

“你也试试?可好?”

“顾清让!我真的没有害她!我和她都没见过几面!你为什么不相信我!”

“我看够了你这幅恶心的嘴脸,别再给我装可怜,滚,我会让法律制裁你。”

“苏秋子,你害死我女儿,我要杀了你!”孟铮廷拿着棍子便冲着苏秋子砸下去,苏秋子没有躲开,这一下打在了苏秋子后背上,像是骨头断了一样,苏秋子疼的蜷缩在了地上,孟铮廷接着还要打第二棍,被半路赶来的温庭钧拦下,他怕顾清让做出出格的事情,真是她做的自有法律的制裁。

“开除她的学籍,然后……送她进监狱”这句话一直回荡在苏秋子的耳边。“不要……顾清让,我真的没有害她!你信我一次好不好?”苏秋子用尽所有的力气扯着顾清让的衣服,她不能坐牢不能,为什么这个人对她这么残忍为什么!“我不说第二遍。”

顾清让的背影让苏秋子彻底的绝望。

“你不可能送我进监狱!你没有证据!”

“你忘了,我是律师,即便不是,我也可以。”

监狱的第一个晚上,这晚,苏秋子绝对想象不到,她的人生将会从现在开始,改变。

“你……你干什么?”苏秋子看着面前站着的女人,将她从床上拖起。

“干什么?新来的,你很快就知道了。”站在最前面的女人是这个牢房中的小头头,扯着苏秋子就要打。

“你们凭什么打我!我……我喊人了!”苏秋子一下一下向后蜷缩着,这些人,太可怕了。

“呦,还挺厉害?喊吧,我看看你能把谁喊来”紧接着,一巴掌重重的落在了苏秋子脸上。这一巴掌打的苏秋子头晕眼花,本就发烧的身子,更加虚弱。苏秋子虽然头晕,但她知道不能白白挨打,颜颜走之前说过,不能让自己挨欺负的。说着,上前,直接抡了一巴掌过去打在那人脸上。

“你打我?来人,给我往死里打!不,剩口气儿,有人吩咐,别打死就成!”有人吩咐了?顾清让吗?呵呵,原来在牢里顾清让都不会放过这个一无所有的她啊。四周的女犯人全都围了上来,

“救命啊!杀人了!救命啊!”苏秋子拼尽力气跑到门边大喊,被一个肥壮的女人扯着头发拉了回来,扇了几耳光,随后被丢到了地上摔了个狗吃屎。一顿暴打之后,显然女犯人们累了,都去睡了,苏秋子一人拖着遍体鳞伤的身体蜷缩在角落里,似乎明白了一个道理,顾清让说她有罪,她就是有罪,她还傻傻的去解释,解释再多都是没用的,因为,这一切,都是顾清让的意思。她累了,不想再去争辩了。

从现在开始,她不是苏秋子,只是编号为976的杀人犯。三年来,日日如此,被拳打脚踢,新伤旧伤每日叠加,从来没有好过。直到三个月前她被人割了右肾,是的,没有麻药,活生生的被挖走了一个鲜血淋淋的肾。

从那天以后,犯人们没敢在打她,怕摊上人命,再次被判刑。都当她是瘟疫一样躲得远远的。苏秋子也终于过上了一段清净的日子。只是,从此,她就是一个残废的人了。活着还有什么意思呢,苏秋子一度想要寻死,每次都被狱警发现,没人愿意担上一条人命,尤其是狱警,就这样,她没死成。

苏秋子睁开眼,早上八点三十分,她该出狱了,换上了三年前进监狱时穿的那条白色裙子,只是如今这裙子,显得宽大无比。她拿着手中仅有的零钱上了公交,不知道在哪里下车。回家吗?不,那已经不是家了。找安颜和念词吗?不,她没脸见她们。

车上没有几个人,这是最偏僻的路段,在监狱门口上车,一看就是刚被释放的犯人,司机和乘客都露出嫌弃的眼神,甚至离她最近的那个乘客,怕秋子坐她身边,把放在地上的袋子拿上来放到了一旁的座位上。

苏秋子自嘲一笑,没有坐下,站在车门处,看着窗外一层层的建筑,迟迟未移开,不知不觉,已经到了终点站。她下了车,扶上自己的腰,果真是个废人了,才站了一会就开始疼。到了苏家,她要问清楚一些事情。抬手按了门铃,家里的保姆看到是她,转身进了院里,没有理会她,几分钟的功夫,苏夏来了。

“哟,出来了。”苏夏抬手玩弄着自己的美甲,没有正眼看苏秋子一眼。

“我来就是想问你,你把我儿子藏哪去了!”苏秋子眸子猩红的看着苏夏。苏夏被这个样子的苏秋子吓到了,她还没见过如此凶悍的苏秋子。

“我……不都说了吗,死了,一生下来就死了!你自己怀了死胎怨得了谁!金婶,送客!别再来了,你跟苏家没有任何关系了!”苏夏进屋了,金婶上前把门一关,还连带着呸了一声。

“不知好歹,滚远点!”苏秋子无神的晃荡在大街上,看着街上和她年纪相仿的女孩子,几人挽着从商场出来,衣着艳丽,兴致满满,有说有笑的,而她苏秋子,注定一辈子见不得光了。

畔水居

“少夫人,这是钥匙,这里是少爷的公寓,他平时就住在这里。”温煦把早上温庭钧的钥匙递给宋安颜。

“他,在家吗?”宋安颜接过钥匙,打量着这里,畔水居,宁江市最奢侈的小区,一梯一户,宋安颜刚进来的一感觉就是,大,这清冷的感觉,都不用开空调了吧。

“老板还在公司。”温煦说完便开门走了,宋安颜继续看着,装修除了黑,就是白,这也太严肃了吧,看样子在这里的主人是一个对自己要求很高的人。再回过头已经不见温煦,他走了?宋安颜嘴角抽搐着,怎么就走了呢,这么大一个房子,她自己待着怪害怕的。

显示全部

精品推荐

最新小说

相关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