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第15章 温先生吃醋了

温年岁暖尽欢颜小说:第15章 温先生吃醋了

编辑:朱唇点点醉更新时间:2021-02-24 09:06:31
温年岁暖尽欢颜

温年岁暖尽欢颜

宋安颜也没拥用过快乐……的童年时代,母亲离世,父亲被人嫌弃。更有一个时时处处针对她的奶奶和姑姑。她归国时才获知爸爸送她出国留学是为了不声不响的让妹妹当了承继人。归国后为了公司利益,“到底为什么!你们为什么一次又一次的逼我!我到底是不是你们宋家的女儿?”宋安颜红肿的眼眶,苍白的脸庞,正在宋家宅院里质问着这些从不把她当做家人的人们。。

作者:黛笙 状态:连载中

类型:都市超能

全部目录 小说详情

“不不不,老板,我很忙。”释严见此立刻溜回自己的办公桌,宋安颜诧异的望着温庭钧,这连帮着都不给啊,这下完了,她真的要通宵熬夜了。“进来。”温庭钧张口叫她进来,宋安颜“进来。”温庭钧开口叫她进去,宋安颜却头也没抬。。...

精彩章节

“不不不,老板,我很忙。”释严见状立马溜回自己的办公桌,宋安颜不解的看着温庭钧,这连帮忙都不让啊,这下完了,她真的要熬夜了。

“进来。”温庭钧开口叫她进去,宋安颜却头也没抬。

“我很忙,温先生。哎……”宋安颜没说完便被温庭钧拽了进去,释严独自一人坐在办公桌前,拍了拍头,暗笑自己傻,老板这是吃醋了!但是想一想吃的是老板娘和自己的醋,打了个寒颤,估计以后又没好日子过了。

办公室内

“释严真的很厉害,这些词我一个都看不懂,他竟然翻译的这么通顺!”宋安颜不知道这句话让身后的温先生黑了脸。

“过来。”温庭钧上前看着宋安颜翻译的文件,这半天只翻译了开头的一小段。

“你这速度,下班前最多翻译完一页。”

“这里翻译的不准确,应该是国内的核心市场,还有这里……”宋安颜仔细的听着,两人从一开始的温庭钧坐着,宋安颜站着,到宋安颜坐到了温庭钧的腿上,温庭钧从身后搂着她,一边讲解,一边批着手里的文件,宋安颜很是佩服他,不愧是双学位博士,宋安颜的悟性很高,一点就通,温庭钧时不时亲她一口表示奖励。

余家

余念词回了家,妈妈给她做了很多好吃的,注意到余念词右手上红红的,手心里还贴着创可贴,吓坏了似的拽过看了又看,好在余建国是中医,家里留了不少药,连忙为她上了药。爸爸也从药铺赶回来陪女儿吃顿饭,余念词最喜欢这个时候,爸爸妈妈的爱,让她觉得在这个世界她是幸运的。

安颜的家人为了利益为了二女儿能轻易地牺牲她的婚姻,秋子的后妈后姐从小就变着法的欺负她,父亲也无视她,而余念词无疑是最幸运的,她家虽然只是普普通通的老百姓家庭,可是却很充实,又很幸福。

“念念啊,听说安颜回来了?”李青菡落座,想到那天和女儿电话里谈到的事情。

“恩,回来几天了,而且已经嫁人了。”

“才刚毕业就结婚了啊,这孩子怎么这么草率?”李青菡不解。

“她家里人逼迫的,她也不想的。”余念词吃着饭,简单的回答着妈妈的问题,毕竟这是宋安颜的隐私,她不能随便说。

“宋平为了利益什么干不出来,估计安颜那孩子早想逃了。”余建国自然知道宋平是个什么人,高中时和他是同班同学,为了他自己,当众举报向他表白的女同学,还把情书交给了主任,最后那女生不堪压力退学了,他就这样毁了那女同学的生活,本来成绩优异,却因为他的举报,精神恍惚,早恋的事传遍了校园,那女孩还因此患上了抑郁症。

“秋子是不是快出狱了?我记得是判了三年,这三年过了吧?”李青菡又问,她是打心底里喜欢宋安颜和苏秋子,也真心把她们二人当做自己的孩子疼爱,她们高中时也常常来家里吃饭,自从安颜走了,秋子入狱,女儿也越来越忙,家里也越来越冷清。

“出狱了,只是我们没找到她,安颜说她回去找温先生帮忙,温先生派人找,比我们这样干找有效率。”

“你的家教怎么样了?”余建国想到女儿新接了家教工作,询问着状况。

“挺好的,他很听话。”余念词想着喻文州不在讨厌她,心里一阵喜悦。想到现在是中午,他是不是没吃饭呢?加快速度吃完饭后拎着妈妈给她带的汤和吃食来到书店买了给喻文州挑选参考书,然后以最快的速度到了喻家。按了门铃,喻文州没出来,门自动开了,喻文州应该知道是她来了吧。

进了大厅见他坐在落地窗前看着书,窗外的阳光照射进来,那个白衣少年……余念词看呆了,如果他的脾气好一点,不知道多少女孩子追着呢,视线下移,见旁边放着一桶还在冒热气的泡面,他就吃这个?

“文州,来吃饭。”余念词将保温桶放在餐桌上,有两个小菜,一个汤,一盒米饭。喻文州抬头看到她在餐桌上忙活着,去厨房拿了餐具,突然有一种温暖的感觉呢,家的感觉吗?鬼使神差的走了过来。

“快吃吧,好在天气热,没有凉。”余念词将筷子递给喻文州,喻文州接过坐在餐桌前吃着,很好吃,有家的味道……

“你做的吗?”

“我妈做的,今天回去了一趟。”余念词坐在喻文州对面,看他吃饭。“不是两点上课,为什么来那么早?”

“怕你饿着呀。”余念词笑了笑,没有掩饰自己的想法,真的怕他饿着。

“…….”喻文州耳根有些发红,加快吃饭的速度,不习惯她那么炽热的眼神看着自己。吃完后余念词拿着保温盒和碗盘去了厨房,刚打开水龙头就被喻文州扯到了旁边。

“我洗。”喻文州有些气恼她不爱护自己。

“手受伤不能碰水自己不知道吗?”拿起碗盘娴熟的洗着。余念词再次被他惊讶到,刷碗打扫都那么熟练的他,让她有些心疼,这个男孩,太缺乏关爱了。上楼帮他改了他新做完的数学题和英文题,他的悟性很高,数学一道没错,英语只错了一个语法,余念词突然之间觉得自己又挫败又幸福,幸福是有这么一个聪明的学生,挫败是,觉得越来越没有存在的意义了,她讲的他都会,她没讲过的,他也会……

“那个,这道题不会。”喻文州拿着新试题递给余念词,余念词终于笑了,还是有存在的价值的,接过试题。

“这道题是这样……”两个人讨论了三四种解法,这一个下午喻文州收获颇多,也不得不承认,他这个家教老师真的很优秀。余念词放下笔,今天的任务都完成了,看了眼手机五点十五分了,完了要迟到了,腾的从椅子上站起来。

“我得先走了,你记得吃晚饭呀。”余念词在喻文州还没反应过来之前离开了,也顾不得坐公交了,拦了出租就走了,好在赶到的时候还有十分钟才上班。

显示全部

精品推荐

最新小说

相关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