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第20章 温太太被羞辱

温年岁暖尽欢颜小说:第20章 温太太被羞辱

编辑:朱唇点点醉更新时间:2021-02-24 09:06:36
温年岁暖尽欢颜

温年岁暖尽欢颜

宋安颜也没拥用过快乐……的童年时代,母亲离世,父亲被人嫌弃。更有一个时时处处针对她的奶奶和姑姑。她归国时才获知爸爸送她出国留学是为了不声不响的让妹妹当了承继人。归国后为了公司利益,“到底为什么!你们为什么一次又一次的逼我!我到底是不是你们宋家的女儿?”宋安颜红肿的眼眶,苍白的脸庞,正在宋家宅院里质问着这些从不把她当做家人的人们。。

作者:黛笙 状态:连载中

类型:都市超能

全部目录 小说详情

“父母?别笑死人了,从我生下去他们也没养过我晚上!也不是去大姨家是去外婆家,在我十岁之后更本记严禁他们的样子,他们也没给我做过一顿饭,也没陪我看过一次电视,也没“谁说,谁说没人在乎你的死活?我在乎啊!喻文州,你听着,从我做你家教的第一天起,我就在乎你所有的想法,在乎你是不是吃饱,是不是生病,不要再说没有人在乎你,因为……我一直都在乎!也不要再说没人要,我要!”。...

精彩章节

“父母?别笑死人了,从我生下来他们没有养过我一天!不是去大姨家就是去外婆家,在我十岁之前根本记不得他们的样子,他们没有给我做过一顿饭,没有陪我看过一次电视,没有陪我玩过一次游乐场,没有为我叠过一件衣服,也没有去过一次我的家长会!直到我上初一的时候,学会了做饭,我就再也没去过外婆和大姨家,我忍受不了每个人一脸幸福的样子,因为我没有!在我看来,都是讽刺!”

“根本没人在乎我的死活……”喻文州的话让余念词一愣,她没想到,喻文州居然从小就过这样的日子,怪不得他的性格如此暴躁,如此恶劣,她本以为只是父母常常不在家,这孩子想以这样的方式来引起他们的注意而已,事实证明她错了,喻文州承受的太多了,他没有他这个年纪该有的一切快/乐,他也没有他这个年纪该有的纯真,他甚至连人人能回忆起的童年都没有!

想到这些,余念词将他从自己身上拉起来,认真的看着他,一字一字的说。

“谁说,谁说没人在乎你的死活?我在乎啊!喻文州,你听着,从我做你家教的第一天起,我就在乎你所有的想法,在乎你是不是吃饱,是不是生病,不要再说没有人在乎你,因为……我一直都在乎!也不要再说没人要,我要!”

“我是你的老师,不管发生什么事,我都在你身边,你随时都可以找我,我保证,随叫随到!”余念词的话让喻文州的头一下抬起,那双哭红的双眼里,有些许的惊喜……余念词太心疼面前的男孩儿,尤其听温庭钧说家里没有人在,连佣人保姆们都被他吓的吓走,赶的赶走,这么孤独的人,是多么让人心疼啊……喻文州和她对视着,余念词笑了,摸了摸眼前少年的头,他从未见过如此温暖的笑脸啊,美的让人移不开眼睛。

一上午喻文州和余念词没有提及学习的事情,两人就这样静静地坐着,喻文州将头靠在余念词肩膀上,就这样静静的靠着,喻文州哭的有些累,昏昏欲睡的感觉,余念词见他要睡着,想要起来让他去床上睡,却被他一把拉住。

“你去哪?”喻文州右手紧紧拉着余念词的手臂,生怕一松开她就走了。那眼神里充满失落。

“我哪也不去,你到床上睡,在这会着凉。”余念词拉着他的胳膊将他拽起。喻文州到了床上躺下,手却还抓着她。

“我坐这陪你,睡吧,下午再继续上课。”余念词拿了椅子到床前,坐在这里陪着他。“我看看你的手。”喻文州看到门忽然想起了什么,伸手拿起余念词的左手。

“没事,就夹了一下而已。”她笑了笑。

“对不起。”喻文州知道她从来他家的第一天手就受了伤,今天又受了伤,一阵懊恼。

“没关系,你又不是故意的,快睡觉。”余念词替喻文州掖了掖被子。看他睡着了,才安心。他睡了近两个小时,睁开眼已经十一点多了,抬头找着余念词,以为她走了,这时门开了,余念词小心翼翼的推开门生怕吵醒他,一开门他正好坐了起来。

“你醒了,想吃什么,我做饭。”余念词戏虐的摸了摸喻文州的头,却被他嫌弃的躲开。

“还是我做吧,我不是很相信你的手艺。”喻文州说完便下了楼,剩下余念词一人震惊的愣在原地,这小子是在质疑她的手艺吗?转身下楼,她倒要看看他能做出什么花样,站在厨房门口看他忙碌着,那手法,刀工,无一不让她佩服……她从来不知道,一个小男生做饭的手艺会这么好?

“吃吧。”喻文州将菜全都摆好,三个菜,余念词吃了一口,连忙赞赏。

“好吃哎,你的手艺都能赶上大厨了呢!”

“……”余念词见他沉默,只是低头扒着面前的米饭,心中又一阵疑惑,怎么又变回去了,又变成了那副冷冰冰的样子。

“怎么又不说话了,是觉得跟我在一起吃饭很无聊嘛?”余念词见他还不回答,嘴里嘟囔着。

“好吧,不说就不说,反正我自己也能说。”“你话多,我听着就好了。”喻文州心底一暖,怎么会无聊呢,有她在,吃饭的时候都多了很多的乐趣,不再孤独不再安静,不得不承认他喜欢这样的感觉。

宋家

一清早宋安颜就接到刘婶的电话,说是宋平晕倒了,让她赶紧回来。宋安颜眉头紧皱,怎么宋平晕倒刘婶会给她打电话,他们不才是一家人吗,不是早就不承认自己是宋家的女儿了?气恼归气恼,总归还是自己的亲爸爸,宋安颜也不好不管,给温先生准备好早饭之后就拎着包出门了,打了车到了宋家。刚刚下车刘婶就连忙迎了出来。

“大小姐,您可算来了,我等您等了一个小时!”刘婶满头大汗,咬牙切齿的微笑着,宋安颜瞥了她一眼,没理,径直的走了进去。刘婶气的跺了跺脚。

“臭婊子,勾搭二小姐的男人,还在这拽起来了!贱人!”随后跟了进去。

“姐,你可算回来了。”宋安颜一进大厅,宋姗姗就热情的上前扯着她的胳膊。宋安颜皱了皱眉眉头,这又是搞什么花样?

“放开!”宋安颜厌恶的甩开扯着自己的那双手。

“安颜,你怎么这么对你/妹妹!”坐在沙发上的妇女斥责着宋安颜,宋安颜定睛一看,这人,她认得,高中时候来过家里一次,是夏无间的妈妈,夏无间是她的高中学长,因为两家条件差不多,夏无间的妈妈看上了宋安颜,那个时候常常来宋家坐着,和宋如关系不寻常,今日一看,宋安颜完全不是当年的小丫头,还是宋姗姗好,乖巧可爱。

“是啊,你/妹妹这么乖巧,你这姐姐怎么做的,倒是一点都看不出来大家闺秀的作风。”另一个妇女坐在夏无间妈妈身边,是宋如的闺蜜,李英兰。小的时候常常和宋如一起挖苦她。

显示全部

精品推荐

最新小说

相关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