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第26章 喻文州笑了

温年岁暖尽欢颜小说:第26章 喻文州笑了

编辑:朱唇点点醉更新时间:2021-02-24 09:06:40
温年岁暖尽欢颜

温年岁暖尽欢颜

宋安颜也没拥用过快乐……的童年时代,母亲离世,父亲被人嫌弃。更有一个时时处处针对她的奶奶和姑姑。她归国时才获知爸爸送她出国留学是为了不声不响的让妹妹当了承继人。归国后为了公司利益,“到底为什么!你们为什么一次又一次的逼我!我到底是不是你们宋家的女儿?”宋安颜红肿的眼眶,苍白的脸庞,正在宋家宅院里质问着这些从不把她当做家人的人们。。

作者:黛笙 状态:连载中

类型:都市超能

全部目录 小说详情

“我靠,你被下毒了啊,回去找你老婆不就好了,要不然你就把自己扔冷水里泡一晚,所以会好,我不确认啊,你自己望着办!”沈昱珩挂了电话,哈哈哈哈大笑,温老二被下毒了?有意思“笨!”温庭钧刚出去,怎么会有人给下药,肯定是他老婆出了事。挂了电话之后发现这小丫头已经蹭到自己跟前,一只小手扒着自己的腰带,一只摸索着伸进了衬衣内,温庭钧顾不得什么君子不君子了,捧着宋安颜的小脸问。。...

精彩章节

“我靠,你被下药了啊,回家找你老婆不就好了,不然你就把自己扔冷水里泡一晚,应该会好,我不确定啊,你自己看着办!”沈昱珩挂了电话,哈哈大笑,温老二被下药了?有意思得很,看明天见到他不好好嘲笑一翻。顾清让冷哼一声。

“笨!”温庭钧刚出去,怎么会有人给下药,肯定是他老婆出了事。挂了电话之后发现这小丫头已经蹭到自己跟前,一只小手扒着自己的腰带,一只摸索着伸进了衬衣内,温庭钧顾不得什么君子不君子了,捧着宋安颜的小脸问。

“颜颜,看着我,知道我是谁吗?”

“温……庭钧……你是温庭钧,我的温庭钧……”宋安颜的回答让温庭钧再也把持不住,吻了上去,快速的脱了宋安颜的衣服,解开自己的腰带。这一晚,房间内,低吼,娇喘……

次日醒来,宋安颜整个人像是残废了一样,混身没有一处不酸疼,忽然想起昨日的种种,看着地上被撕碎的白色衬衣,可以见得昨晚是多么的疯狂!天呐!宋安颜红了脸,挣扎着想要起来。刚坐起来便看到推门而入的温先生。

“…….”立马又躺了回去,却碰到酸疼的腰,倒吸一口凉气。

“抱你去浴缸里泡一泡,会好一些。”说着温庭钧便要抱起她,宋安颜一惊,按住他的手。

“我,我自己去。”

“你能走?”

“……”

“害什么羞,又不是没见过,况且,记忆犹新……”温庭钧的话让宋安颜耳根子都烧红了,妈呀,这下没脸见人了。

宋安颜被温庭钧抱着去了浴室,泡了泡确实缓解了很多,回来换好衣服之后,拿了一套新的床上用品,将被子掀开后,一朵鲜艳的红色映入眼帘,温庭钧也有些不好意思,上前从身后搂住宋安颜。

“后悔吗?”温庭钧怕,怕从她口中听到后悔二字,怕她不是心甘情愿的。

“不后悔。温先生。”宋安颜转身抱着他,不但不难过,反而有些小惊喜,将完完整整的自己交给了她最爱的男人,是的,她爱上他了,这个男人一次又一次的替自己解围,对她好,让她有了家的感觉,忽然间,四年前的事,好像有些淡了,那个素未谋面的男人,完全抵不过现在这个真真切切的温先生。

喻家别墅

次日,余念词因为昨天喝了酒起来晚了,八点十五分才到了喻家,还没按门铃门就开了,一进门便迎上一张黑脸。

“还记得啊。”喻文州不高兴,他以为她不会来了,紧张了半天,在客厅里等啊等,在落地窗前看了无数次,他以为这个女人也像他父母一样无情的抛弃他了。

“我昨天同学聚会,喝了点酒起来晚了,对不起。”余念词解释着,看他黑着脸,便知道他又不高兴了。

“喝酒?你以后不许喝酒!”喻文州皱着眉头,警告着余念词,余念词一心怕他生气,没多想,点头答应了。

“那个,今天带你去玩,作业晚上补给你。”

“不去。”余念词没理会他的拒绝,推着喻文州上楼。

“换衣服,快点。”喻文州不解,这搞什么?带自己出去玩?喻文州从衣柜里拿了一条休闲的灰色裤子,上面一件白色体恤,白色的旅游鞋。给以一种非常干净的感觉,余念词知道他在慢慢的改变,不在像以前那么黯淡无光。

“啊!!!!”一趟刺激的过山车,余念词已经吓到腿软了,毫无力气,最后还是被喻文州搀着下来的。坐在一旁的长椅上缓解情绪。

“你,你一点都不怕的?”余念词不可思议的看着喻文州,这么一大圈,她吓得心脏都快跳出来了,嗓子都要喊哑了,而喻文州一脸享受的闭着眼睛感受过山车带来的刺激,一声都没喊,反而享受的很。

“没什么可怕的。”喻文州依旧淡淡的表情,但是他的内心早已经不再平静,他很开心,看着面前这个女孩为了让自己开心起来,坐了自己最害怕的过山车,只为能陪他一起,让他有安全感,看着她的侧脸,心脏一直怦怦的跳动着,忽然间升起一股异样的情愫……买了两杯可乐递给余念词一杯,余念词接过来喝着,正好吹过一阵风,余念词的长发顺着风扫到了一旁的喻文州,那种感觉,更加强烈了,喻文州,你到底是怎么了?

“还玩吗?”余念词笑着抬头问他。这一笑更是乱了喻文州的心。“玩,为什么不玩?”喻文州反问着她,余念词咽了咽口水,她可不想再体验一次过山车了。

“你想玩什么?”喻文州难得的温柔让余念词有些不知道说些什么,现在的他,真的很好了。

“嗯……你确定我想玩什么你就玩什么?”余念词试探的问道,她真的怕喻文州知道之后,不愿意跟她玩。

“确定。”

“我想玩那个,旋转木马!”余念词指着前方的旋转木马说。喻文州先是愣住,再是大笑。

“哈哈哈你原来喜欢这种风格!”

“你,你笑了?”余念词张大嘴巴,不可思议的看着喻文州,他竟然笑了,是那么的好看……余念词不知道原来喻文州笑起来这么好看。

“怎么?我笑很奇怪吗?”喻文州收起笑容,耳根有些微微泛红,这么多年了,自从记事以来好像从未笑过。

“不奇怪,只是你笑起来很好看,要多笑啊。”余念词也笑了,摸了下喻文州的下巴,喻文州回击了一下戳了余念词的腰一下,余念词怕痒,被他这么一搞,笑的更是停不下来,两人向着不远处的旋转木马跑去。这一日,余念词打开了喻文州紧紧闭着的心。

圣豪娱乐会所

“嘶……”苏秋子揉着自己的膝盖,她现在已经完全站不起来了,他们两个看她跪的很无趣,便走了,好像是去清水苑了。

显示全部

精品推荐

最新小说

相关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