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第27章 温先生的告白

温年岁暖尽欢颜小说:第27章 温先生的告白

编辑:朱唇点点醉更新时间:2021-02-24 09:06:41
温年岁暖尽欢颜

温年岁暖尽欢颜

宋安颜也没拥用过快乐……的童年时代,母亲离世,父亲被人嫌弃。更有一个时时处处针对她的奶奶和姑姑。她归国时才获知爸爸送她出国留学是为了不声不响的让妹妹当了承继人。归国后为了公司利益,“到底为什么!你们为什么一次又一次的逼我!我到底是不是你们宋家的女儿?”宋安颜红肿的眼眶,苍白的脸庞,正在宋家宅院里质问着这些从不把她当做家人的人们。。

作者:黛笙 状态:连载中

类型:都市超能

全部目录 小说详情

苏秋子轻轻松了一口气,自己跪在这里,旁边的沙发上坐着顾清让的保镖顾一,顾一的眉头紧皱着,当初的事情他左手手续的,送这个女孩进监狱,是他手续的,让她跟苏家彻底摆脱关当初的事情确实没有证据,老板也不想去找证据,一口认定了是苏秋子所为,只要老板认定了是她做的,别人说什么都没用,哪怕当初温先生来劝老板,都没有用。他有些不知道怎么面对这个女孩儿,苏秋子是个勤俭的女孩儿她怎么可能约孟然小姐去酒吧,要是说孟然小姐约她还可信,怎么也不可能是苏秋子,顾一被自己的想法吓到了,他怎么会这么相信她?。...

精彩章节

苏秋子微微松口气,自己跪在这里,旁边的沙发上坐着顾清让的保镖顾一,顾一的眉头紧皱着,当年的事情他一手办理的,送这个女孩进监狱,也是他办理的,让她跟苏家彻底脱离关系,更是他一手操办的,只是,这些都是老板的命令,他不得不服从,如今他还要亲眼看着这个女人跪着,心情无比的复杂。

当初的事情确实没有证据,老板也不想去找证据,一口认定了是苏秋子所为,只要老板认定了是她做的,别人说什么都没用,哪怕当初温先生来劝老板,都没有用。他有些不知道怎么面对这个女孩儿,苏秋子是个勤俭的女孩儿她怎么可能约孟然小姐去酒吧,要是说孟然小姐约她还可信,怎么也不可能是苏秋子,顾一被自己的想法吓到了,他怎么会这么相信她?

“苏小姐,还好吧?”顾一开口询问。

“没事,谢谢,你可以去复命了。”苏秋子瘫坐在地上,倒吸一口凉气,卷起裤子到膝盖,那里又青又紫,叹了口气,想要起身离开。

“我扶你。”顾一上前搀起苏秋子,苏秋子避开他。

“我自己就好,你快走吧,免得受我连累。”苏秋子一瘸一拐的走了出去,还要继续今天的活。顾一站在门口,看着她一瘸一拐的背影,心里很不是滋味儿,老板是打算一辈子不放过她吗?摇了摇头下了楼,准备去找顾清让复命。

“啊!”苏秋子走到楼梯口腿突然没了直觉,就在马上掉下去的时候被一双大手紧紧搂住。

“没事吧?”方天逸的声音响起,苏秋子记得他的声音。

“没事,谢谢。”苏秋子从他怀里挣扎着出来。方天逸诧异,她……的腰怎么给人一种空空的感觉。

“你受伤了,不能走路,我带你去上药。”说罢抱起苏秋子去了医院。大夫看到青成这样的膝盖,皱着眉头埋怨。

“你这小姑娘,怎么这么不知道爱惜自己呢,你看看青的,你再看看身上,瘦的全身都剩骨头了!”女大夫给苏秋子上了药,看着这一身清洁工的衣服,又有些明白了这姑娘的处境。一个清洁工怎么能好好爱惜自己的身体呢?叹了口气开了单子。

“谢谢你,多少钱我还。”苏秋子见方天逸拿药回来,还没等方天逸落座就想着还钱的事。

“嗤,不要你还,把腿养好就行了。”

“苏秋子,名字真好听。”方天逸见她不说话,看着单子上的大名,笑了。

“……先生还是不要念我的名字,别脏了您的嘴巴。”苏秋子怕,怕又惹上麻烦了,这天底下的男人,她一个都不敢相信了。

“你一个二十多岁的小姑娘,怎么跟经历过几辈子一样呢,不要太深沉了,你要快乐。”方天逸揉了揉苏秋子的头发。经历了几辈子,是啊,那三年,每一天都经历一次生死吧,算起来,她死过的次数都数不清了吧。快乐吗?她还能快乐的起来吗?她的人生已经到了这样的地步,她经历了那样的黑暗,她还怎么快乐的起来。

“我叫方天逸,是个律师。”方天逸笑了。这一笑,苏秋子整个人都快疯了,律师…….顾清让也是律师……她就是那样被送进监狱的,一股无言的恐惧袭来,她怕,怕再次被送进监狱,如果那样,她宁愿去死……

“我要回去了。”

“我送你。”

“不!谢谢您今天帮了我,谢谢。”苏秋子走了,狠狠一咬牙打了一辆出租,回到宿舍开始收拾着自己的行李,跑啊,逃吧,能逃多久逃多久,她一刻也待不下去了,这个城市,有他,有那个魔鬼……提着一个布袋下了楼,她不知,顾清让早已在楼下的车里等着她。拦了一辆出租,司机停下见她唯唯诺诺的站在路边,拦了也不上车。

“哎!去哪!”司机不耐烦地开口。

“我,我还没想好去哪……”

“没想好你拦什么车!”

“对不起,对不起。”苏秋子弯腰连着鞠了两个躬,向司机道歉。

“你!”司机被她整懵,这女的有病吧?糊涂的抬手要摸自己的脑袋。

“啊!!别打我!对不起!别打我,求求你别打我!”苏秋子吓得双手捂住脑袋,怀里的布袋也掉了。

“卧槽,你,你,你他妈不会是个疯子吧!”司机害怕了,摇上车窗开车走了。另一边,顾清让的拳头越攥越紧,她到底怎么了!为什么变成了这样?打开车门下车。

“起来。”顾清让冷着脸,看着蹲在地上抱着头的女人。

“对不起!顾先生!求你别打我了!求你了!”见来人是顾清让,苏秋子本蹲着的腿,扑通又跪了下去。

“妈的!你给我起来!你就这么喜欢跪?”顾清让不知道哪来的怒火,一把提起苏秋子。苏秋子脸色苍白,浑身发抖。顾清让皱眉,她怎么这么轻?明明一点都不瘦,为什么会这么轻?再仔细一看她的衣领里面透出一件毛衣,伸手从苏秋子的后腰处一摸,才知道她穿了三四层的衣服,里面还套着一件毛衫,这么热的天,她穿着毛衫?不热?气愤的伸手就要去扯下她的衣服。

“别碰我!”苏秋子不知道哪里来的力气,一把推开了顾清让。

“想跑吗?”顾清让重新将苏秋子拽了回来。在她耳边问着。

“我,我不跑了。”

“乖,要听话才会有糖吃知道吗?”顾清让抱住她,死死地抱住……苏秋子在他怀里任由自己的眼泪落下,终究还是逃不掉的。

畔水居

第二日一早,宋安颜睁开眼睛,见温庭钧还没起床,抱着自己睡得很熟,宋安颜掀开被子想要下床,这时温先生将她扯了回来。

“你不去上班吗?”宋安颜问,这都快十一点了。

“不去,吃完饭再去,陪你。”

“你真的不用陪我,公司很多事情离不开你,我自己可以。”宋安颜知道温先生是想陪她,这几日,被他感动的快要麻木。

显示全部

精品推荐

最新小说

相关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