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第22章 苦苦哀求的林雨馨

蚀骨情深:前妻太抢手小说:第22章 苦苦哀求的林雨馨

编辑:北溟有鱼更新时间:2021-01-14 18:03:40
蚀骨情深:前妻太抢手

蚀骨情深:前妻太抢手

许桐歆爱他如命,他却为了别的女人虐她伤她,漠视她付出过的一切一切……等他回过头来,她了是人中之凤,遥不可以及。ABN国际医学最高贡献奖是医学领域最高的荣耀,四年一届。。

作者:福小西 状态:连载中

类型:青春言情

全部目录 小说详情

“桐歆,怎么了?”程慕阳望着一惊一乍的许桐歆,眉心紧皱一起。许桐歆轻轻摇摇头,再看向那个方向之时,黑色的车了开出停车场。她轻呼口气,可心里的难受啊半分未减。程慕阳顺着许桐歆微微摇头,再看向那个方向之时,黑色的车已经开走。。...

精彩章节

“桐歆,怎么了?”

程慕阳看着一惊一乍的许桐歆,眉心紧皱一起。

许桐歆微微摇头,再看向那个方向之时,黑色的车已经开走。

她轻呼一口气,可心里的难受半分未减。

程慕阳顺着车窗看过去,并没有看到什么东西,眉头皱得更紧。

他又递过去一瓶新的矿泉水:“刚才你吐的那么厉害,喝点水清清肠胃。”

“谢谢。”

许桐歆缓缓地喝水,可脑海里印着傅泽西刚才看她那一眼挥之不去。

冷,凶,漠。

突然,一只温暖的手覆上她的手背,惊的她立马抽回手,却反被握住了。

她瞪大眼睛看着程慕阳,不解问:“慕阳师兄,你这是……”

“桐歆,你是不是心里有事?”

程慕阳望着她的眼睛,不给她逃避的机会。

许桐歆本能是抽回自己的手,可移不动半分,无声叹了口气,低声说道:“慕阳师兄,你先放手好吗?”

“如果你不说,我不会放。”程慕阳坚持不放。

“慕阳师兄,我……”许桐歆还要说什么,但一想到程慕阳锲而不舍的性格,又说道:“其实也没什么啦,只是我在想要怎么让我喜欢的那个人把注意力放在我身上而已,你也知道我在这方面没有经验,不知道怎么办才好。”

闻言,程慕阳可以清晰听到自己心碎的声音。

保持镇定道:“他有喜欢的人了?”

“可以这么说吧,但那个人不算是他的女朋友。”

至少她自己才是名正言顺的傅少奶奶。

许桐歆拧好瓶盖,下一秒手机就响了,她看了眼来电显示,竟然是沈如月。

莫名眼皮一条,赶忙接通电话。

“喂,妈……”

“桐歆,你赶紧来人名医院,泽西出事了,你快来医院啊!”

电话那端的沈如月说的非常快,可以听得出她此刻有多心急如焚,声音里夹杂着哭声,更让许桐歆心惊肉跳。

“好,我马上来!”

许桐歆不敢多问挂了电话,对着身边的程慕阳说道:“慕阳师兄,能不能现在送我去人民医院,越快越好。”

程慕阳一边调头开车前往人民医院一边询问:“桐歆,发生什么事情了,这么紧急要去医院?”

“啊?”

许桐歆这才反应过来开车的人是程慕阳,等会要是去到医院被程慕阳知道她跟傅泽西的关系,岂不是暴露了。

如此想来,她指着不远处的红绿灯说道:“慕阳师兄,我想起还有重要的文件落在了研究所,你能不能帮我去取啊,非常紧急,等下就要用。”

“什么文件这么紧急?”程慕阳没有多余思考的机会,面前的许桐歆着急,他也跟着着急。

“就是传染病学研发项目的资料,我放在研究所的第一实验室最靠边的抽屉,抽屉的钥匙在林教授办公室,我等会要给省领导做个汇报,领导都在人民医院,我怕到时候赶不及时间,可以吗?”

许桐歆第一次发现自己也有张口就能编造谎言的能力,说完脸颊发烫不已,心虚不敢直视程慕阳的眼睛,生怕下一秒会被看穿。

程慕阳不疑有他,在前面路口放下许桐歆之后便直接折返回研究所。

许桐歆第一时间拦车前往医院,路上心一直悬在嗓子眼,忐忑不安。

刚到医院手术室外面。

她便看到林雨馨跪在沈如月面前,哭着求着:“伯母,求您了,不要让我跟泽西分开好不好,我和泽西是真心相爱的,我是真的肯为了泽西什么都不要,伯母,求求您了,只要您点头,伯父也会同意的,伯母……”

沈如月愤恨瞪着林雨馨,在林雨馨苦苦哀求自己的时候,扬起一巴掌狠狠地甩过去。

啪啦一声。

林雨馨的脸颊立马显现清晰可见的巴掌印。

“林雨馨,少在我面前装善良装深情,我儿子瞎了眼被你迷惑看不清真相,难道你以为我老糊涂看不清你肮脏的内心?”

“伯母,不是,我没有,我是真的爱泽西,我……”

“滚,立马滚出我的视线,我还可以考虑在世琰面前替泽西说几句好话,好让世琰不关泽西的紧闭!”

“伯母,求求您,不要让我跟泽西分开,不要……”

“福伯,还不把这个女人给我弄走!”

“是,夫人!”

“伯母,不要让我跟泽西分开,不要……”

福伯是傅家的管家,是沈如月从沈家带过来的佣人,一直对沈如月忠心耿耿。

他命令保镖连拖带拉将吵闹的林雨馨拖走。

正好和许桐歆撞上了。

林雨馨看到许桐歆出现,心里更加不平衡,感到了前所未有的危机感。

她死死拽着许桐歆的腿,哭着求着:“桐歆,你帮我跟伯母伯父说清楚,我是爱泽西的,我爱他可以连命都不要,帮我求求伯父伯母,让他们不要把我跟泽西分开好不好?”

许桐歆低头看着一向如公主般高傲的林雨馨跪在地上苦苦哀求,心情异常复杂。

若不是从程慕阳口中得知林雨馨私生女的身份,她或许会替林雨馨求情。

“桐歆,赶紧过来,泽西等着你救命呢!”

不容许桐歆多想,沈如月就一把踹开林雨馨,直接拉着许桐歆千万医务室。

急救护士赶忙带着许桐歆去侧血型,确定和傅泽西的血型一致无误之后又第一时间安排抽血。

抽了快400cc之时,急救护士嘀咕着。

“才400cc不够用,得去别的地方调血,时间可能来不及。”

闻言。

沈如月心急如焚的问:“护士,能不能再抽一些她的血,她是我的儿媳妇,我说了算。”

护士表情严肃道:“这位女士,我知道您很担心您儿子的安危,但我们作为医务人员不能明知还违规操作,一个人只能抽血400cc这是国家规定。”

“我管你国家规定不规定,她是我儿媳妇,躺在手术床上的是我儿子,我就这么一个儿子,她可是傅家未来的继承人,我说抽就抽!”

沈如月非常坚定,冷厉瞪着急救护士:“抽,立马给我抽她的血!”

急救护士很为难,不敢冒险违规操作。

许桐歆低头看着血包里的血液,咬牙说道:“护士姐姐,继续抽我的血吧,反正血可以自己重造,不会有事的。”

显示全部

精品推荐

最新小说

相关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