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第24章 发现了一个新的空间

我和女神的荒岛生涯小说:第24章 发现了一个新的空间

编辑:海浪无声更新时间:2021-01-14 19:04:41
我和女神的荒岛生涯

我和女神的荒岛生涯

飞机失事,大难不死,久久地等将近救援,我率领幸存者者行猎、盖房、炼钢炼铁,准备好打造出一个新的我们的文明,缔造者一个新的传奇。就在刚刚,一个天杀的劫机者劫持了飞机,丧心病狂的往驾驶舱里开了两枪。。

作者:老黄瓜 状态:连载中

类型:青春言情

全部目录 小说详情

忙绿了一下午,小树又砍了不少。我被砍了树枝只留树干,对孟露地说:“我上树以后你和丁一帮我举上去。”孟露叫道:“丁一,张穷叫你。”丁一走了回来:“啥事?”我又把话我砍掉了树枝只留树干,对孟露说道:“我上树以后你和丁一帮我举上来。”。...

精彩章节

忙碌了一上午,小树又砍了不少。

我砍掉了树枝只留树干,对孟露说道:“我上树以后你和丁一帮我举上来。”

孟露喊道:“丁一,张穷叫你。”

丁一走了过来:“啥事?”

我又把话重说一遍,丁一爽快的答应:“好的。”

我拿着斧子在大树的树干上凿了一些攀登槽,手脚并用的爬上了大树。

由于大树是八爪鱼般的生长,所以中间部分有很大的空间。

我把小树的树干横在大树的枝丫间,再用绳子捆好,搭成了一个平面,忙碌了两个小时,终于有了雏形。

“快吃点东西吧。”孟露给我递过来一个蛋糕。

我大口的嚼着,实在是饿的不行了。

傻姑把枪还给了我,拿起一条裤子,不吭声的往海边走去,我知道她这又是捞哈喇去了。

我对孟露说道:“你去帮她吧。”

孟露瞄了远处的丁一一眼:“你怎么不让她去?”

“她不是让蛇咬了嘛,伤口还不能沾海水。”

孟露嘟囔道:”我看她在小溪洗澡也没事。“

我不愿意了:“那是一回事吗?让你去就去。”

“你就是心疼她。”孟露酸着脸,滞滞扭扭的走了。

丁一走了过来:“她怎么又不高兴了?”

我笑笑:“没事。”

“张穷,她天天这样胡搅蛮缠,我看我们还是别要她得了。”

我一愣,没想到丁一能说出这样话来,看她的样子又不像随口说的。

“张穷,你别怪我心狠,我们马上就没有食物了,现在多一个人我们就少一份生存希望。”丁一说的真真切切。

“那你让她去哪?”

“我看高强一直很惦记她,不如让高强领走吧,高强领走了她,或许就不和我们为敌了。”

我试探她:“万一高强看上的是你呢?”

丁一坦诚的笑道:“我?我可没有孟露那样的魅力,如果我算眉清目秀,孟露就是国色天香,何况她离开我们也死不了,高强一定能给她找到吃的。”

我默默无语,不想表明我的态度。

她继续对我说道:“张穷,我觉得我们现在不是高尚的时候,你和我说实话,昨天你拿斧子砍我是不是她让的?”

我暗自打了个寒战,丁一真是聪明,马上装傻充愣道:“我砍你?我什么时候砍过你?”

丁一看着我的眼睛:“你真的在梦游?”

这话我不能承认,承认了就不是梦游了,所以我继续装傻:“什么梦游?”

丁一轻叹一声:“好吧,我信你,但你最好考虑考虑我的提议。”

我拎着斧子站了起来,和她道:“你和我过来。”

丁一不解:”去哪?“

我没说话,拎着斧子朝高强那边走。

丁一很紧张,快步跟上了我,小声嘀咕道:“就我俩行吗?要不要再等等她们?”

我不回答,将斧子举起来直奔高强而去。

高强看到我虎视眈眈的样子,一骨碌爬起身撒腿就跑,边跑边喊:“张穷你干什么?我可没惹你啊,我真没惹你啊。”

我置之不理的走到机舱的断壁处,抡起斧子照着舱壁一顿猛砍。

丁一一脸懵逼的看着我,小心的劝慰道:“张穷,别生气了,他已经跑远了。”

我不说话,专注的砍着舱壁。

舱壁很软,铝合金做的,几斧子下去就砍掉了一层蒙皮。

“搬回去吧。”我对丁一说。

“要这个干什么?”

“凿平了放树上当床板啊。”

“哦。”丁一哦了一声松了一口气,嘻嘻的笑,“我还以为你砍不到高强生气了呢。”

我也笑,不得不承认刚刚那几斧子还真解了我不少闷气。

砍了半个小时,舱壁将我拆下来很大一块。

傻姑和孟露也回来了,帮着丁一运送着铝板。

随着拆解的面积的越来越大,已经被压扁的行李舱露出了一个窟窿。

行李舱里黑乎乎的,我拿过火把往里一照,大喜的喊道:“快来看啊,这里还有东西。”

女孩们疯狂了,叽叽喳喳的飞奔过来。

孟露也不害怕了,先钻了进去,紧接着是傻姑。

丁一也想往里钻,让我一把拉住:“让她们往外扔,我们往回运。”

因为机体是倾斜的,所以行李舱里所有的东西都堆积在下面,孟露和傻姑不停的往外扔,我们小步疾走的往回运。

不大的工夫就捡回了二十多个行李箱。

清理净行李舱,我们顾不得疲劳,开始清点行李。

二十多个箱子全部清点完毕,我们大失所望,除了生活杂务,竟然没有一口吃的。

我们都很低落,孟露嘤嘤的哭:“为什么啊。”

“别哭了,你烦不烦啊。”丁一劈头盖脸的骂道。

“我乐意哭,关你什么事。”

“你乐意哭,我还不乐意听呢,想哭滚边上去。”

“你让谁滚呢?”

“我让你滚。”丁一嘶吼道。

“啪……”孟露一个耳光打到了丁一脸上。

这一下火药桶点着了,丁一回手抓住了孟露的头发,两个人打成了一团。

我赶紧去拉:“别打了。”

根本没人听,都拿出了你死我活的样子。

我知道她们心里都充满了愤怒,真的都想让对方死。

傻姑也过来拉,我们一人拽着一个人。

两个人刚被拽开一点点,马上又拉住了对方的衣服。

女人打架很有意思,以摧毁对方自尊心为目的,抓头挠脸撕衣服,是必备的三部曲。

两个人扯着对方的衣服,死命的撕着,随着几声纽扣的崩断,两个人坦诚相见。

我瞟了两眼,但这个时候哪有心情欣赏,不住的劝阻道:“大家都松手,可以了可以了。”

两个人也许是真的打累了,颓然松开了手,我轻轻一放,将孟露放倒在地。

孟露气喘吁吁:“丁一,你等着,我早晚弄死你。”

丁一面色苍白,嘴唇直抖:“好,我现在就弄死你。”

显示全部

精品推荐

最新小说

相关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