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A-
体态丰满,露着洁白的肌肤,与这里的壁画相差近无几,我暗暗猜想,带我来的这帮人是一帮盗墓贼,而这个古墓很可能会是一个宋代的墓室,而已我不明白他们究竟要找什么罢了。  就在我胡思乱想的时候,几道非常强烈的手电光猛照在我的眼上,弄的我短时间失盲,忍不通过一点光亮,我才发现我坐在一个类似走廊的甬道里,在甬道的墙壁上刻着栩栩如生的壁画,经过空气的腐蚀,大多数都剥落了,但那还残留的侍女绘画我似乎认识。。...

圣棺疑云

推荐指数:10分

《圣棺疑云》在线阅读

  四周一片昏暗,也就头顶的坑洞撒进一些淡淡的青光,空气中弥漫着一股潮湿隐晦的味道,很怪,就像一块烂木头发霉了一样,闻多了想吐,阴冷的气息让我忍不住打了一个哆嗦。

  通过一点光亮,我才发现我坐在一个类似走廊的甬道里,在甬道的墙壁上刻着栩栩如生的壁画,经过空气的腐蚀,大多数都剥落了,但那还残留的侍女绘画我似乎认识。

  仔细想想,我想起是在电视上的某档鉴宝节目。

  那时,是一幅唐代的侍女画,上面的侍女体态丰腴,露出洁白的肌肤,与这里的壁画相差无几,我暗自猜测,带我来的这帮人就是一帮盗墓贼,而这个古墓很可能是一个唐代的墓室,只是我不知道他们到底要找什么罢了。

  就在我胡思乱想的时候,一道强烈的手电光猛照在我的眼上,弄的我短时间失盲,忍不住骂了一句:“那个够日的。”

  我听见在我的身后有人踩地的声音,心里倒是不怕,那是一帮人下来了。

  小的时候对灵异事件很是热衷,所以也研究过不少关于古墓的事,只是我从来没有想到会用上这些。

  这个盗洞打得很有技巧,正好打在墓墙前面,就像小说里的一样,没有精准的寻龙点睛之术,是无法做到这一点,只能说这帮人是老手,现在小命在他们手上,我也不会与他们发生冲突。

  待眼睛缓过来,我看见史风华已经带着四五人站在我的前面,只是这人数不对,刚刚还看见有十来人在上面,下来怎么才一半。

  似是看到了我的疑惑,史风华说道:“古墓里机关重重,下来的人多了反而不好!”

  听到这个解释,我心里也暗点头。

  世界上既然有盗墓的存在,死去的人怎么可能会不防备,按照唐朝的防盗技术来说,已经十分发达了,绝对能让许多麻痹大意的盗墓贼有来无回,绝无讨价还价的余地,像我这样什么都不会的人进古墓那就是找死。

  “你看出这个墓是什么朝代的?”史风华试探着问道。

  反正随便说几句也不会死,我就捡我知道的说道:“我看这壁画上的侍女,穿着大胆,没有古代对女人的那种束缚,我估摸着这就是唐朝的墓室,只是不知道是哪个王公大族的。”

  之所以这么说,因为壁画上的侍女的服饰不是一般的丝绸,而是宫里的宫女才能穿的肩搭披帛,披帛上绣著各式花卉,按唐朝的礼仪来说,能在自己的墓室里刻画宫女的不是深受皇帝喜爱的大臣就是王公大族。

  史风华听了我的解说嘿嘿一笑:“这里的确是唐朝的墓室,但不是王公大族的,而是盛唐时期十大名将之一的郭知运郭将军的墓室。”

  什么盛唐十大名将我是一概不知的,不过从他的话里我听出一个意思:“你们已经下来过了,那还要我来干嘛?”连墓主人都已经清楚了,我还真不知道我的用处是什么。

  “不,我们是第一次下来,当初有人在这山上见到过一块墓志铭,写得就是郭知运,不然我们也不会找到这一个地方来的。”史风华随口解说道。

  我略有所思,从史风华的话里,我可以知道他们不是随意盗墓的,而是有目的有组织地在寻找什么古墓里的东西,不过我不会去问,反正我知道我问了他也不会告诉我的。

  史风华给了我一个狼眼手电,朝着前面的甬道指了指,意思再明显不过了,这是要我打前阵。

  我忐忑地接过狼眼手电,双腿又不争气的颤抖起来,这是我的第一次下墓,在这个阴暗潮湿的墓穴里,谁知道隐藏着什么夺命的机关,要是我一步走错就死无葬身之地,可我能说个不字吗?我相信只要我敢说不,史风华后面的人就敢给我一梭子。

  从洞口吹进来的山风,在封闭的墓室里游荡,让这黑暗的地方更显阴森,我拼命想着关于唐朝古墓的一些细节。

  以唐朝的古墓一般是在四十到五十平方米,分为一个主墓室与三个耳室,整体上看去像个田字。但我观察这一条甬道的长度,想来这盛唐十大名将的墓室不会那么小家子气,显然不在一般唐墓的范畴里,这就让我拿不准了。

  每一次踏步都能在甬道里传来低低的回声,似乎有千军万马在奔腾,让我的小心脏砰砰乱跳。我听说古墓里有一种叫箭矢的机关,机关的初始是在地上,在盗墓者不知道的情况下,一脚踩在某块石板上,石板下沉也就触动了机关,在墓墙上就会射出许多古箭,置盗墓者于死地,甚是吓人。

  我还想到了许多让人恐惧的机关术,都是我在小说上看到的,越想越是害怕,要是我中了哪一种变得人不人鬼不鬼的样子,以后怎么生活。未知的恐惧总是最可怕的,就像古人对黑暗的恐惧,现在的我也不列外。

  狼眼手电的照射范围有十几米远,可以清楚的看到墓墙上的壁画,许多墓主喜欢把自己的生平经历刻画在自己的墓室里,这也是最好的知道墓主人经历的方法。

  我一边小心地行走,一边环顾着墓墙上的壁画,出现最多的是一个骑着白色骏马的高大将军,手握长刀,目视远方,似乎随时为唐朝驰骋疆场,我猜这人就是郭知运本人。

  壁画上的内容也很是简单,那就是为大唐王朝征服番邦,只是到了尾期,画风突变。大胜而归的郭知运接受了唐高宗的召见,奉命前往一处雪山,率领士兵在寻找些什么。而在最后一幅壁画上,那是雪山的深处,一副类似棺材的东西在天空高高悬起,似要羽化飞仙。

  对于这些,我看的一知半解,也没有得出什么结论。古人的想象力是异常丰富的,他们会把自己不理解的东西抽象化,就像天空打雷下雨,他们会说是龙王行云布雨。我猜这口悬浮在天际的棺材一定是不存在的,但那会是什么,我就不清楚了,可能是什么没见过的自然现象。

  史风华身后的人拿着数码相机一一将壁画拍下,好像对他们很有用处,而我的心思已不在壁画上了。壁画的尽头就是甬道的尽头,一路上没有机关是不幸中的大型,可甬道的后面会是什么,我的心紧张的砰砰乱跳。

  1. 上一章
  2. 目录
  3.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