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A-
夏婉柔被人嫌弃的捂着了耳朵,嘟囔道:“明白了明白了,陪你去相亲对象,是吧?”罗珍珍不迭的点点头,嘻嘻哈哈的笑道:“哎呀,宛柔,我但是约了好几个人的,你得赶快来,要不然的话夏婉柔没好气的一撇自己宽松的驼色羊毛外套,修长笔直的美腿穿进一双小绒面皮靴里,无奈道:“知道啦知道啦……”。...

夏婉柔嫌弃的捂住了耳朵,嘀咕道:“知道了知道了,陪你去相亲,是吧?”

罗珍珍忙不迭的点头,嘻嘻哈哈的笑道:“哎呀,宛柔,我可是约了好几个人的,你得赶紧来,不然的话,就错过了!”

夏婉柔反问道:“错过了会怎么啊?”

罗珍珍在那边脸一拉,愤愤的说道:“错过了我就再不理你了!”

夏婉柔唉声叹气的爬起来,罗珍珍又说道:“哎呀,你可记住了,千万别打扮的太飘了。你也知道,你是女神,我是女汉子,可别喧宾夺主。”

夏婉柔没好气的一撇自己宽松的驼色羊毛外套,修长笔直的美腿穿进一双小绒面皮靴里,无奈道:“知道啦知道啦……”

昨天晚上为了完成公司的任务,她熬到了半夜才睡。这一觉睡到中午才醒,差点就忘了自己答应罗珍珍的事情。

灯火酒绿的都市里,一辆豪车慢慢地开进了咖啡厅的停车位上。

夏婉柔从出租车上下来,她看了看手表,离约定好的时间还差了三分钟。

橱窗外是南方的冬天,灯红酒绿人来人往。对面广场上巨大霓虹灯正放在一段一段轻快而一闪而过的广告。

罗珍珍在咖啡厅外面朝她招手,脸上笑吟吟的。

夏婉柔蹬了蹬脚上的小绒面皮,罗珍珍看着她未施粉黛,白皙的皮肤,黑亮的眼睛,头发又黑又长,双腿修长,情不自禁的为自己悲叹了一声。

要是什么时候自己能像婉柔这么漂亮就好了。

罗珍珍低头看了看自己的高跟鞋,她生的并不漂亮。这双鞋是在自己二十五岁生日,上朋友送的,她还没机会穿,紧身的连衣裙更是拆都没拆过。

罗珍珍平日里不喜欢穿着拘束的衣裳,更何况是最开始发明来束缚女人自由的刑具。她以往看它沉在鞋柜里,一直幻想着等某天想开了,什么时候穿上去耀武扬威一番,结果倒是在这不得不奔赴的相亲上开了先河。

罗珍珍和她坐在了定好的座位上,她哎哟了一声。

夏婉柔问道:“你怎么了?”

时间还早,相亲对象还没有出现。罗珍珍满面愁容的低下头,看了看自己的脚踝,低声说道:“我的脚踝都红了,我得去找服务员拿冰块敷着。现在时间还早,婉柔,你先帮我看着,我去跟家里打电话,让我弟给我带双鞋子过来。

夏婉柔失笑,点头道:“好,你快去快回,要是你的相亲对象来了,我就给他们解释一下。”

罗珍珍起身,忙不迭的离开了座位。

夏婉柔看着桌上的牌子,心里一阵郁闷,无奈摇头。

面前有人坐下,从身侧走过时掠起的微风挟着南方秋夜里的寒意。

夏婉柔低头凝视着咖啡,哀叹了一声,礼节性的抬头,脸上准备好彬彬有礼的微笑犹如鲜花初绽,骤然缩紧的眼睛却一分一分冷了下去。

面前那个穿着黑色风衣的男子,挺拔身影,立起的领子掩住脖子,容貌称得上折服所有少女心的清俊、俊美。

好多年未见的面容。

他凉薄的眉眼,黑色眼睛似笑非笑的望着她,唇角却浮起一抹奇异淋漓的快意:“夏婉柔,好久不见?”

南方都夜里的寒气被星巴克里舒缓的音乐和无处不至的暖气所驱散。

夏婉柔的笑仍浮在脸上,先是慌乱了一刹,继而她低下头,深吸了口气,再抬起来,眼睛里拿出对付客户

般到位而疏离的笑意:“哦,柏逸庭,你好啊。”

四周的少女们纷纷偷偷的望向这边,连旁边侍立着的俏丽服务员都咬紧了嘴唇。

“那个男人好面熟,他好帅啊!”

“天呐,是不是那个埃德尔森公司的总裁,他这么快就回来了?”

“不可能吧,他会出现在这里?”

夏婉柔听着她们的议论纷纷,心里不知道是个什么滋味。

仿佛有刀子在她的心上搅来搅去,心口疼的她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仿佛呼吸都带着疼。

这双眼睛,看不出一点喜怒,像是春日里解冻的风,拂过脸颊,温和却犹带寒意。

对面的柏逸庭对身边端着菜单的,黑西装俏丽服务员点头示意,点了一杯不加糖的拿铁咖啡。

他温文尔雅的坐在她的面前,两只手随意的放在桌子上,身子却微微前倾,嘴角带着森然的笑意,一字一顿:“这么久不见,你竟然沦落到了要相亲的地步?”

夏婉柔凝眸望着他,半响才漫不经心的一笑,牙尖嘴利,天衣无缝的完美回击道:“那你还不是一样?”

  1. 上一章
  2. 目录
  3.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