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A-
“你究竟想干什么?”沈逸豪坐在餐桌前,桌上摆着七道菜,基本上都是沈逸豪最不喜欢的,红酒的香气,再再加不刻意的香薰,这一顿饭看起来很是暧昧不明。唐沐云端过自己身前的汤,尝了唐沐云端过自己身前的汤,尝了一口:“没什么,结婚五年了,第一次做饭给你,同样也是最后一次。”。...

“你到底想干什么?”沈逸豪坐在餐桌前,桌上摆着七道菜,基本上都是沈逸豪最喜欢的,红酒的香气,再加上刻意的香薰,这一顿饭显得很是暧昧。

唐沐云端过自己身前的汤,尝了一口:“没什么,结婚五年了,第一次做饭给你,同样也是最后一次。”

“唐沐云,你到底在耍什么花样?”沈逸豪哼了一声,看了一眼这桌上的全部东西冷冷笑道:“想着用这种东西来打动我吗?”

“不是!”唐沐云放下汤勺,端起红酒杯,晃了晃:“这红酒真是漂亮啊,真好看。”说完将手中的酒一饮而尽。但是沈逸豪一动也不动,唐沐云看着他笑道:“怎么,都不敢吃我做的饭吗?”

沈逸豪瞥了一眼唐沐云,端起放在自己身前,还冒着热烟的牛排,直接扔到了地上。随着“咣当”一声响,他直接将这些东西全都推到了地上,包括那杯酒。

“唐沐云,我不管你在干什么,这一切都是徒劳,我是不可能喜欢上你的。”沈逸豪哼了一声,准备离开。

“又要走吗?”唐沐云继续吃着自己的牛排说道:“这顿饭,并不是让你喜欢我,我说了,这是最后一次。”

“啪!”沈逸豪一把拍在桌上:“你到底想干什么!不要挑战我的忍耐度!”

“唐氏你已经得到了。”唐沐云优哉游哉说道,脸上全是淡定的表情,一点都不惧怕沈逸豪的发怒,因为就在刚刚沈逸豪将这些东西打破的时候,那“咣当”碎裂的不是盘子,而是唐沐云的心。“而你说的赎罪,我也做到了。”唐沐云放下刀叉,抿了一口酒。

“你做到了?”沈逸豪皱着眉头看着唐沐云,突然他明悟过来了:“原来是你!”

唐沐云又给自己倒了一杯酒:“沈逸豪,你也没有传说中的那么聪明啊,给你这么重要的信息,你居然都要花三天才查出来。我还是高看你了……唐氏,姐姐的唐氏,落到了你的手中,肯定比在我爸爸手上要好很多。”

沈逸豪听完这句话之后,突然笑了,缓缓走到唐沐云的身边,一把夺过她手中的酒杯:“你这是什么意思?我要的东西,从来不需要别人送!”

“什么意思,难道你还不知道吗?”唐沐云从另一张凳子上面拿出两份协议放到沈逸豪面前:“离婚协议,你得到了唐氏。我们就没有必要这么相互耗下去了,这样真的很没有意思,而你,也不酷了。”

“你要离婚?”沈逸豪很是不可思议说道:“你不是费尽心思都要嫁给我吗?怎么现在要我签这份东西?你别做梦了,我是不会签的,我是不会给你自由的。”

唐沐云看着离自己很近的沈逸豪,伸手替他整理好因为发怒而弄乱的衣冠:“嗯,是啊,我那么费尽心思都要嫁给你,甚至不惜害死了姐姐也要嫁给你。”唐沐云自己说着都忍不住笑了:“我又怎么舍得离开你呢,但是也正是因为我费尽了心思了,所以,没有力气再和你纠缠了。同样我想做什么事情,也没有人能够拦着。”

沈逸豪一把推开唐沐云:“别碰我,就算你洗了这么久的身体,还是这么脏。”说完他直接走了。

看着满地都是玻璃碎片,唐沐云放声大笑起来,可是很快,眼泪又落了下来:“男人啊,都是这么冷酷,都是这么绝情啊……沈逸豪啊,你的温柔是不是全都给了姐姐?我多想得到你,哪怕给的是怜悯的温柔。”

顺手摸到了一块红酒杯的碎片,唐沐云仔细看着这块碎片:“红酒杯真是好看。”说着轻轻将这一道碎片缓缓落到了自己的左手上:“姐姐,你知道吗,我将你的唐氏拱手相送,沈逸豪这个笨蛋,居然还不懂啊……”

玻璃碎片轻轻滑过皮肤,肌肉,血管。很快,一道鲜红的液体一点一点从唐沐云的手上流了下来。看着自己的伤口,她笑了:“居然都不疼,我是真的死了吗?”

最后唐沐云坚持不住了,双眼已经开始模糊了,她已经不知道自己在什么地方,也不知道自己还是不是自己了,但是她没有倒下,一步一步,颤颤巍巍走着,脚下的鲜血已经在夜雨之中被冲刷干净了,没有留下痕迹。

唯一的痕迹就是,自己的左手一直在出血,自己的双眼已经看不见了,自己的双腿也像是灌满了铅,最后,在唐沐云闭上眼睛之前,出现了一个人影,举着伞,看着唐沐云缓缓倒在夜雨之下。

  1. 上一章
  2. 目录
  3.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