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A-
“你骂我!”肖媛忿然站起身。“我骂你了吗?我怎么不明白?我骂你什么了?”“你骂我绿茶——!”苏梨见她涨红了脸死死地也憋不出那个字,登时会觉得心底畅快淋漓不少,敢故意挑衅她那就“我骂你了吗?我怎么不知道?我骂你什么了?”。...

“你骂我!”肖媛愤然起身。

“我骂你了吗?我怎么不知道?我骂你什么了?”

“你骂我绿茶——!”

苏梨见她涨红了脸死死也憋不出那个字,顿时觉得心底畅快不少,敢挑衅她那就别怕被骂。

懒得再与她多费口舌,苏梨转身欲回位置上,然后还没走就听到身后:“啊!”的声尖叫。

“好烫!”

茶杯打翻了,满杯的水都泼在了肖媛身上,白嫩的手背烫红了一片。

肖媛泪眼满含委屈,嗫嚅着控诉:“表嫂,你要不喜欢我你就直说,为什么要泼我……”

苏梨无语至极,想告诉她这种伎俩她压根看不上。然而却不代表那个人也不在意。

“苏梨,道歉!”蒋郁沉冷的命令响起。

苏梨不敢置信的望向他,男人俊美如斯的面上写满了不耐与对她的厌恶,苏梨的心冷了。

“凭什么要我道歉,又不是我泼的。”

蒋郁冷勾起唇,目光鹰隼:“那难不成还是她自己往自己身上泼的?”

“可不就是嘛。”苏梨冷笑道:“那么肮脏的行当,她不也上赶着做了?泼自己一身绿茶又算什么?”

听她提起昨晚的事,蒋郁翕动薄唇,眼底闪过一抹犹豫。

“还有,道歉就免了吧?道谢倒是可以。”苏梨回头叫人给她拿来钱包,从爱马仕皮夹里掏出几张红票子,忽然又想到:“对了,你给过钱没有?”

“什么钱?”

蒋郁一时没反应过来,肖媛则气得脸色铁青。

“就昨晚陪睡的钱啊。”苏梨回答得理所当然,又看向肖媛:“表妹啊,你是按次数算呢?还是按天数?不然还有包月?现在的大学生什么价格我也不太清楚,哦你应该毕业了吧?那应该得打个折了……”兀自说道。

“你……你你你”肖媛气到发抖,脸色变了又变:“你竟敢……竟敢把我比作鸡!”

“表妹,你可别这么说你自己。”苏梨认真说道:“现在的猪肉挺贵的,鸡肉价格也连着上涨不少,你恐怕还——”上下打量,苏梨没直说,但那嫌弃的眼神已经说明了‘你比鸡还廉价’。

肖媛气到爆炸,却也不敢拿她如何,毕竟对方是苏家大小姐,最后只能向蒋郁求助:“表哥,你看她,她欺负我……”

“苏梨道歉!”

第二次了。

蒋郁不是是非不分的人,相反的他有着异于常人的敏锐与机警,如今帮着肖媛,也不过是为了羞辱她。

苏梨咽下那口泛上喉咙的酸楚,冷冷说道:“要道你道,你自己做的肮脏事为什么要我来道歉?”

“你!”蒋郁好看的桃花眼怒瞪着下巴微扬的苏梨,那锐利的目光如刃一般恨不得撕碎她的高傲。

“哼!你倒是巧言善辩,伶牙俐齿。这就是你在杀了人之后还能轻松无事活到现在的原因吧!果然,越是歹毒的人活得越快活!”蒋郁讥讽道。

闻言,苏梨的笑容一下子僵住了,继而眼底一片绝望之色。

安向暖,又是安向暖!到底要她说多少遍,他才能相信她!

蒋郁站起身,居高临下的睥睨着苏梨,当看到她红润的眼眶后,目光一窒,胸口莫名发紧,但很快这股感觉就被他的恨意压了下去。

他道:“你最好祈祷苏立风能护你一辈子,否则我定让你生不如死!”恶狠狠丢下这么一句,蒋郁决然离去。

蒋郁走了,被晾在一旁的肖媛也没意思了。

“切,拽什么拽,再高贵还不是个连自己老公都不要的弃妇!哼。”跟着离开。

等到他们走后,苏梨全身的力气一下子被抽空一般,双腿无力的跌坐在了地上。 泪水无声的流出,也只有在这时,她才能表现出自己的脆弱与无助。

她爱了他十年,而他却连丁点的信任都不愿意给她。

#

那天早上的不欢而散之后,蒋郁就再也没有回过别墅,而肖媛原本就是为了蒋郁才搬进别墅的,蒋郁不回,她自然也就搬了出去。

时间一晃一个月过去了。

这天清晨,苏梨起床便不太舒服,画稿画到下午胃里还是难受,就打算去医院做一趟检查。

临出门,苏梨突然收到婆婆发来的消息,让她过去蒋家一趟。

苏梨自与蒋郁结婚之后就是每隔两个月过去一趟,而这个月还没到时间。苏梨虽疑惑婆婆叫她有什么事,但也没多想,去的路上顺便买了一些婆婆喜欢的糕点。

蒋家,占地千平的三层楼别墅,从前院到主屋采用的是苏式园林的构造。

苏梨进门,婆婆正坐在客厅里与人聊着天。

“妈。”

安慧真回头,当看到苏梨,脸上迅速闪过一抹慌张:“你……你怎么来了?”

苏梨觉得怪异:“不是您发消息——”余光蓦地瞥见另一边坐着的女人,苏梨的大脑‘轰隆’一声,瞳孔扩大,思绪全无。

沙发上的女人一袭白色雪纺连衣裙,齐肩黑发,五官端庄清秀,正微笑的看着自己。

安向暖!

三个字从苏梨的脑子里浮起,但下一秒就被一道声音给否认了。

不,她不是安向暖。安向暖早死了,那她是——

“这位就是苏小姐吧。”女人起身来到苏梨面前向她伸出手:“苏小姐你好,我是安向暖的妹妹,我叫莫以柔。”

安向暖的妹妹,莫以柔。

安向暖的妹妹为什么会在这里!而且她显然不是突然出现在这里的!蒋郁知道吗?他知道安向暖还有个与她长得一模一样的妹妹吗?他会是什么反应……无数个问题冲击着苏梨的大脑,不安迅速的将她笼罩。

苏梨僵硬的伸出手,轻轻回握了对方一下:“你好,莫小姐……”

这时,一名女佣匆匆跑了过来:“夫人,老爷打电话找你有急事。”

安慧真连忙起身,对苏梨道:“那个,你把东西放下就可以回去了。”说完急急忙忙离开了客厅。

婆婆的反应让苏梨觉得怪异。

“苏小姐,我们能谈谈吗?”莫以柔柔声询问道:“不会耽误你太久的。”

苏梨缓缓点头。

  1. 上一章
  2. 目录
  3.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