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A-
于小蛮头疼欲裂。她企图做最后的挣扎,向周边的朋友朋友借钱来拟补这50万的漏洞。但以她现在的的名声,谁不愿意借她钱,谁还敢借她钱?大家都对她避之还来!除了一个人,江熙。江她试图做最后的挣扎,向周边的朋友借钱来弥补这50万的漏洞。。...

于小蛮头痛欲裂。

她试图做最后的挣扎,向周边的朋友借钱来弥补这50万的漏洞。

但以她现在的名声,谁愿意借她钱,谁还敢借她钱?

大家都对她避之不及!

除了一个人,江熙。

江熙是唯一一个在全世界抛弃她、耻笑她的时候,还依然守在她身边的人。

可是整整一天江熙的电话都打不通!

宋夫人只给她两天的时间,最后她实在走投无路,只好去宋家登门道歉。

天气热的让人没有一点脾气,于小蛮站在一栋极端奢华的私人别墅外,舔了舔干燥的嘴唇。

大理石的别墅,欧式风格。花园中的花草经过精心打理,繁茂而整齐。

浮雕铁门两边各站着两名精神硕煜的保安,像块石雕一样没有任何表情。

于小蛮头一次来宋家,睨着气派过头的豪华建筑物,心里划过一丝说不清的紧张。

她走上前摁了门铃,等候片刻,一名佣人从宅子内出来。

但仅仅是看了于小蛮一眼,扭头又回去了。

“你好,我是来见……”宋夫人的。

后面的话还含在嘴里,那道身影匆匆进了屋,把大宅的门关得严严实实。

于小蛮哑然的抿了抿唇,看了眼没有表情的保安,继续摁门铃。

许久,不仅没有人出来开门,连出来看一眼的人都没有,整座宋家大宅陷入了诡异的安静。

难道她来的不是时候,宋夫人不在?可刚才那佣人为什么不来告知一声?或者是,宋夫人根本不想见她?

这一切都让她觉得奇怪。

“保安大哥,我想问一下,宋夫人在家吗?”

一名安保斜了她一眼,面无表情的回答:“在。”

于小蛮表情僵了僵,灰突突的强行拉开笑容,“能麻烦你进去帮我通报一声吗?”

“这不是我的事,我只负责看门。再说,我通报跟佣人通报结果都是一样。”

保安不近人情的话说得已经很清楚了,那名佣人看到她扭头就走的奇怪举动,也解释得清楚了。

于小蛮脑袋里冒出不好的预警,抓住铁栏朝院内喊,“宋夫人,我是于小蛮,我想要见你一面。宋夫人,你不是要我来跟你道歉吗?请你出来一下!”

她一边不停的按着门铃一边大喊,保安都露出了不耐烦的神色,于小蛮浑然不觉,鼻尖冒出细密的汗珠,发丝黏在额头上。

她不想就此放弃,既然她今天下定决心来了,不见到宋夫人她是不会走的。

不知喊了多久,于小蛮只觉得嗓子干疼得快冒烟了。

别墅里,管家刻板的脸上隐隐带着不悦。

外面那个女人一直在叫,扰得整个别墅都不得安宁!

“夫人,要我把她轰走吗?”

坐在昂贵舒适的单人皮沙发里的宋夫人悠闲喝着茶,抬头看了管家一眼,没有表态,但眼神里透露出许可的意思。

“于小姐,你在这里闹什么?”管家站在大院内,透过铁栅栏神情不满的看着她。

于小蛮急声道:“你是这里的管家吧?我要见宋夫人,麻烦你……”

她话还没说完就被厉声打断:“你是什么身份?你以为宋夫人是你想见就能见的?!”

“我……”于小蛮咬了咬牙,想到自己来的目的,“我是来向宋夫人道歉赔罪的,我知道她在家,能请她出来一趟……不,能让我进去么?”

见管家没有动容,她低下头小声道:“若宋夫人不能原谅我,我是不会走的。求你了……”

最后几个字带着鼻音,小脸被太阳晒的燥热,此时却有些发白。

她不想被告上法庭,也不想坐牢,所以她才来舔着脸宋家的,可是很明显,宋夫人不想见她,她只能抛开尊严低声下气的乞求。

管家睥睨着于小蛮,目光有些复杂。

把她从发丝到脚趾打了一遍,最后停在她沾满灰尘的鞋子上,开口道:“我不能放你进去,这事我做不了主。如果你想见我们夫人,就拿出你的诚意。”

最后的几个字让于小蛮愣住了,诚意?什么意思?

待她恍过神,管家已经进了宅子,大门又重新关上了,不讲一点情面。

于小蛮干站在大院外,两名看门的保安瞥了她一眼,走进了保安亭。

她看到两名保安坐在保安亭里脱下帽子,像军训后解散的模样,浑身松松垮垮,一面享受着空调的待遇一面讥笑的看着于小蛮。

于小蛮瞬间惊醒,这两名保安是来守她的,她明白了宋夫人所要的诚意!

于小蛮孤零零的站在大太阳下,高空中的烈阳仿佛就在她头顶,晒得她头昏眼花。

整整一个下午,宋家大院都没有丝毫动静。

汗水湿透了于小蛮的衣服,整个人像被从水里打捞出来的一样。

天色越来越晚,覆盖着灰蒙蒙的云层。

最近天气预报有雨,却没想到来得这么及时。

天边的闪电像蜘蛛结得巨网,几乎要亮瞎人的眼睛。接着翻滚一道轰鸣的闷雷,仿佛历经了几个夏天的酷暑,夜里这场大雨来的蓄势汹汹。

于小蛮被淋成了落汤鸡。

看着整座宋家大院亮起了灯,于小蛮嘴角扯出一抹虚弱又苦涩的笑,看来今天宋夫人是不会见她了。

挪了挪站得已经没有知觉的腿,她行动迟缓的转身,“听说你想见我。”

于小蛮背脊一僵,回过头,看到管家替宋夫人撑着伞,穿过花圃向门口走来。

宋夫人穿了一身纯黑的齐膝裙子,雍容中透着凌厉,比那天在秦玉秀家的时候还要盛气凌人。

“宋夫人!”于小蛮抓住大门铁杆,张嘴就要说话,殊不知嗓子已经嘶哑了,“那天是我不对,我不应该冒犯您。我对不起邵礼,对不起他为我办的那场婚礼。这一切,都是我的错,但请您一定要相信,我是真心爱他的!虽然我跟他已经没有可能了……”

她哽了哽,心口酸涩不已,“我早该听您的话,主动离开他的……您放心!以后我不会再纠缠他,我会离开这里,离他远远的……”

  1. 上一章
  2. 目录
  3.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