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A-
在南山市第二人民医院,刚过六点住院大楼了就忙绿。穿着白色大褂的医务人员人来人往,“小古医生,前天多谢你你开的中药,昨天果然很舒服好多。”张大爷心存感激的对刚经的穿着白色大褂的医务人员来来往往,“小古医生,昨天多谢你开的中药,今天果真舒服好多。”张大爷感激的对刚刚经过的年轻医生说道。。...

医典神瞳

推荐指数:10分

《医典神瞳》在线阅读

在南山市第二人民医院,刚过七点住院大楼已经开始忙碌。

穿着白色大褂的医务人员来来往往,“小古医生,昨天多谢你开的中药,今天果真舒服好多。”张大爷感激的对刚刚经过的年轻医生说道。

“张大爷你太客气了,这是我应该做的。对了,今天你记得服最后一剂就停下。”古浩峰笑着回答。

古浩峰是古都医院的实习医生,这是他实习第三个月,还没有过独立接诊的机会。

“哈哈,怎么回事咱儿心里门清,你可比那个什么谢的强多了,别看他挂个主治医生的牌,哼哼要是让我说,他还真的不如小古医生你的那两下子高。”张大爷撇着嘴。

古浩峰吓了一跳,赶紧回头看了看门口,“您千万别这样说。”

张大爷嘴中说的姓谢的,正是他顶头上司他的实习导师,能不能顺利地拿到医生资格,还得看人家乐意不。但让他越发担忧的是,谢医生早就看他不顺眼。

他只是个普通的实习生,不过出生于中医世家,从认字起就开始学习中医,长大后考进华西医科大,所以说起来还是个中西医全才。

这不毕业这一年在市二院里实习,不过医院这地龙蛇混杂、各种的明争暗斗,所以小小一个医生能不能混出头,看得并不只是医术。而古浩峰只想安静地学习,全力治好病人,所以每每看到病人的痛苦,但忍不住出头帮忙。所以才会被他的实习导师谢不平妒恨。

“不好了!32号床的病人出事了。”突然从走廊上面传来一声惊叫,随即响起一阵凌乱的脚步声。

古浩峰一怔随即跟了出去,32号床正好是谢不平负责,不过今天他又没来,这样的事已经是家常便饭。

等他跑到跟前,那里已经围了一圈人,一个个慌乱的不知道该做什么。“病人情况如何?”

“小古,谢医生呢?”一见他,护士长便急声问道。

“还没来。”古浩峰一边回答,一边走过去打量起32床的病人。

只见那病人脸色苍白,脸上的肌肉痛苦的抽搐成一团,豆大的汗珠直往下流,身体还时不时抽搐一下。

“怎么还没有来呢?”护士长焦虑地皱眉,“去看看还有没有其他医生。”事到如今她也不敢做主,万一出了事可不是她一个护士长能顶住的。

“我去看。”话音刚落,便有个小护士跑了出去。

病人的情况十分危险,古浩峰通过刚才看诊,基本已经能确诊,如果再等下去很可能这个病人就救不过来了。

管它呢,豁出去了!

古浩峰突然伸手,右手紧扣在病人的心口处,而左手五指大大的分开按在头顶。

“古浩峰!你在干什么?”护士长大惊就要冲过来阻止。

她并不知道,其实古浩峰在用他祖传的手段在救这个患者。

“护士长,已经来不及了,再不救他,这个病人可能就……”古浩峰一边解释一边继续,手下的动作一点也没有减速。

“不行!出了事谁负责。”护士长脸一变便要拉开他。

“我负责!”古浩身大吼一声,一时间惊得护士长怔在原处,而一旁的小护士更是不敢说话。

“啪!啪!啪!”只听三声脆响,原来是古浩峰在患者胸口猛击了三下,就在所有人眼中看到,病人明显缓和下来,连身体的抽搐也逐渐停止。

“呼——”古浩峰这才长长的出了口气。

其实他刚才用的是他家传推拿术,外表看只是按了几下然后在胸口上拍了拍,一般的医生根本看不出门道,何况这些护士们。

“病人的情况怎么样了?”从病房外走进一位中年医生,护士长一见赶紧迎上去将事情前后说了一遍。

“这是胡闹!”当他听到古浩峰居然在病人胸口上重拍时,立刻瞪眼斥责,“谁给你的权利,谁让你胡乱动病人的?谢医生呢?老谢也不管管,这万一要是出了事怎么办!”

“谢医生不在。”一个小护士小声说道。

护士长狠狠瞪了她一眼,吓得那小护士缩回头去,“那已经这样了,怎么办啊?刘医生。”

“还能怎么办,真是胡整。这事我会跟老谢说的,一切等检查出来再说吧。”刘昆摇摇头离开了病房。

古浩峰沮丧的暗暗叹气,太冲动了,这次看来自己是真的过不了关了。刚才的行为明显就是把柄,谢不平一直看自个不顺眼,这下可好,刚好送到人家嘴里了。

实习不能正常结束,毕业证也无望了。

可对古浩峰来说,毕业证重要,但人命更重要,如果让他重新选择,这种事他还会这么做,因为躺在病床上的是一条活生生的人命。

而他是一名医生,这是他爷爷去世时的谆谆嘱托,古浩峰将它铭记在心,从不曾忘记。

果然九点多,一个小护士跑过来告诉他,谢医生叫他过去。

办公室里,谢不平一脸怒气地坐在办公桌后面,当古浩峰刚进去他便黑着脸训斥道:“古浩峰!请你解释下早上的事。”

古浩峰心里哂然,这事还用得着他来解释吗?估计护士长早就添油加醋的告诉他了吧。反正说和不说结果都一样,但他还是简单的把事情经过说了一遍。

“擅作主张!”谢不平“啪”地一巴掌拍在桌子上,“古浩峰你知不知道你自已几斤几两?知不知道你这样做的后果,出了事你和我都吃不了兜着走吗?”

“可那是一条人命。”古浩峰短暂的沉默后回答。

谢不平冷笑了几声,抬起下巴看着他道:“你这是在教训我吗?平时我是怎么教你的?以前你就敢私自给病人开药,现在连病危患者你都敢下手了,嗬!看来你能耐的不行啊!”

古浩峰硬着头皮解释:“谢医生,当时真的是情况紧张啊。”

可惜谢不平并没有听进去,反而讥讽道:“呵呵,是吗?你这么大本事,我实在是教不了你这样的学生,这里庙小留不了你这尊大佛,你还是另谋高就吧,我会亲自打电话给你们学校,就这样。”

说罢挥挥手,看他表情就像挥赶一只苍蝇般。

当古浩峰出来,门外偷听的几个实习生轰地散开,等他走远这才窃窃私语起来。

“他胆子真大,还是实习医生就敢下手,这万一要是出了事,嘿嘿嘿……”

“起码得进去坐上两年。”

“他当自己是神医呢,你们听听那些病人都捧他说什么,神医再世。”

“他还真当真了,脑子进水了。”

“神不神医不晓得,他也不想想那些患者能让他过实习吗?脑子有病,得治!”

“可是不是说早上那病人还检查过,当时说没事,怎么……”

“嘘,你小心说话,关你什么事,算了我还是撤吧。”

  1. 上一章
  2. 目录
  3.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