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A-
陈妈抱着衣服,见年冠昀不回婚房,也也不是去前院,忙急得问着:“少爷,您要去哪儿?”年冠昀拉大了车门,脸上挂着几分不不耐烦,却丢下了两个字:“红颜。”话音落下来,陈妈脸话音落下,陈妈脸色一变,忐忑的看了眼沈舒娆。。...

陈妈抱着衣服,见年冠昀不回婚房,也不是去前院,忙急得问道:“少爷,您要去哪儿?”

年冠昀拉开了车门,脸上挂着几分不耐烦,却丢下了两个字:“红颜。”

话音落下,陈妈脸色一变,忐忑的看了眼沈舒娆。

“红颜”是一家娱乐会所,会所的老板娘梁红绮,是北城顶顶有名的美人,也是年冠昀迷恋的女人,这连陈妈都知道,更不要说外面的那些人了。

年家的人都知道,罗新韵强迫年冠昀娶了这位沈家小姐,便是要他断了跟梁红绮的关系。

可就这么当着少奶奶的面说要去那种地方……今天,可是他们结婚的日子,这都没洞房呢!

陈妈捏了捏手里的衣服,有着恨铁不成钢的心急,她往沈舒娆那边瞥了眼,暗示年冠昀,半哄半劝的叫了声“少爷”。

年冠昀随意的向沈舒娆,斜倚着车门,桃花眼中散漫至极。他朝着沈舒娆抬了抬下巴,脸上挂起了恶劣笑意,看起来十分的桀骜不驯。

“喂,该不是以为当上了年太太,就想能管着我了?”

他根本没把她放在眼里,不然也不会当着她的面,在车上打电话了。

沈舒娆不指望自己嫁的这个人,只过了这短短一天便与她相知相守,互相尊重,婚姻和睦。

他是被罗新韵逼着娶了她的。

她轻轻的笑了下:“当然不是。”

年冠昀扯了下嘴唇,算她识相。

他钻入车子,正要踩下油门时,车窗敲了两下。

年冠昀摇下车窗,用眼神对外面的女人道:想干嘛?

沈舒娆微微拧了下眉毛,但还是把心头的疑问说了出来。

“年冠昀,我以为你今天会在婚礼上给我难堪的,为什么没有逃婚呢?”

她不是他想娶的女人,年冠昀纨绔桀骜的名声在外,谁能想到他今天这么配合。

其实,她已经做好了今天做个弃妇新娘,被人嘲笑的心理准备。

年冠昀看了她一眼,冷笑着道:“别当我可怜你,我只是……”他拖了拖尾音,脸上又露出十足恶劣的笑意,“给我母亲面子罢了。”

罗新韵寡妇做了十几年,就只有他这么一个儿子,总不能在这天把她给气死了。

说完,他伸手对外摆了摆手,踩着油门扬长而去。

陈妈没想到在这一天,少爷就这么把新娘落下了,尴尬的看了一眼沈舒娆安慰:“少夫人,少爷玩心重,您别放在心上。”

沈舒娆淡笑了下:“我没放在心上。”

此时,天幕已黑,四周亮堂的灯火映照在她的脸上,陈妈看着这张脸柔柔弱弱的,不禁为她的将来有些担心。

沈小姐也是挺可怜的,受家里影响,学不能上了,手指也被人砍断。年家的三少爷,谁都知道是个纨绔子弟,没什么出息的。

女人的下半辈子,恐怕……

沈舒娆穿着高跟鞋站了一天,已经很是疲惫,她对这位长辈笑了笑:“你是陈妈吧?”

她递过去一个红包。

三个月前,她跟罗新韵定下婚约,这小院她是第一次进来。

就算家道中落,沈家只有她一人,该有的礼数她还是要做到。

陈妈接了红包道谢,说道:“少夫人,我已经放好洗澡水,您先去泡个澡舒服一下?”

沈舒娆点点头,道了声谢,往小楼内走进去。

当跨过那道门槛,她右手摸了摸左手无名指指套上的钻戒,淡淡的苦笑了下。

这根手指是假的,婚姻哪里能好?

……

舒服的泡了个澡,沈舒娆穿上丽居的睡衣,坐在梳妆镜前擦护肤品。

卧室的门被人骤然推开,罗新韵走了进来,沈舒娆立即站了起来,恭敬的打招呼:“妈。”

罗新韵点了点头,目光不动声色的在房间内扫了一圈,相邻的洗手间门开着,一眼就能将房内事物尽收眼底。

“冠昀人呢?”罗新韵的口吻和蔼,但那双婉柔的眼中透着凌厉。

沈舒娆低头回道:“出去了。”

罗新韵对这个回答并不意外,自己儿子什么样,她再清楚不过了。

她往前走了两步,握住了沈舒娆的手,蔼声道:“舒娆,你跟冠昀结了婚,就是他的妻子了。冠昀年轻还收不住心,作为他的妻子,应该做什么,你是知道的,是不是?”

沈舒娆的呼吸微微一顿,抿着嘴唇点了点头:“是。”

“那就去把他找回来吧。”罗新韵满意的点了下头,拍了拍她的手,松开。

沈舒娆换了衣服,坐在车上,看着前面路灯照亮的马路,轻轻的吁了口气,只觉肩膀上沉甸甸的。

新婚第一天就要去抓人,怎么都觉得是场烂戏。她本想放年冠昀一马,给以后的夫妻和平生活制造一个良好开端,想来是不能够了。

这才是开始……

红颜娱乐会所。

沈舒娆望着敞开的大门,灯火通明深处金光灿灿,仿佛天堂一般漂亮,神秘,引人神往。

一个个穿着昂贵的男人们往里进去,像是登入极乐,脸上就差写着“老子今晚要开心”几个大字。

但也有人停下脚步,好奇的看向沈舒娆。

沈舒娆深吸了口气,捏了下手指,抬脚走上台阶。

门口的女招待似乎认识沈舒娆,从她出现在这里开始,便警惕的瞪着她,见她要进来,便挡在了她的面前。

“沈小姐,这不是你来的地方。”

沈舒娆左右瞧了瞧着两个女招待,看来是真的认得她。

她微微一笑道:“我的丈夫在这里,我怎么就不能进去了?”

两个女人没挪步,皱着眉头想应对之词,沈舒娆不等她们,抬脚就要进去。

那两女人又挡在了她的面前,其中一个板着脸道:“沈小姐,明人不说暗话,你应该知道,我们这不欢迎你。”

沈舒娆扬起一道眉毛,笑着道:“打开门做生意,还能挑客人?还是说,你们会所,只是不欢迎太太们?”

女招待的脸色沉了下来,担心沈舒娆跟那些贵妇们一样,在大门口撒泼。

“让开!”沈舒娆一声厉喝,但她无权无势,两个女招待并不怕她,站着一动不动。

正在这时,身后一道低沉的男音传来:“舒娆,你怎么在这里?”

沈舒娆转头看过去,就见一个穿着黑色西服的男人站在她两步远的地方。

  1. 上一章
  2. 目录
  3.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