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A-
唐婉若也没想起,此生自己除了入京的机会。县太爷也也没想起,偏偏自己也没逐级上报唐婉若的名字,但最后但是有她的公文。州府的正式保举文书下去,全州就仅有她一个人。其他的县太爷也没有想到,明明自己没有上报唐婉若的名字,但最后还是有她的公文。。...

唐婉若没有想到,此生自己还有进京的机会。

县太爷也没有想到,明明自己没有上报唐婉若的名字,但最后还是有她的公文。

州府的正式举荐文书下来,全州就只有她一个人。其他的官媒都怕沾染到祸事,现在朝中局势不明,都纷纷照着关系摆脱这次的选召。唯有她唐婉若一人,无依无靠,又是个已经嫁过人的寡妇;并且,各县的县衙都避之不及,都去暗地里疏通关系,最后所有县里都把名额让给了她,让他这个县衙的她这位官媒在太州独得头筹!

“若若,你要去京城啦!”张婶特别高兴,在她看来这是一个极大的殊荣,“以后咱们乡里就要说给皇帝配皇,皇上的娘娘的媒人,那是一辈子都享不尽的荣华富贵!”

张婶太开心了,她觉得这是一件好事:“来,拿着,这是路上的干粮,水果,还有张婶给你准备的衣服!进到京城,见到那些大人们不要慌张,穿上新衣服,漂漂亮亮地去,哎呀,我们若若真漂亮,去京城吧,说不定还能找个好人家。”

唐婉若心里有些苦涩:“张婶,别说这些了,再漂亮,婉若也不过是位妇人,没有资格去想那种事。”

为丈夫守祭,为丈夫敞开了一切的心扉,所有人都知道,已经很少有人能够再接受她了。

而且这个世上,比他对自己更好的人,也不会再有了吧!

送行之日,县太爷将本县公文和州府令交付给她。送行队伍不过五人,要从这里一直进京,一辆马车,几乎需要两个月的时间。她这一走,不仅是她自己的事情,更是他这个县太爷的事。

如果她搞砸了,或是得罪了什么人,说错了什么话;更或者是惹恼了当今圣上,他这个县太爷是要跟她一起连坐!

想到这里,县太爷忍不住哭了起来:“若若……”

他老泪纵横,泣不成声,早知道他也应该向州府辞官,提前告老还乡……

“哟,这就要走了?”薛曼一扭一扭得意地过来,掩嘴轻笑,“唐婉若,你走不要紧,可别做错了事,说错了话,连累十里三乡的我们,啊?”

哈哈哈哈哈……

一阵轻视又猖狂的笑意。

唐婉若眉眼低垂,一直默默承受。她躬身朝薛曼行道别礼,一言不发的就上了马车。

“若若,”县太爷忍不住叫她,手颤抖着道了声,“保重。”

她掀开窗帘,微微一笑,然后放下。马车缓缓驶去,张婶和王大爷这才赶到。

“若若!”张大婶在马车后面喊,她还想给唐婉若送一些贴身的衣物,这些她都拿在手上,看来是给不到她了。

王大爷知道她难过,悄悄地把她环在怀中:“孩子大了,总要独立生活,都知道若若是你一直带大,别太难过,她该去找自己的生活了。”

张大婶哇的一声,像一个孩子一样的哭了。

“早知道,就不让若若做官媒了,哇~~~”

“没事没事,若若是个好孩子,结束后会回来的。”

“但愿有这么一天吧!”县太爷擦着眼泪。

张婶和县太爷一样泣不成声,两个人的哭声此起彼伏,一时间在城门口成了一道奇怪的风景。

唐婉若在马车里整理行李。张婶其实都已经替她收拾过了,只是这一样她随身带着,张婶没有替她收拾进去。

一件血迹已干的长袍外衣。

相公遇难时候留下来的唯一的东西,这件衣服就是相公在她身边的留念。三年来她一直珍惜地保存着,不忍将它拿出来,沾了灰。

她把这件血衣放进包袱,想着这进京的一路,其他官媒都各有替未来的打算,但她唐婉若,自相公死后,就已如浮萍无根,无牵无挂,就算是得罪了朝廷被处死也没有任何关系。

她不是不知道薛曼等那些官媒心里的打算。这件事情在张婶她们看来是极其光荣的事情,但对她们官媒来说,却是烫手的山芋。各地县衙也都颇为头疼,一不留神就是掉脑袋的事!

不过,浮萍本无根,飘落到何处又没有关系?她本就是孑然一身,而且是个寡妇又很难有人再要,下半辈子如果不想流落风尘,就基本只能孤零一生。

所以,从某种意义来说,这种差事,推举她也是最合适的吧?

“相公,”她轻轻抚摸着衣服上那朵被利爪撕裂了的山茶花,语言温柔的像清晨的露珠,“很快我们就能相遇了吧!”

马车远驱,微风独行。

京城太史院。

户部侍郎胡九带人来到主持议事的地方。今日快马加鞭,各地上报的官媒人选都已送达,三府十州,推举到朝廷来的官媒只有三个。

啪!

胡九气愤地把这些上报而来的文书摔到桌上。

“堂堂十州府,能报上来的人选只有三位?”胡九不信,“他们各地每年找朝廷报销的婚配银两数以万计,现在这几个地方连个官媒都推不出来?”

太史院的小吏深深地低着头不敢与他对视:“侍郎大人,下面各州回报因为陛下做媒,不敢轻易行事,所以州县经过预选,推举出来的仅此三人;另,各州联名上书,此三人请求朝廷再进行一轮选拔,如需配合各州定当尽力。”

胡九咬着牙,虽然他是一文官,但此刻表现的恨绝不比那些武将差。

他生气,真是太生气了!

他户部侍郎,主管全国官员编制和各州府官员配任的事情,现在下面的这些奸诈狡猾的家伙一个个的跟他阳奉阴违,这让他如何不气!

此时,裴相英勇高大的形象浮现在他的眼前,对了,还有这位德高望重的老师。

“把此三人之信息整理送我府上。”胡九令说。

裴相的府邸占地千亩,规模不比王爷差。胡九恭敬地侯在老师身后,裴相认真地翻阅了这三人的信息。

“唐婉若?”他念出这个名字,不禁产生了一些兴趣。

下面都是太州送来的资料,无不是夸耀唐婉若三年来做官媒的“丰功伟绩”,把她夸得神乎其神,简直比天上的神仙还要灵!

  1. 上一章
  2. 目录
  3.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