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A-
免费提供更多极品透视神医 第2章 你这是在杀了人的全文深度阅读,初女还能怀孕了?旁边的让人不由得哂笑道。这小神医真会说胡说八道,初女则表示连云雨之事都没行的女...这小神医真会说胡说,初女表示连云雨之事都没行的女孩,又怎么可能会怀孕?况且坐着的还是一个抱着孩子的妇女。。...

初女还能怀孕?

旁边的让人不禁嗤笑道。

这小神医真会说胡说,初女表示连云雨之事都没行的女孩,又怎么可能会怀孕?况且坐着的还是一个抱着孩子的妇女。

“什么神医啊,这不是瞎扯吗?”

“就是,就是,看来中南山上的老先生,教出来一个神经病。”

“没准那老先生自己就是一个神经病。”

原本周天也一脸懵逼中,那妇女面色红润,下面紧致有膜,分明都表现在脉象中,难道自己误诊了?

不可能!

他不会对自己的医术产生半点怀疑。

对于那个耻笑老头子的人,周天上前提起他的衣领,沉声道:“你刚刚说什么?”

那年轻人不以为意,目光毒辣,继续嘲讽道:“凭你这体格,也想跟我打?听清楚了,我说你是个小神经病,山上那老头是个老神经病,你们就是两个傻逼!”

“轰——”

周天竟然只手抬起那年轻人,再狠狠摔在地上。

“辱我可以,辱我师不行!”

那年轻人顿时吓得一惊。

“对不起,对不起,鄙人有眼不识泰山,高人求放过。”

“滚!”

周天低吼一声,磅礴有力。

他转过身来,继续轻声问道:“太太,你方便说这是什么原因吗?我觉得自己的医术不会错,你有喜了,并且还是初女。”

那中年妇女泛着红晕,害羞的低下了头。

“不瞒小神医说,我丈夫有那方便的癖好,加上生完孩子,下面松弛了很多,所以……就去医院补了一下膜。”

“哦,难怪如此。”

周天一下愣住了,没想到山上数十载,外面的医学发展也很发达嘛。这个医术,老头子可没教给他。殊不知女人那地方,还能补回去,这样看来,风尘女子洗白,找个老实人嫁了,不再是什么段子,而是真切可以实现的。

唉,又有一大批老实人要遭殃了。

忽然。

车厢广播里传出来一个声音。

“下面紧急播送一条消息,8号车厢里面一位病人突发急病,如果车上有医护人员,请尽快到8号车厢。祝您旅途愉快!”

医者仁心,周天准备赶去救人。

少妇塞给她一个卡片,笑着说道:“这是我的名片,在江北遇到什么事,可以过来找我。”

周天看了一下,上面写了名字,张雪萍,地址在云水别墅3栋。

“好的!”

周天接过卡片,一个箭步冲了出去,穿过拥挤的人群。

“不好意思,让让道,我要赶去救人。”

八号车厢是卧铺,和周天的5号车厢站票,中间隔了三节车厢,尽管他很快的赶了过去,等他到的时候,已经有一位西装革履,带着金丝眼镜的中年男人站在那里。

“你好,我叫齐成,是江北中心医院的科室主任,可以让我看看病人吗?”

“齐主任,您可一定得救救我们家的二小姐,她要万一有个什么闪失,我们这些人都活不了。”

面前站着一个年近五旬的老者,一脸担心焦灼。

其他车厢挤得跟沙丁鱼罐头一样,这节车厢只有寥寥几个人,在一张白色杯子的卧铺上,一个女孩正躺着,昏迷不醒,脸色泛红,像是发着高烧。

周天细细打量,发现这个女孩长相自然,宛若仙女,皮肤像是剥开的荔枝,洁白细滑,看着就是那种不食人间烟火的女神。

除了科室主任,很快8号车厢门口围过来一大群人,其中有的是医学院的学生,懂点急救常识,大部分纯属过来凑热闹的。

其中一个人认出来了齐主任,兴奋的大叫道:“齐教授!那不是咱们江北医学院的名誉院士吗?喂,齐教授,我还上过您的课呢。”

齐成笑了笑,并不打算理睬这个学生。

周天站在一旁嘟哝道:“有什么了不起的,没礼貌!”

话刚说出口,立马遭到了无数的白眼。

“你算个什么东西,齐成教授也是你能说的?”

“齐教授为医学学术做出了很大的贡献,没有他,江北的医学发展至少还要倒退五年。”

“齐主任在中心医院,那医术,堪比京都的天才小神医鬼未。”

周天心里暗暗冷笑道。

当年在中南山,鬼未资质不如自己十分之一,如今却在山下获得如此大的名望,真是凡间无名医,治病找阎王。

齐成从随从那里拿出一个药箱,里面装着许多非常专业的急救器材和药物。

”放心,看面相,小姐得的不是什么大病,应该没什么大碍。您大可不必如此紧张。”

齐成拿出一个听诊器,在二小姐的心脏位置听了一圈,若有所思,转而眉头舒展开来,从药箱里面取出一盒药。

“二小姐只是因为旅途劳累,加上昨夜天气阴凉,恐是着了凉。我开点感冒药给二小姐吃下去,片刻便能痊愈。”

“真是有劳先生了,如果二小姐的病能好,白家定会好好报答先生的。”

白家?

听到管家说出这两个字,中年人一惊。

“请问你们是哪个白家?”

“江北白家。”管家倨傲的回答道。

齐成闻后大惊。

这白家可是江北第一大家族,名望之高,影响力之广,非一般富贵家庭所能比肩。而且白老爷子最疼爱的便是那乖巧可爱,端庄大方的二小姐,白凝柔。

围在车厢旁边的吃瓜群众更是议论纷纷。

“真没想到,能在这节小小的车厢里,偶遇白家二小姐,她可是江北医学院的校花啊。”

“听说白凝柔每年劳动节都会去中南山那里的敬老院做义工,而那里通往江北的唯一交通工具就是火车。”

“齐教授真是好运气,救活了白家二小姐,没准白老爷子一高兴,靠白家的势力,捧齐成变成江北中心医院的院长,对白家来说,易如反掌。”

周天则瞳孔收缩,隔了数十米,他隐隐觉得白凝柔身上透出一股寒气,寒毒正在侵蚀身体,把她整个人都要冰冻起来。

“慢着!”他大声叫道。

众人循声望去,发现一个灰头土脸的小子正靠在两节车厢之间。

周天慢慢靠近白凝柔,白家的两个保镖挡在他的面前。

“你是谁?想干嘛?”管家的语气显得十分冷淡。

“我听见广播声音,赶过来救人。”

“救人?你也是医生?”

“不是。不过我懂一点医术。”周天显得很谦逊。

“谢谢你的一番好意,不过有名医齐成教授在这里,他会负责救活二小姐的。”

管家的眼下之意便是,你小子别在这里碍事,赶快滚远点,不要耽误了齐主任问诊。

“他会治吗?小姐都病成这样了,怎么可能是感冒?”周天毫不留情的拆齐成的台。

齐成嫌弃的看了周天一眼,心里暗暗想道,先不管这小子懂不懂什么医术,刚才不出来医治,现在听到是白家的人,连忙跳出来反驳我,难道是想过来抢老子功劳?

“你是哪里来的?我不会治病,难道你会?”他反讽道。

“小姐,面色惨白,加上四肢僵硬,呼吸微弱,根本是中了寒毒,换一句话说,就是寒毒袭身,不加以急救的话,可能会出人命的。”周天脸色凝重,句句点出病情。

“鬼话连篇,我看你就是个骗子!”

齐成说完,管家摆手致意,那两个身形高大的保镖拦在周天的面前,警告道:“小子,不想挨揍,就滚远点!小姐的病,是你这废物也能看的?”

周天目光一寒,冷冷道。

“病人如果说不让我周南川治,那是我跟病人医缘没到。但你们是谁,凭什么替病人做主?”

“哼!我林某在给白家当了一辈子管家,从白老爷子服侍到二小姐,早该算半个白家人了,小姐现在病情告急,容不得你在此作乱,影响治疗。”管家说完,冲着那两个保镖点头授意。

“臭小子,屁话还挺多,我看你是找死。”

一个五大三粗的汉子上前,一拳挥了过来。

拳风猛烈,出拳迅速,看来这保镖之前肯定是个拳手。

“轰——”

周天力气大如牛,动作迅猛如闪电,上前直接把一个二百斤中,一米九高的的壮汉扔到了行李架上。

“怎么可能?”保镖呆萌的看着底下的少年,不敢相信。

另一个保镖死死拉住周天,想要给他来个过肩摔。

怎料,这小子的脚就像被粘在火车车厢上,稳如泰山,任凭他如何使力,周天都是纹丝不动。

“真是奇了。”

急躁的保安也一拳打来,周天拿着他的手臂,那拳头就瞬间转移了方向,狠狠砸在保镖自己的脸上。

众人大惊。

一个二十冒头的少年,竟然会有这样的实力?真是令人叹为观止。

管家吓得瑟瑟发抖,“你,你……别过来,白家可不是你能惹得起的。”

周天则对齐成沉声道。

“你不是在救人,而是在杀人!”

  1. 上一章
  2. 目录
  3.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