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A-
这个梦好香,好甜……艾喲喲一觉刚睡醒,正穿的白色的睡袍,在阳光暖暖的的厨房为亲亲抱抱老公制作爱心小蛋糕。雪白的面团又柔又软,揉啊揉,旋转,使劲地儿,拍一拍,揉一揉。一下,一下,两下,再使点劲儿……。...

这个梦好香,好甜……

艾喲喲一觉睡醒,正穿着白色的睡袍,在阳光暖暖的厨房为亲亲老公制作爱心小蛋糕。雪白的面团又柔又软,揉啊揉,翻转,使劲儿,拍一拍,揉一揉。

一下,两下,再使点劲儿……

咦?这面团怎么越揉越有变成固体的趋向了?她放过发酵粉了么?

“嗯……”凤靳羽低喘一声,强压住心头被她撩起的火焰,邪魅嗓音带着一丝不悦,“你捏够没有?”

“唔……”被这愠怒的低吼刺得耳膜爆开,艾喲喲终于从梦中清醒,眨眨眼,睫毛却刮到一块丝质的黑布,眼前漆黑黑一片让她紧张得本能伸手去解,手指却被冰冷的温度制止。

“别揭下来,美人不是就喜欢这样有趣的游戏吗?”凤靳羽冰白的容颜带着一分慵懒的清冷,言语不露声色,心底潜流暗涌。

“不……不喜欢。”老公喊她美人耶。艾喲喲含羞带怯地放下手。

今天和亲亲老公洞房花烛,刚小小喝了一杯,怎么就睡着了呢?

“不喜欢?本王看你适才玩得很起劲啊?”呵,她欲迎还休的把戏玩得炉火纯青,可惜凤靳羽不吃这一套。

“臣妾该死,王爷恕罪呀!嘻嘻。”艾喲喲配合地瑟瑟发抖,忍不住偷笑出声,“本王?亲亲老公,cosplay啊?”

老公?考雷不雷?什么乌七八糟的?她不知他最讨厌诡计多端的女人吗?他保证她一会就笑不出来了。

“你玩的起劲,本王也玩个锁咽喉的游戏。”凤靳羽手指移上她白皙的颈间,邪魅的眼神冷如阎罗,“幼王妃,鹰宇国派你来有何目的?”

“咳咳——”老公这游戏玩得也太过火了吧!艾喲喲呼吸快被阻断,咳得眼泪飙飞,“老公,停啊,你弄疼我了。”

“赫连喲喲,还在继续演戏吗?你太小看本王了,区区迷醉香能奈我何?你深夜潜入本王寝宫是何居心?”凤靳羽毫不留情地加大了手指的力度。

赫连喲喲?这名字还不赖,可她的名字是艾喲喲啊!

迷醉香?等等,不对,这人不是老公,老公绝不会这么残暴,他的大手简直要将她的脖子咔嚓掐断!

“咳咳……你掐着我……我怎么说啊?”艾喲喲猛然揭下眼上的黑布,黑暗涌上危险的气息,她根本瞧不清他的相貌,先逃离魔爪再说。

“去死吧!”趁凤靳羽不留神,艾喲喲一膝盖命中他要害,拔腿开溜。

哼,她艾喲喲的“夺命一盖”可不是吃素的,让你断子绝孙。

艾喲喲刚一开门,冷风扑面而来,几十把寒光闪闪地大刀唰唰架在了脖子上。

“幼王妃伤风败俗勾引景王爷,将她拿下!”

  1. 上一章
  2. 目录
  3.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