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历史传奇
恶魔老公太粘人_秋风暖色_林依诺,厉邵晨

恶魔老公太粘人

编辑:山边的诗与风 作者:秋风暖色

状态:连载中 时间:2021-05-04 21:41:29

在读:21369 人

在线阅读 全部目录
“你要怎样才肯放过我我?”“这辈子都不可能会了,下辈子,下下辈子也不可能会!”“你这个恶魔!”“谢谢您你的夸奖。接着……我就现在的就给你明白什么叫真正的恶魔!”林依诺一时有些怔愣,其实,她自己都忘了今天是她二十二岁生日,看看怀里纯洁而妖娆的九十九朵白玫瑰,再怔怔抬眸看向面前英俊又稳重,而且永远对她温和含笑的陆萧然,曾经在大学校园里,这个大她两岁的学长,也是她认为将来最适合嫁的人选,然而如今……。
展开全部

恶魔老  早安恶魔老公免费阅读  恶魔老公别碰我 小说  早安恶魔老公  恶魔老公别碰我  恶魔老公宠太深  恶魔老公太磨  恶魔老公太极品  恶魔老公太粘人免费阅读  

伞下的那双幽深犀利的眸冷冷的聚焦住被雨水淋透的女人,她半跪在被打的满脸狼狈的男人身边,手里还捧着一束妖娆的白玫瑰,阴暗的瞳孔微缩了缩,朝身边保镖投递了一个冷厉的目光,随即,林依诺手里的玫瑰就被一把夺了去。

转眼回到了云景别墅区里的洋房中,浑身都被雨水淋透的林依诺一路被厉邵晨拽着上楼,直到把她带进卧房中,他狠狠摔上房门就将她湿透的纤薄身子用力抵在门板上。

“厉邵晨,你这个恶魔!!”林依诺攥着拳头朝那高大的身躯砸过去,却不等触碰到他一根寒毛,细腕就被轻易摄了住。

林依诺这最后一句话落下时,厉邵晨整张脸都黑了,shit!想他厉邵晨威名四海的高贵身份,在商界叱咤风云的影响,竟被一个黄毛丫头说成是无能,这简直是对他强大尊严的侮辱,于是眯起鹰眸,一把将林依诺的细腰扣紧,咬牙切齿的磨出极具危险气息的言语:“女人,既然你已经这么饥渴了,那今晚,我就狠狠的满足你一次!”

“依诺,今天是你二十二岁生日,生日快乐!”雨幕之中,伞下帅气的男人目光含情,将大束白玫瑰塞进干净秀雅的女孩儿怀里。

话落,不由林依诺如何抗拒挣扎,强行的将她塞进路边的加长宾利车中,豪车驶离的一瞬,林依诺隔着被雨水模糊的车窗望着在雨幕中慢慢爬起来的陆萧然,她的心,对那个男人充满了抱歉……

“啊~”林依诺羞愤的尖叫起来,充血的皓眸怒光冉冉的瞪着眼前霸道冷厉的男人,“厉邵晨,你这个疯子!”

入耳的字字句句都是冰冷的讽刺,林依诺被那些污浊的言语刺激的浑身发抖,蓦然嗤笑起来,迎着冰冷的目光,违心的承认:“对!厉邵晨你说的对,我就是要急于和你离婚另找男人,天天守着你这个无能,人生实在太无趣!”

话落,不由林依诺如何抗拒挣扎,强行的将她塞进路边的加长宾利车中,豪车驶离的一瞬,林依诺隔着被雨水模糊的车窗望着在雨幕中慢慢爬起来的陆萧然,她的心,对那个男人充满了抱歉……

突来的状况,让林依诺万分惊愕,她扔掉雨伞,奔跑进雨幕之中,扑到被打倒在地的陆萧然身边去,对那些黑衣人咆哮:“不要打了!你们再胡来我就……”余音未止间,被雨水模糊的视线里蓦然闯进一道矜贵笔挺的身影,那身影罩在一把黑色大伞下,分外显得阴鸷危险。

“离婚?”厉邵晨挑起剑眉,仿佛不太相信这两个字会从这个女人口中提出来,眸色暗了暗,冷俊的脸孔凑近她腮边,在她耳畔讽刺的低吟:“林依诺,你不是处心积虑要做厉家的大少奶奶么?怎么?就因为结婚一年我都不肯碰你,所以你终于耐不住寂寞,而迫不及待的要和地上那小子狼狈为奸了?”

“啊!噢~”只听陆萧然突然连连发出哀嚎声,转眼就被不知哪里冒出的几个穿黑衣戴墨镜的男人给抛到雨幕中的地面上拳打脚踢。

“离婚?”厉邵晨挑起剑眉,仿佛不太相信这两个字会从这个女人口中提出来,眸色暗了暗,冷俊的脸孔凑近她腮边,在她耳畔讽刺的低吟:“林依诺,你不是处心积虑要做厉家的大少奶奶么?怎么?就因为结婚一年我都不肯碰你,所以你终于耐不住寂寞,而迫不及待的要和地上那小子狼狈为奸了?”

入耳的字字句句都是冰冷的讽刺,林依诺被那些污浊的言语刺激的浑身发抖,蓦然嗤笑起来,迎着冰冷的目光,违心的承认:“对!厉邵晨你说的对,我就是要急于和你离婚另找男人,天天守着你这个无能,人生实在太无趣!”

林依诺这最后一句话落下时,厉邵晨整张脸都黑了,shit!想他厉邵晨威名四海的高贵身份,在商界叱咤风云的影响,竟被一个黄毛丫头说成是无能,这简直是对他强大尊严的侮辱,于是眯起鹰眸,一把将林依诺的细腰扣紧,咬牙切齿的磨出极具危险气息的言语:“女人,既然你已经这么饥渴了,那今晚,我就狠狠的满足你一次!”

林依诺看着碎落一地的玫瑰花瓣,再看看躺在地上嘴角鼻孔都在冒血的陆萧然,她咬紧唇瓣,眼眸里迸发出愤怒的火焰,突然起身朝伞下的男人扑了过去……

伞下的那双幽深犀利的眸冷冷的聚焦住被雨水淋透的女人,她半跪在被打的满脸狼狈的男人身边,手里还捧着一束妖娆的白玫瑰,阴暗的瞳孔微缩了缩,朝身边保镖投递了一个冷厉的目光,随即,林依诺手里的玫瑰就被一把夺了去。

心中隐隐掠过一丝丝感伤,林依诺咬着唇瓣,终还是狠下心开口:“萧然哥,谢谢你,你的祝福我收下了,只是这花……”抱歉的说着,林依诺准备要把怀里象征爱恋的花束还给陆萧然,只是,还不等她做出举动……

转眼回到了云景别墅区里的洋房中,浑身都被雨水淋透的林依诺一路被厉邵晨拽着上楼,直到把她带进卧房中,他狠狠摔上房门就将她湿透的纤薄身子用力抵在门板上。

相关资讯

猜你喜欢

评论

我要跟帖
取消
  • 冰冷阴&鸷。
    冰冷阴&鸷。

    “林依诺,在我的集团脚下,公然给我戴绿帽子,你胆子不小啊?”厉邵晨紧攥着林依诺的皓腕,目光冰冷阴鸷。

  • 人给抛&中的地
    人给抛&中的地

    “啊!噢~”只听陆萧然突然连连发出哀嚎声,转眼就被不知哪里冒出的几个穿黑衣戴墨镜的男人给抛到雨幕中的地面上拳打脚踢。

  • 话落,&…
    话落,&…

    话落,不由林依诺如何抗拒挣扎,强行的将她塞进路边的加长宾利车中,豪车驶离的一瞬,林依诺隔着被雨水模糊的车窗望着在雨幕中慢慢爬起来的陆萧然,她的心,对那个男人充满了抱歉……

  • 感伤,&咬着唇
    感伤,&咬着唇

    心中隐隐掠过一丝丝感伤,林依诺咬着唇瓣,终还是狠下心开口:“萧然哥,谢谢你,你的祝福我收下了,只是这花……”抱歉的说着,林依诺准备要把怀里象征爱恋的花束还给陆萧然,只是,还不等她做出举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