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机甲科幻
只欢不爱:前夫请左走三步_孟庭君_沈岩,白恋

只欢不爱:前夫请左走三步

编辑:朱颜瘦 作者:孟庭君

状态:连载中 时间:2021-06-10 18:29:25

在读:11511 人

在线阅读 全部目录
皆因惊鸿一瞥,她疯狂的的爱上了他。 “沈岩,你若不娶了我,我便从这里跳一直这样!”尚未成年愚昧无知的她只明白这个淡漠英俊的男人是她的求而严禁,却不明白她的每一次追爱是在将咕噜一声,女人抬起腿边的酒就是往自己嘴里灌了一大口,凌乱的长直发被风吹得更加凌乱,一块黏在了她的脸颊,看上去狼狈至极。。
展开全部

只欢不爱前夫请左走三步全集百度云  只欢不爱前夫请左走三步txt下载  只欢不爱前夫请左走三步小说txt全集下载  只欢不爱前夫请左走三步小说  只欢不爱:前夫请左走三步 小说  

话落,车门被打开,随着车子呼啸而过的声音,一声重物落水的声音,也响起。

惊讶的扭头一看,女人果真爬过防护栏悬空了身体。

可惜,一切都不过是她自以为是,自作多情。

不为所动,静静的看着女人扇自己,男人双手依旧优雅的插在自己裤袋里,只有那双黑色的眸子,冷冷的看着女人,透着几分厌恶,几分的不耐烦。

“沈岩,为什么,为什么事到如今,你还穿着我送给你的这双鞋?戏已经结束,你为什么要继续演下去?”自始至终除了沈岩下车那一刻,女人没再看过沈岩的脸,就是那张脸,似乎有魔力般让她迷失了自己,害了家人,害了,她第一个,也有可能是最后一个孩子。

话落,车门被打开,随着车子呼啸而过的声音,一声重物落水的声音,也响起。

终于,开过来的是一辆黑色玛莎拉蒂,随着车子缓缓停下,自驾驶座里走出来一个身材颀长,面容俊秀的男人,他的皮鞋在女人眼里意外的铮亮,看着那双皮鞋发呆,女人突然狠狠的给了自己一巴掌,力道极大,女人嘴角竟然渗出血迹。

“如果你从医院跑出来就是为了让我看你扇自己一巴掌,那么我看到了,你还想做什么,请尽兴……”低沉的嗓音透着绝对的冷漠无情,男人说。

“你以为这双鞋是你送给我的那双?你买给我的,我早就扔垃圾桶里了,这双,是为了不让你怀疑,宁宁买给我的。对了,这半年来,你买给我的所有东西,宁宁都会再去买一份。”看了看腕表,沈岩有点不耐烦了,“如果你还要发酒疯,你可以自己报警让别人陪你玩自杀的游戏,这一年,你的表演我看够了。”

惊讶的扭头一看,女人果真爬过防护栏悬空了身体。

可惜,一切都不过是她自以为是,自作多情。

“如果你从医院跑出来就是为了让我看你扇自己一巴掌,那么我看到了,你还想做什么,请尽兴……”低沉的嗓音透着绝对的冷漠无情,男人说。

“沈岩,我只问你一句话,这么久来,你真有这般恨我吗?以至于恨不得毁掉我白家,害死我们的孩子?”

清风寂寥,初秋的夜晚,空无一人的江上,一身病服,病服手腕带着星星点点血迹的女人盘腿坐在防护栏边,旁边停着一辆大红色的宝马,驾驶座的车门敞开着,透过月光灯光看进去,副驾驶座上摆放着一箱红酒,有的开了瓶,有的碎了瓶子,红色液体渗透进干草里,染了酒的红。

咕噜一声,女人抬起腿边的酒就是往自己嘴里灌了一大口,凌乱的长直发被风吹得更加凌乱,一块黏在了她的脸颊,看上去狼狈至极。

“沈岩,我只问你一句话,这么久来,你真有这般恨我吗?以至于恨不得毁掉我白家,害死我们的孩子?”

“沈岩,为什么,为什么事到如今,你还穿着我送给你的这双鞋?戏已经结束,你为什么要继续演下去?”自始至终除了沈岩下车那一刻,女人没再看过沈岩的脸,就是那张脸,似乎有魔力般让她迷失了自己,害了家人,害了,她第一个,也有可能是最后一个孩子。

终于,开过来的是一辆黑色玛莎拉蒂,随着车子缓缓停下,自驾驶座里走出来一个身材颀长,面容俊秀的男人,他的皮鞋在女人眼里意外的铮亮,看着那双皮鞋发呆,女人突然狠狠的给了自己一巴掌,力道极大,女人嘴角竟然渗出血迹。

清风寂寥,初秋的夜晚,空无一人的江上,一身病服,病服手腕带着星星点点血迹的女人盘腿坐在防护栏边,旁边停着一辆大红色的宝马,驾驶座的车门敞开着,透过月光灯光看进去,副驾驶座上摆放着一箱红酒,有的开了瓶,有的碎了瓶子,红色液体渗透进干草里,染了酒的红。

相关资讯

猜你喜欢

评论

我要跟帖
取消
  • 为了让&……”
    为了让&……”

    “如果你从医院跑出来就是为了让我看你扇自己一巴掌,那么我看到了,你还想做什么,请尽兴……”低沉的嗓音透着绝对的冷漠无情,男人说。

  • 声音,&起。
    声音,&起。

    话落,车门被打开,随着车子呼啸而过的声音,一声重物落水的声音,也响起。

  • <p>&眸子一

    &眸子一

    阴沉的眸子一如既往,男人无视女人摇摇欲坠的身子下方是波涛汹涌的江水,薄唇轻启,“对,我真有这般恨你,恨不得你死!”

  • 的插在&分厌恶
    的插在&分厌恶

    不为所动,静静的看着女人扇自己,男人双手依旧优雅的插在自己裤袋里,只有那双黑色的眸子,冷冷的看着女人,透着几分厌恶,几分的不耐烦。

  • 脸颊,&看上去
    脸颊,&看上去

    咕噜一声,女人抬起腿边的酒就是往自己嘴里灌了一大口,凌乱的长直发被风吹得更加凌乱,一块黏在了她的脸颊,看上去狼狈至极。

  • 般恨我&?”
    般恨我&?”

    “沈岩,我只问你一句话,这么久来,你真有这般恨我吗?以至于恨不得毁掉我白家,害死我们的孩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