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第19章 顶楼烛光

元气萌妻:一不小心吻了总裁小说:第19章 顶楼烛光

编辑:忘川情更新时间:2021-02-24 08:01:08
元气萌妻:一不小心吻了总裁

元气萌妻:一不小心吻了总裁

虏获美男最慢的方式是――扑之!并且要从高处扑,略微委琐如果一丢丢!咱切记一见钟情,不是要深深地地让他记着你,嘿嘿!细水长流嘛!可话说,咱可爱的又大方善良真诚的妹子扑到皇昕森林休闲城的娱乐场上的阳光少男少女们,愈是阳光愈是无限映衬着某住宿公寓楼上某女的满脸猥琐。。

作者:蒙歌 状态:连载中

类型:机甲科幻

全部目录 小说详情

早上九点,倾氏集团全体员工早上集聚在集团顶楼天台周末加班,实际上是说白了,是举蜡烛。但是还别说,近百支绿色莲花样式蜡烛点出来,在这漆黑的夜幕降临时看起来极其的唯美!在悠扬悦耳不过还别说,近百支绿色莲花样式蜡烛点起来,在这漆黑的夜晚显得异常的唯美!。...

精彩章节

晚上九点,倾氏集团全体员工晚上聚集在集团顶楼天台加班,其实就是说白了,就是举蜡烛。

不过还别说,近百支绿色莲花样式蜡烛点起来,在这漆黑的夜晚显得异常的唯美!

在悠扬的祝福音乐声中,倾辰烨牵着被蒙住双眼的辛芷缓缓出场。

今晚的倾辰烨一身得体西装,精神很好,眉宇之间英气凛人;辛芷则是一身绿白相间的抹胸晚礼长裙,齐腰长发挽起,刘海束起,露出光滑的额头,更显大气优雅,如一朵青莲般高雅清幽,这两人看上去很登对。

当蒙着辛芷双眼的纱巾被倾辰烨解下,映入眼帘的是将夜晚点缀的唯美的点点烛光,望向倾辰烨的水眸写满了感动,更多的则是不可思议。

这是辛芷第一次出现在公司员工面前,她的出场让全场哗然,蓝瓷瓷看着她,总觉得不太对劲儿,想起白天看到的那一幕,明明就错了,还可以这么心安理得,辛芷真是这样的人吗?

对上辛芷的目光,倾辰烨深情地说道:“今天,我要在所有人面前见证,你辛芷,是我爱的人,我要让你知道,你是我光明正大的女朋友,生日快乐!”

辛芷闻言早已泪盈满眶,内心却是踌躇不断,“可是我……”

更多的话语皆被倾辰烨的深情一吻覆盖住了。

一时间,掌声轰鸣,即使桥段狗血,却令在场的女性分子唏嘘不已,为啥自己就碰不上这样的狗血情境,众多羡慕嫉妒恨,尽在不言中。

而蓝瓷瓷则是哭得稀里哗啦的,也不知道为什么,就是想哭;身旁的倾辰萱哭得更是带劲,妆花了也在所不惜的样子让蓝瓷瓷眼泪刷地立马就止住了,胳膊肘碰了碰倾辰萱,“倾小姐,你干嘛哭得这么恐怖?”

“我也想有人跟我kiss啊,多浪漫啊?”倾辰萱看向倾辰烨辛芷,哭得更起劲儿了。

“……”蓝瓷瓷瞬间就凌乱了,能当上这货的男朋友,估计八字得特别硬,不过话又说回来了,前天昨天今天,她嘴里念叨着的想念着的,不就是欧骏那小子吗?这个……

往往画面太美,总有被破坏的时候,一记电话就能让倾辰烨辛芷面面相觑。

“辰烨,谢谢你为我所做的一切,我看我还是先走吧?”辛芷看到一脸沉郁地倾辰烨就知道,是他爷爷倾成杰的电话。

只见倾辰烨紧握住辛芷的手,“该来的总会来,躲了这么久,我们应该面对了,无论如何,我不会放弃!”

一番感言之后,倾辰烨便拉着辛芷高傲地离开了,留下顶楼近百名员工傻站原地,你望我我望你的不知何事,今晚这俩主角就只这么打了个酱油,然后就走了?

蓝瓷瓷和倾辰萱四目交望,异口同声,“这,谁能来解释解释?”

倾宅。

辛芷被倾成杰叫进书房,把倾辰烨晾在客厅坐立难安。

一个小时,足以让倾辰烨心急如焚,刚冲上楼想要撞开书房门,门突然开了。

辛芷眼眶泛红地走了出来,深深地看了一眼倾辰烨,“可以给我看看你的手吗?”

倾辰烨点点头,伸出手。

辛芷颤抖地握住倾辰烨的手,另一边手则抚在了他的脉搏位置,下一秒,原本忍住的泪水唰地涌出,滴在了倾辰烨手上。

“怎么了,为什么哭了?”倾辰烨望着辛芷满脸的泪水,反握住她冰冷的双手,很是心疼,“无论爷爷说了什么,我也不会放弃你!”

“我知道,”辛芷低下头,不敢正视倾辰烨,“可是,现在是我要,放弃你……”声音低得几乎连她自己都听不见,却压得她喘不过气。

“你什么意思?”倾辰烨一脸不可置信。

“我决定,放弃你了,可以吗?”心撕裂般地痛让辛芷几乎是吼出来的,“如果不放弃,你会死的,知不知道?”

“我不知道,我只知道……”

“别再说了!”辛芷挣开倾辰烨的手,头也不回地下了楼,倾辰烨刚想追下去。

“站住——”倾成杰柱着杖走出书房,叫住了他,“我早就说过,你和辛芷是绝对不可能的,知不知道那个女人会害死你的……”

“我不管,我现在只知道,我想和她一辈子!”倾辰烨说着便冲下了楼。

“你若要追她,就靠你自己,绝不能用倾家的任何东西,包括车!”倾成杰朝楼下的倾辰烨吼道,一脸的恨铁不成钢。

瞪了一眼倾成杰,倾辰烨推开拦着路的保镖,冲出了门。

漆黑的夜空下起了瓢泼大雨,倾辰烨冒着大雨追着辛芷的车,出租车上的辛芷知道倾辰烨追了出来,可是即使心痛得窒息,也不敢回头,生怕自己舍不得,说好放手保全他,就绝不能回头。

另一辆出租车上,蓝瓷瓷对着手中的小镜子叹气,“靠,才哭了那么一会儿,眼睛就肿了,亏大了。”

身旁的欧骏见状,无奈说道:“人家恩爱甜蜜,感动归感动,你瞎哭什么啊?”

“你这么说就不对了,那是我们总裁,大老板哎,我这是忠诚的表现,戏就得做足……”下一句话让车窗外某个熟悉身影给暂时性扼住了,真不愧是说曹操曹操到哎!

摇下车窗,那一道熟悉身影不正是她蓝瓷瓷的顶头老大倾辰烨吗?

此刻正疾步追赶着刚刚与蓝瓷瓷乘坐的出租车擦面而过的车子,那车里边的好像坐的是辛芷。

蓝瓷瓷几乎是惯性式地反应,拿过雨伞,毫不犹豫地推开车门下了车。

见到蓝瓷瓷去追雨中的倾辰烨,欧骏有些无奈地摇摇头,“对老板,真够忠诚的啊!”

夜晚下着雨的路上车辆稀稀疏疏,倾辰烨望着渐行渐远地车,无力跪倒在路边,任雨打任风吹,脸上是泪是雨分不清,苦涩滋味却浸入骨髓。

蓦然,一把大伞将头上的瓢泼大雨遮挡住了,倾辰烨抬头,回眸,竟然是蓝瓷瓷。

“倾总裁,你在拍戏吗,都哆嗦了,还拍?”蓝瓷瓷看着狼狈的倾辰烨,这还是她第一次见到这样的他。

倾辰烨没有说话,挣扎着起身就要走,却被蓝瓷瓷突然一脚踏进路边水坑,渐起的水花迷了眼,莫名的火气就上来了,“你干什么?”

“对不起,只是为了让你清醒,她要是有心离开,你觉得就算现在追上辛芷,她会见你吗?”蓝瓷瓷说罢将手帕递给倾辰烨。

倾辰烨闻言,看了眼蓝瓷瓷手中的手帕,良久才接过,“你什么时候会说这么多的大道理?”

“看琼瑶剧啊偶像剧啊什么的多了,爱情这种什么的,不会的也会了!”这个无师自通的劝说为情所困男女的秘诀,蓝瓷瓷脱口而出。

“真是服了你,看那些什么山寨电视剧多了的极品,”倾辰烨没好气道,把擦过脸的脏手帕丢回给蓝瓷瓷,“连个手帕都充满了山寨味儿,就不能选好点的?”

“我一个小打工的,没那能力捣鼓正品名牌好吧,”蓝瓷瓷抗议,“对了,你和辛芷小姐……”

“这是我的私事,你没有权利过问!”一提到辛芷,倾辰烨便沉了脸色。

蓝瓷瓷撇撇嘴,“好吧,总裁私事不能随便过问,我记住了。”

“知道最好!”倾辰烨没好气道。

突然,蓝瓷瓷一把抓住了倾辰烨的手臂,可怜巴巴地,“老板,我什么也没带就下车,所以,没钱打车回去啊,你有吗,能不能先借点给我,拜托了?”

倾辰烨白了一眼蓝瓷瓷,伸手摸了摸口袋,然后就懵了,当时太气爷爷的话,身上一分钱没带,手机都落在家里了,现在再看看蓝瓷瓷的一副可怜相,瞬间就了然克星的真正含义。

倾辰烨克制不住地抓了狂,“你你你,看吧,又这样,蓝瓷瓷,公路上遇着你,准倒霉。”

这一点,蓝瓷瓷其实也意识到了,只不过为了走夜路有个伴儿,于是举高手中的雨伞,诚心诚意地朝倾辰烨道歉,“好了好了倾总,别生气了,全都怪我行了吧,现在我给您打伞,您看行吗?”

倾辰烨看了眼蓝瓷瓷便兀自朝前走去,走了几步,见蓝瓷瓷还举着伞愣在原地,气急,“不是说给我打伞的吗,那还不跟上,想淋死我吗?”

“哦哦,马上跟上!”反正不是淋了很久的了嘛,就知道吆喝,蓝瓷瓷内心吐槽。

见蓝瓷瓷掂起脚来举伞,倾辰烨低头睨了眼蓝瓷瓷,“矮我那么多,再举高一点!”

“已经很高了嘛,”蓝瓷瓷感觉举着伞的手臂,筋被拉长得不是一丢丢了。

“伞架吃我头发,高点,再高点……”倾辰烨咧嘴喊道,然后直接给了蓝瓷瓷一记脑瓜镚儿。

吃痛的蓝瓷瓷哭丧着脸,“那您可不可以不这么高昂着您那高贵的头颅?”下手也太重了,就差没弹出脑震荡来了。

“不可以!”

“……”

“蓝瓷瓷?”

“嗯?”

“谢谢你,其实……”

“其实您想来撑伞是吧,好啊好啊,我真的手好酸的……”

“想得美,瓷瓷阿姨,我看你真是老了,其实我是想说,手抖脚抖的,该补钙了!”

“……”崩溃!!!

夜越来越深,雨也越下越大,昏暗的路灯将同撑把伞的一高一矮两个身影拉得很长很长,在这寂静地长路上,也多了一分暖意。

显示全部

精品推荐

最新小说

相关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