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第20章 机场送别

元气萌妻:一不小心吻了总裁小说:第20章 机场送别

编辑:忘川情更新时间:2021-02-24 08:01:09
元气萌妻:一不小心吻了总裁

元气萌妻:一不小心吻了总裁

虏获美男最慢的方式是――扑之!并且要从高处扑,略微委琐如果一丢丢!咱切记一见钟情,不是要深深地地让他记着你,嘿嘿!细水长流嘛!可话说,咱可爱的又大方善良真诚的妹子扑到皇昕森林休闲城的娱乐场上的阳光少男少女们,愈是阳光愈是无限映衬着某住宿公寓楼上某女的满脸猥琐。。

作者:蒙歌 状态:连载中

类型:机甲科幻

全部目录 小说详情

城市去上班高峰期的早晨塞车最可怕,借了门卫大叔的电动车抄近路赶着去公司的蓝瓷瓷,路经一生有你更高级庆生礼品店,看见了自隔壁婚纱店里走出的辛芷,一愣之际差点儿也没撞上看到辛芷上了出租车,也不知道哪根筋搭得不对的蓝瓷瓷莫名其妙地掉头跟了上去,反正也迟到了,就做做好事吧。。...

精彩章节

城市上班高峰期的清晨堵车最恐怖,借了门卫大叔的电动车抄近路赶着去公司的蓝瓷瓷,途经一生有你高级庆生礼品店,见到了自隔壁婚纱店里走出来的辛芷,一愣之际差点没有撞上路旁的电线杆子。

看到辛芷上了出租车,也不知道哪根筋搭得不对的蓝瓷瓷莫名其妙地掉头跟了上去,反正也迟到了,就做做好事吧。

蓝瓷瓷真是觉得自己就是一个劳碌命,还多管闲事,这个毛病必须得改,可是她觉得,自己已经没有希望了。

看吧,追着追着,都追到酒店了,啊不对,辛芷上酒店干嘛来了,不会……

无限猜想之际,一长相英俊的白净男人提着两个行李箱从酒店走了出来,见到辛芷,两人相视一笑,那画面看上去着实还挺美。

蓝瓷瓷看着看着就入了神,女的美男的俊,可是也不对,那个男的不就是那日婚纱店里和辛芷在一起的男人吗?

“蓝小姐似乎很关心辰烨,不然不会在这里,而且,你们都住一起了,对吧?”辛芷突然出现身后,还这么开门见山,让蓝瓷瓷差点从电动车上栽了下去。

蓝瓷瓷看向辛芷和她身边的男人,满脸震惊,“你,你们怎么就突然到我,我后面了?”

“是你想事情太入神了,这里车多,跟车也得注意安全,”年轻男子非常绅士地朝蓝瓷瓷伸出了手,微笑道,“蓝小姐,你好,我是卢丰。”

“你好!”蓝瓷瓷有些尴尬地与他握了握手,她自然听得出卢丰的言外之意,讪讪地说道,“对不起啊,我不是故意要跟踪你们的!”

“没关系,你能回答我刚才的问题了吗?”辛芷看着蓝瓷瓷,虽然面带微笑,却让蓝瓷瓷感到有些害怕,那眼神着实让人猜不透。

“其实,其实我们是室友,三个人一起租的,别误会啊辛芷小姐!”这个绝对是大事实。

闻言,辛芷笑开了,“堂堂一个集团总裁,你觉得,有租房的必要吗,而且还跟着你们挤在那只有几十平米的单元房?”

“这……”蓝瓷瓷语塞了,不过说得也对,难道倾辰烨真心只是为了躲祖尔筱才去住的,可是好像也不至于这么委屈自己吧!

辛芷拉着蓝瓷瓷的手,说道:“我要走了,我没有什么朋友,虽然我们未相处过,但送送我,好吗?”

“啊?”蓝瓷瓷懵了,“送你?”

“嗯!”辛芷点点头,然后就把蓝瓷瓷推上了车。

机场休息室里的小圆桌旁,辛芷和蓝瓷瓷相对而坐。

辛芷轻呷了口咖啡,说道:“那天,在婚纱店,你看到了我和卢丰,对吧?”

蓝瓷瓷点头,这是她最疑惑的了,“你和倾总不是很相爱吗,你怎么还……”

“我自小便患有一种罕见疾病,无药可医,活不过25岁,我已经没有多少时间了,我没有告诉他,”辛芷说得云淡风轻的,好似说的是别人,却让蓝瓷瓷有些心疼眼前这位美似仙子的女子。

“就算是这样,和自己相爱的人在一起,那不是更好吗?”

闻言辛芷没有说话,而是一口气将那一杯苦咖啡喝尽,任凭那苦涩浸透心口,良久,才道,“他爷爷之所以这么忌讳我靠近倾辰烨,就是因为我的病,可以传染给自己的伴侣,昨晚我看了他的脉像,已经开始显虚弱,长期下去,他也会染上我这种病,这可能就是人们常说的克夫吧?”

“所以你……”这样的缘由让蓝瓷瓷目瞪口呆,这年头,还有这等分手理由,真是够奇葩的了。

“我知道你和他有缘,”辛芷握住蓝瓷瓷的手,莞尔,“并且,缘深满满!”

“你说什么,我和他有缘?”蓝瓷瓷被辛芷这句话逗笑了,“这个笑话挺好笑,就怕我消化不了,呵呵呵!”

辛芷没有再就这个话题说下去,而是自手包里拿出一张照片递给蓝瓷瓷,“现在的我是不是很憔悴,所以我不想让他看到我丑的样子,想把自己最美的样子留给他,所以拜托你了,时间到了,我走了。”

望着手中的照片,蓝瓷瓷眼眶湿润了,照片中,辛芷身着洁白的婚纱,笑靥如花,却掩饰不了眼眸之中的淡淡忧伤,被迫离开的理由多么可笑,令人无奈,可那却是事实。

机场大厅,倾辰烨终于在辛芷登机前赶到了机场,不顾周遭是否有媒体记者,紧紧拥住了辛芷,久久不愿放开,“辛芷,为了我留下来,好不好,我什么都不怕,真的?”

“放我走,好不好?”辛芷的一句话让倾辰烨颤抖,手不知不觉地松开来,“为什么?”

“我累了,我们终究有缘无份,有时候,放手,也是一种幸福,不是吗?”辛芷轻轻替倾辰烨擦掉脸上的泪珠,忍住内心的千般痛楚,“爱我,就放了我,也放了你自己,不要伤心不要难过了,好吗?”

“我爷爷到底跟你说……”

“你爷爷他,很爱你,把你带大不容易,亲情无论如何都放弃不了,好好孝顺他!”辛芷说罢,深深地看了一眼倾辰烨,想要把他永远地勾画在心底,直至灵魂深处。

最后,留下双泪盈眶的倾辰烨,头也不回地进了登机口。

机场休息室落地窗前。

看着飞机在空中划过的弧线,倾辰烨明白,过了,便毫无痕迹,再也寻不到了,就仿佛逝去的时光,一去不复返。

蓝瓷瓷站在他的身后,望着一言不发的倾辰烨,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来安慰。

良久。

深深凝望着照片上的人儿,倾辰烨道,“我们相恋三年,她一直郁郁寡欢,所以想在她生日那天让她感受我的爱,能开心起来,可是,没有想到,她还是决定离开了。”

“那你为什么不去追,可能她真的很需要你?”

“不追了,她早就想翱翔,我又怎么忍心强留,她开心,我就快乐,”倾辰烨的言词之中仿佛释怀了然,手中婚纱照却攥得更紧,说好的放手,却哪里放得下。

蓝瓷瓷又糊涂了,“其实,其实人可以不这么伟大的,说的放手,其实……”

“蓝瓷瓷,”倾辰烨打断了话,回过头来,朝她道,“谢谢你!”

说罢便独自离开了。

出租车里,透过车窗,蓝瓷瓷望着一架架飞机飞过天际,心情很沉重,爱情真是折磨人,有时候的情深意重却是无比脆弱,让人措手不及 。

蓦地又想起辛芷说的话来,蓝瓷瓷忍住哧笑,“我跟他有缘,哼,前世肯定是我仇家,说是冤家路窄还差不多!”

当车又坏路边时,蓝瓷瓷彻底抓狂了,不带每一次都这么整人的,冲下车想踢一脚解恨时,不远处熟悉的身影让蓝瓷瓷蓦地一怔。

冤家就是冤家,而倾辰烨也看见了蓝瓷瓷,莫名奇妙地就笑了,这让蓝瓷瓷顿时懵了,失恋还傻笑,难道是悲伤过度,疯了?

“瓷瓷阿姨,好像今天你翘班了,知不知道后果很严重。”这是倾辰烨走过来的第一句话,蓝瓷瓷顿时内心肯定,此人疯了,都言不对题了,不过,貌似,今天她的确是翘班了说。

下一瞬,狗腿思维立马上线,“知道知道,看在今天帮您的特殊情况下,就别扣我工资了嘛,您的大肚风范……”

“不可能,国有国法,公司也有制度,”倾辰烨拍掉蓝瓷瓷替他锤肩的爪子,没好气道,“真是奇怪,我的私事,你为什么管这么多?”

“哪有,是她拉我来的?”蓝瓷瓷真真觉得自己特无辜,跟踪她是不假,可绝对没有自愿说来机场的。

“谁信?”

“不信就算了,反正我吃亏也吃得有免疫力了。”

“瓷瓷阿姨,真的有冤家这一说吗?”

倾辰烨这话题转得也忒快了一些,以至于蓝瓷瓷差点没有站稳。

只不过既然提到了这个问题,蓝瓷瓷就特别地想打人,“怎么没有,咱们不就是冤家路窄,摊上您这么一个总裁不知道是不是我上辈子做了太多的坏事了?”

“蓝瓷瓷,”倾辰烨沉声道,“是不是活得不耐烦了,嗯?”

“不敢不敢,绝对不敢,”蓝瓷瓷摆摆手,不想争执,“要不是因为辛芷,我们也不会见面的,对不对,所以说嘛,你……”

提到辛芷,倾辰烨脸色又再次沉了一沉,蓝瓷瓷见状赶紧闭了嘴,只不过倾辰烨并没有再指责她的多管闲事,而是红着眼眶凝望着划过天际的一架架飞机。

蓝瓷瓷心绪仿佛也受了感染,一时间,心境起伏万千。

一股冷风掠过,让人忍不住打起哆嗦,秋风起,天空灰暗,正道天凉好个秋,秋意绵绵,却逢分别,好不凄凉。

这世间,奢求幸福的人有很多,真正悟到幸福的又有几个?

显示全部

精品推荐

最新小说

相关资讯